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关闭三分之一煤电厂

来源:价值中国  编辑:sunflower【seo:sunflower】
2011-12-30
【摘要】: EPA最近有关降低水银和其他污染物排放限值的规定以及处理煤灰方面的新要求,将迫使公共事业部门在未来10年关闭大量陈旧和效率低下的燃煤电厂。根据大型工程设计、施工和咨询公司博莱克·威奇(Black & Veatch)的预测,这些规定能够促使公共事业部门关闭六分之一目前仍在运营的燃煤电厂,这些电厂的发电能力超过5万兆瓦特。关闭后的燃煤电厂大部分将由天然气电厂取代。

 在通过长期综合性气候与能源立法方面,新选举出的美国国会似乎不可能比旧国会做的更出色。在没有这种立法的情况下,投资商和公共事业机构将很难做出相关事情的决定,例如建造何种类型的新发电厂。但这并不意味着能源政策的进程一定会减速并最终停止脚步。小规模但更具针对性的立法以及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EPA)的相关规定也能够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然而,这些努力可能太过局限,无法促成遏制气候变化所需的国际协议签署。

 2009年,众议院通过了一项综合性气候与能源法案,其中包括一项限量与贸易(cap-and-trade)机制,用于限制二氧化碳排放,但这项法案并未在参议院获得批准,促使政策专家和商界领导人寻找其他方式,鼓励用于减少排放的投资。一些组织和机构建议增加用于研发新能源技术的资金。但是新国会当选的政纲是减少政府开支,所以,这样增加资金似乎不太可能获得批准。至少在2011年,只有不涉及增加新开支的法案才可能通过。

 在所有政策中,能够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产生最大影响的莫过于鼓励从烧煤转变成烧天然气的政策。美国的天然气资源非常丰富,天然气燃烧后产生的温室气体只有煤炭的一半,所产生的其他污染物数量也要低于煤炭。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国际法律法规实验室负责人大卫·维克托(David Victo)表示,个别州政府已经颁布和实施了很多规章制度,如果国会能够在2011年明确有关从页岩沉积层(shale deposits)中钻取天然气的联邦法规,便更易于增加天然气产量。

 EPA最近有关降低水银和其他污染物排放限值的规定以及处理煤灰方面的新要求,将迫使公共事业部门在未来10年关闭大量陈旧和效率低下的燃煤电厂。根据大型工程设计、施工和咨询公司博莱克·威奇(Black & Veatch)的预测,这些规定能够促使公共事业部门关闭六分之一目前仍在运营的燃煤电厂,这些电厂的发电能力超过5万兆瓦特。关闭后的燃煤电厂大部分将由天然气电厂取代。博莱克·威奇公司常务董事马克·格里菲思(Mark Griffith)表示,如果天然气价格能够保持低位,同时与天然气开采公司签署长期供应合同以保证价格在低位运行,还将会有更多燃煤电厂下马,从而让天然气电厂的经济性更富有吸引力。维克托指出,EPA的规定可能促使当前运营的燃煤电厂中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电厂在未来20年关闭。

 根据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11月公布的一份报告,随着这些电厂的关闭,煤炭在美国发电量中的比重将从现在的47%降至2030年的22%。这相应地意味着将减少44%的电厂二氧化碳排放,这是指2030年较2005年的水平而言,这就有可能实现整体二氧化碳减排,这一整体减排本来是2009年夭折的众议院限量与贸易法案所要求的。然而,用天然气取代煤炭所减少的排放量本身并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根据德意志银行的估计,如想完成这一目标,还需将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在发电总量中的比重从目前的2%提高到2030年的14%。

 发展新型低碳能源技术,例如低廉高效的太阳能电池板,既需要获得研发资金,也需要激励措施以扩大需求。奥巴马总统的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PCAST)最近公布了一份报告,建议将每年用于新能源技术研发的资金增至160亿美元,较以往增加了100亿美元。由比尔?盖茨和通用CEO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等商业领袖领导的美国能源创新委员会也建议提高这一幅度,相比之下,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突破”研究所(Breakthrough Institute)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政策专家则呼吁增加250亿美元新资金。这些机构表示,这些资金可用于帮助美国企业在新兴清洁能源市场积极展开竞争。

 然而,从何处筹集这笔资金仍是一个未知数。奥巴马的顾问表示,绝大多数资金筹集可采取将每加仑汽油征收税额增加2美分,或者将每千瓦小时电价增加0.1美分。但布鲁金斯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马克·穆罗(Mark Muro)指出,即使这种幅度极低的涨价举措要想在新国会获得通过可能也要面临相当难度。布鲁金斯研究所提出的拨款250亿美元用于发展能源技术的建议便是出自穆罗的手笔。

 即使拥有充足的新资金用于物化研究成果,可能也无法形成对这些能源技术的市场需求。创造市场需求是一种特殊力量,源自认真制定的限量与贸易立法,前提是这一立法会制定足够严格的排放限制,因为这会创造清晰的,长期的碳排放成本,所以就会激励公共事业部门投资低碳发电厂。博莱克·威奇公司的格里菲思表示,尽管当前形势比较悲观,但美国的限量与贸易机制在未来几年仍是可能的。

 至于在未来12个月有什么是可能的,有一种机制可以创造需求,有可能在政治上被接受,这就是全国性的可再生电力标准。这一标准将要求公共事业部门或者使一定比例的用电来自可再生能源,或者采取措施降低电量消耗。穆罗表示,为了让这种立法更有可能获得通过,奥巴马总统已讨论将核电站——受到很多共和党人的推崇——纳入可再生能源标准的组成部分。虽然这种标准会因迫使公共事业部门采用更昂贵技术发电而提高发电成本,但政府无需直接提供资金支持。

 军队是另一个潜在的新技术需求的来源。军方希望减少使用汽油,替代为生物燃料以及其他可再生能源,例如太阳能电池板,从而使军事基地较少依赖民用电网,野外士兵较少依赖易受攻击的供电线。但维克托指出,军方在未来几年,作为一个市场,主要还是需要成熟技术,而不是新技术。

 维克托表示,虽然特定的政策和规定能够促进新技术发展同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但尚未通过全面立法设定明确的全国性排放限制标准将产生巨大的不利影响,导致国际气候变化协议很难展开磋商,而这正是减少全球排放增长所需要的。他说,尤其是EPA的规定,它是基于现有法律,没有考虑中国的减排情况,因此是“一个无效的谈判工具,不能让中国采取行动”。只有中国减少排放,一项新的限量与贸易法律才能制定并生效,因此给中国新的激励措施以做到这一点。

 现在,美国国会目前已经不能通过限量与贸易立法,可能已经太晚了,无法避免全球变暖的一些最恶劣影响。维克托说:“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就是我们优柔寡断实在太久了。”

分享到 :
2.95K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关键字:金工网 国际新闻 煤电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