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色金属行业成为世界焦点

来源:互联网  编辑:殷蓉艳【seo:殷蓉艳】
2015-10-22
【摘要】: 英国《金融时报》10月15日消息: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年会”(LME Week)会期的第二天,中国一直是话题的中心。当天晚上,在伦敦公园巷(Park Lane)的格罗纳夫大酒店(Grosvenor House Hotel)举办了盛大宴会,约2000人出席。
 英国《金融时报》10月15日消息:在“伦敦金属交易所年会”(LME Week)会期的第二天,中国一直是话题的中心。当天晚上,在伦敦公园巷(Park Lane)的格罗纳夫大酒店(Grosvenor House Hotel)举办了盛大宴会,约2000人出席。
    
 当天上午,在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China Nonferrous Metals Industry Association)举办的“中国有色金属论坛”上,LME行政总裁加里.琼斯(Garry Jones)表示,他期待着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期访英期间与中方签署一项协议。
    
 他没有透露任何细节,但这项协议想必与中国复兴古丝绸之路的政策有关。在他讲话后,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副总经理滕家伟紧接着发言,表示上期所希望打造一个外国投资者可以直接进入的平台。LME与中国建立更紧密联系的必要性由此显露无疑。
   
  LME正在紧张地关注着发展势头迅猛的上期所的一举一动。今年早些时候,上期所新推出了一项期镍合约。LME以大型工业客户为主,而上期所由散户主导,其交易量已相当于LME交易量的90%。
    
 作为全球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中国正寻求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大的定价权。中国计划允许外国投资者参与买卖一项新的人民币原油(47.03,0.65,1.40%)合约。数十年来,石油一直以美元计价。
    
 在中国有色金属论坛上,中国交通运输和建筑行业的放缓以及投资增长的低迷被称为“新常态”。此外,明年中国贱金属市场被认为仍将保持供大于求的状态。
    
 在行业主要咨询机构之一英国商品研究所(CRU)举办的早餐招待会上,代表们也十分关注中国。该研究所称,在大宗商品周期的这个阶段,一个重大挑战是等候中国在供应面的反应。在中国,是否关闭矿场并非完全取决经济因素。
     
 “过去当价格与成本曲线相交,你便知道将会出现积极的反应。但是对于中国……这并不确定,”该研究所的科林-普拉特(Colin Pratt)称。
    
 代表们也讨论了嘉能可(Glencore)削减锌产量的事情,有人提出这是否标志着该金属迎来真正的拐点。很多人认为,这完全取决于中国,要看中国是否会通过增加国内锌精矿产量来应对嘉能可减产。
    
 早餐会上的情绪总体上是谨慎乐观的。鉴于目前大宗商品价格比长期边际生产成本低20%至40%,普拉特认为大宗商品价格应该已经接近触底。
     
 “几个月后再来回顾现在的情形,我们会明白这个时候价格已经在底部了,”他称。
    
 在当夜的LME晚宴上,主桌上赫然坐着多位中国代表,其中包括中国驻英大使。不过,宴会后发表演讲的是全球最大铜生产商——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的董事长奥斯卡-兰德雷彻(Oscar Landerretche),他引用了《教父》(The Godfather)中的台词来描述矿业现状。
     
 “蛮糟的,”他说。在影片中,当迈克尔-科莱奥内(Michael Corleone)问道,黑手党家族之间的战争会使形势变得多糟糕时,彼得-克莱门扎(Peter Clemenza)就是这么回答的。但是衰退有助于清除坏掉的血液。
     
 “繁荣时期培养出的客户和做法,每五年就会被清理一遍,”兰德雷彻称。
    
 当天早些时候,身为经济学家和学者的兰德雷彻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只有价格进一步下滑,Codelco才会愿意像竞争对手嘉能可和麦克米伦铜金公司(Freeport-McMoRan)一样削减铜产量。
     
 “但是如果价格下滑、融资受限,我们不得不应对这种情况的短期后果,我们可能不得不减产,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调整。但是我们永远要保护Codelco的未来,”他称。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有色金属,中国,金工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