宏观政策调整应急预案或在拟定中,货币将实际宽松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wj【seo:cjk】
2011-11-01
【摘要】: 从第二季度开始,决策层就多次对实体进行密集调研,之后国务院、发改委、财政部、央行、银监会、住建部等部门密集出台了各类经济政策,这是否预示未来一年中国经济的总基调以及相应的经济政策走向?

    10月25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天津、内蒙古、江苏、山东四省区、市经济形势调研后提出,“把握好宏观经济政策的力度、节奏和重点,更加注重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以适应形势的变化。”

    这被认为中国宏观政策变调的前奏,“预示着货币定向宽松已经展开”。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说。

    从第二季度开始,决策层就多次对实体进行密集调研,之后国务院、发改委、财政部、央行、银监会、住建部等部门密集出台了各类经济政策,这是否预示未来一年中国经济的总基调以及相应的经济政策走向?

    虽然有经济学家认为目前调整是下一步货币政策变更前奏,但更多人认为,在明确诊断当前中国经济问题以及为明年经济定调之前,当前政策调整只是结构性微调。

    经济政策密集出台:转向信号?

    自第二季度开始,北京的经济政策窗口就吹出微妙风向,7月4日至1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召开四次经济形势座谈会,期间虽然坚持宏观调控的基本取向,但已表示根据形势变化提高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前瞻性。9月1日温家宝总理在《红旗》杂志上发表文章称宏观政策不改变,但又强调要充分注意宏观政策的累积作用。

    之后,由于不断传出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以及跑路的消息,10月初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再次赴温州调研,10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便出台支持小企业的数项举措。

    10月24日,银监会印发《关于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改进小型微型企业金融服务的补充通知》,明确小型微型企业贷款适用75%的优惠风险权重等多项政策。

    地方债也在犹疑中放行,国务院试点放行了上海、浙江、广东、深圳四个省市的举债。与此同时,铁道部建设债券被国家发改委明确认定为“政府支持债券”。

    保障房作为应对经济下滑的利器被重新提起,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湖南一会议上提出,要确保保障房任务完成、质量可靠及分配公平。  

    央票利率开始下行,10月20日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发行3年期品种发行利率教前一周下降1个基点至3.96%,为15个月来首次下滑。10月24日, 央行行长周小川10月24日在金麒麟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已有显著进展,中国的国际收支将更加平衡,但经济结构调整仍然需时间。

    工业和信息化部也开始表态,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肖春泉表示,四季度将着力缓解当前中小企业经营困难。

    最重要的信号出现在10月25日,温家宝表示,要善于发现苗头性问题,保持货币信贷总量的合理增长。要完善财税政策,大力推进结构性减税。

    “说明宏观经济调控已经从过去的总量调整转变成结构性调整,意义很大。”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房四海说。国泰君安宏观研究团队指出,总理讲话和3年期央票招标利率的下行相呼应,都代表了货币政策的微妙变化,标志着货币政策正式由偏紧转向中性。

    但更多经济学家认为就此判断政策基调转变尚早,如中信证券宏观分析师孙稳存认为,目前经济政策是在逐步放松,但认为货币政策吹响了号角有点夸张,因为关键要看10月-11月初的经济数据表现。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总结后认为,目前“宏观政策在走‘平衡木’,政策调整但不会出现全面放松”,在经济增长回落但仍在可接受范围内,通胀回落趋势出现仍高于目标水平的情况下,政策只能是一种修正。

 

    微调背后:通胀和经济双双下行

    沈建光认为,宏观政策基调何时转变,将充分考虑通胀、房价的走势。

    物价回落、房价下降让宏观政策转变有了可能,而影子银行规模庞大、地方债务负担加重、中小企业跑路蔓延、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开始加大。

    中国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9.7%、9.5%、9.1%,呈逐季下滑趋势,渣打银行经济学家李炜预测今年第四季度或明年第一季度可能在8%左右,之前国泰君安预测甚至会低于8%。

    经济增长的动力持续衰落,原因是拉动经济增长三驾马车无法如去年那样亢奋。

    受海外需求减少和国内紧缩政策的双重影响,出口下滑趋势明显,9月出口增长17.1%,低于市场预期。其中对欧盟出口下滑至9.8%,大幅低于8月的22.3%。

    未来外贸情况更不乐观。广交会欧美客商人数和成交量大幅下降,最近记者走访北京各类参展商,均表示欧美市场订单在大幅缩减。渣打银行预测2012年外贸增长率会降低到7%左右。

    在国内,消费虽然保持平稳,但三季度社会零售总额却创出了七年来的最低水平。

    投资增速高位有所回落,过去几年,投资对中国GDP的贡献率达到50%以上,“大量工程从2008年以来开工的,这两三年基本上完工了,后续力量不够。”陈兴动说,他还举例,铁路今年投资总量预算6000亿,1-8月只完成2300亿,现在65%的项目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态。

    金融紧缩更增加了不安因素。央行最近公布了9月M2增速为13%,下降至6年来最低水平。“中国货币政策紧到不可思议,而且是在短时间内发生。”陈兴动说。沈建光认为更关键的因素是社会融资总量,上半年全社会的融资量下降9.7%,第三季度继续恶化,从二季度的3.6万亿下降至2万亿,季环比下降43%。

    银行反馈信息验证信贷紧箍还在收紧,“上季度我们多放了10多个亿,结果受到很大压力。”包商银行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从4月份开始全世界都在担心中国经济增长真的会掉下来,包括我在内也认为中国经济很快会掉下来。”陈兴动说。

分享到 :
2.95K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关键字:货币政策,宏观调控,应急预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