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悼念志福同志

来源:金工网  编辑:张白静【seo:张白静】
2014-04-30
【摘要】:2013年4月,群钻的发明人倪志福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9岁。2014年4月,倪志福逝世一周年之际,倪志福亲密的挚友陈璧光,写了一篇悼念倪志福的文章,字里行间透露出他的悲痛心情。
 志福匆匆地走了。
 
 你一直身体较弱,年轻时就患肝炎、肺结核,后又有眼疾、腿疾和脑血管疾病,常年与疾病斗争着。但这次病情恶变太急了,我们连最后没来得及见上一面、说一句话了。回想今年春节去看望你,当时你身情甚佳。我们的话题有国事家事朋友事,欢谈笑语,敞开心扉。我说起有些人感叹,你是和毛主席共事(指曽与他一同开会议事)坚持到最后的一位健在者,你想了一下,点头似称是。我还说起,能先后在京津沪三大市主持工作,能在党内经历三届政治局委员、能在工会工作中历任三届总工会主席,也算是历史上的一篇佳话。你淡淡一笑,大概觉得这只是一段巧合机缘吧。又说起,大家希望你写些回忆录,你频频摇头,说曾婉回过两次电视台记者的约请,觉得过去的事有些往往自己并不能看准真情,讲不准可能以讹传讹,贻误后人。往事只能如烟,关键是祖国的未来,你对未来的前景充满了梦怀期望。
志福匆匆地走了。五十年来我亲身经历的一页页情景画面,历历在目,永记心里。
 
 你是我的引路人。我记得五十年前,厂领导要我协助你工作,你作为工程师、发明家、全国劳模,带着我这样一个年轻的技术员,两人到兵器工业各地的企业作加工技术的调研和学习。就在兰州黄河第一桥的桥畔,我们促膝谈心,你说我们要做好工技结合、实践与理论结合,共同努力,我们的心就这样搭好了牢固结合的桥梁。我下决心一要向你学习、二要尽力配合,按照毛主席倡导的领导干部、工人、技术人员“三结合”的方向去努力。你引导我走上了红专并举的路。
 
 你是我敦厚的兄长、工友们的亲密兄弟。六十年代,在工厂时你要抚养年迈老母、儿女多、与他人合住一套房,生活紧拮。我因婚后夫妻异地工作,还住在集体宿舍里,一年除夕,你端着一大盆饺子送来,温暖的情谊使我热泪盈眶。后来,我刚分到住房儿子就出生了,你是孩子来到人世间在亲友中最先见到的好伯伯。你总是以关心他人为重,尽力帮助大家解决难题。你一生朴实善良,两袖清风,工友们几十年见证信得过你,技术人员的心贴近佩服你,一直到退休后,你回到厂里时,大家都亲切地呼叫你“老倪”。
 
 你是我学习的榜样、追随的领导。那次调研归来后,你有了更多更重的任务,就把组织“群钻(倪志福钻头)研究小组”的事交给了我。不久,“文革”来临了,你承受住猛烈的冲击,拒绝参加任何派性的群众组织,你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党性原则的强者。在你身体力行的“团结、实干、创新、求精”的“群钻精神”的引导下,全组同志挡住了派性思潮的侵袭干扰,团结一心,紧紧围绕你提出的十九种钻型方案,加班加点,进行了大量的试验,并完成了理论分析总结,写出了20万字的《群钻的实践与认识》,1968年首次突破“文革”的政治禁锢,推动上海出版界正式出版了这本技术书籍,在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技术领域,你有丰富的经验思路、诸多的革新“点子”,我总是一边学习领会、调研资料,一边作参谋助手,共同实现完善精化。实际上,在政治工作中也是这样,这是我当你的秘书时的深切体会。你是在各项工作中优秀的领军者。
 
 志福匆匆地走了。人们都惦记着你,但是在社会舆论中也确有些人探问:《中国政坛“不倒翁”--倪志福真是一个谜》。其实,在我的心目中你不是“谜”,在整个“文革”风暴时期仅我所能看到的,你是清清白白做了不少实实在在的好事。一个“不追风、不附势、惟谨慎、求实干”的你,是不会倒的。你,只会倒在劳累疾病中。
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你已经主持北京市总工会的工作,并先后兼任厂总工程师、厂党委书记,有时还下车间劳动搞技术革新。你在市总工会,立足北京、面向全国带头大力推动职工群众性技术协作活动,为国家分忧,为企业解难,这对稳定当时社会经济形势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你通过市工会技术交流站,组织教授、专家、能工巧匠共同编写了《金属切削理论与实践》等一系列制造技术新著作。在工厂,你奋斗经历了北方车辆厂发展的修理、仿制、创新三个阶段,当时大家焦虑如何达到装甲运输车“年产千辆”的战备目标,你亲自挂帅,决心组织全厂的技术改造“三结合”队伍,自力更生,冷热加工并举,充分发挥技术专家、革新能手的作用,自行设计制造专用装备,短短几年的奋战就达到了千台产能。这些技改经验在当年全国计划会议上得到传播和表扬。你是革新家、发明家的领头人,你虚心好学,尊重知识,勤于思考,勇于创新,正是那几年里“群钻”技术扩展到多种钻型、实践与理论结合提高到到崭新的水平,《群钻》书的不断充实再版,在国际交流中也展示了光彩。
 
 就在那动荡的“文革”年代,你一心只求为党和国家做一些实事。你清醒谨慎、义无反顾、光明磊落、不畏风险,无论在市里、厂里、群钻小组里,下定决心抓好这些有益于国家的事,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你总是谦虚淡定,严格自律,前几年为纪念全总成立八十周年,在机关老干部文集中,我曾写过一篇《倪志福与倪志福钻头》的文章,讲讲有关你的往事,你坚持要求把“倪志福钻头”改写成“群钻”,要正确处理好“倪钻”与“群钻”的辩证关系。人们如果全面了解了你,也许就能真正地解“谜”认知你这个“不倒翁”了。
 
 但是,可惜你还是倒在可恶的疾病面前,我们万分悲痛。然而,你清正廉洁、任劳任怨、公道正派的品格精神,和平易近人的音容笑貌,确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志福同志,祈望你安祥地走好。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倪志福、陈璧光、悼文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