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情别恋” 中低端制造业“出逃”

来源:中国金工网  编辑:张璟【seo:张璟】
2012-07-30
【摘要】:近年来,随着随着全球原材料价格的上升,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尤其是人民币汇率上升的情况下,中国中低端制造业似乎变得无利可图。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不难在一些行业新闻中发现中低端制造为了追求更低的成本正逐步转移到了中国周边国家。 现状——中国逐渐

近年来,随着随着全球原材料价格的上升,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尤其是人民币汇率上升的情况下,中国中低端制造业似乎变得无利可图。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不难在一些行业新闻中发现中低端制造为了追求更低的成本正逐步转移到了中国周边国家。

 现状——中国逐渐丧失“世界工厂”地位

 中国一度是耐克最大的全球制造基地,生产了40%的耐克鞋,但2010年越南首次超过中国成为耐克最大生产基地。最主要的矛头指向了中国快速增长的劳动力成本。据了解,去年以来,北京和长三角、珠三角等25个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长22%。耐克只是众多跨国制造业企业的缩影,它们总会追逐更低的生产成本。

 中国本土的制造业也同样无法违反“高成本地区向低成本地区转移”的铁一般的定律。

 据统计,去年仅中国台湾对越南的直接投资总额已达84亿美元,港澳在越南和柬埔寨投资连年增幅超过20%。越南从2009年开始抓住金融危机的机遇,加快了港口等交通设施建设,物流配套已大有改善,这些都使珠三角、长三角的外资企业向越南迁移的意愿增强。

 多次来广东招商的江西省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冯钰介绍,“这两三年他们陆续接收了100多家珠三角的产业转移企业,东莞华坚鞋业老板张华荣在赣州建了3条制鞋生产线,今年计划去越南筹建2条生产线,这边留都留不住。”

 “现在东莞生产的各项成本都在快速上升,作为需要劳动密集型的制鞋工业,我们已经无法在东莞生产。”东莞鞋业贸易公司的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我们会将中高端鞋的订单下到温州、福建或者是内地的一些代工厂,那里不仅有技术,有原料,人工成本也相对较低,而另外一些低端鞋的订单则下到东南亚其他国家,如越南、印尼等,甚至是更远的埃塞俄比亚,因为那里的成本更低。再过一两年,等国内的各项成本再进一步上升,而上述其他国家的技术、原辅料配套上来后,也许就连中高端鞋的订单都会陆续往外走了。”

 事实上,除了衣服鞋袜等日常用品行业,诸如IT、汽车、电子等OEM零部件代工领域,中国也正在逐渐丧失“世界工厂”的位置。

 20106月,富士康国际董事长兼行政总裁陈伟良称,在考虑将部分厂房搬到内地北部的同时,也考虑搬往印度和越南。后经东莞台湾事务局局长游匡正验证,“仅2011年东莞就有500余家台资企业外迁,其中最大的一单就是富士康集团退掉了原本在东莞花巨资租下的大型厂房,他们后来去越南办了一个工业园。”

 20114月,台湾胜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表示计划在越南北部北江省投资1亿至1.5亿美元建厂,新建工厂将给苹果iPhoneiPad生产触摸屏,而且并不否认“在成本压力下大陆工厂减产或外迁的可能”。

 20116月,三菱重工表示,将增加对印度市场的关注度,增加与印度企业的合作并讨论在印度本土进行汽车制造机械的生产。

 因素——生产要素优势加快“出逃”

 面对制造业“出逃”现象,经济学教授易行健总结指出,“廉价劳动力并不是唯一的因素,确切来说,应该是生产要素,包括了劳动力价格、土地租金、当地政策等等,再加上近年来人民币升值的影响,这类劳动密集型企业选择了越南并不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只是,这种‘转移’的速度在加快。”

 东莞外商投资协会一份最新资料介绍,2011年越南产业工人月工资在200万越南盾左右(约合人民币600元),与2001年东莞平均工资水平相当,但现今东莞、深圳等地最低工资已提至1500元左右。即便如此,招工依然困难。另外,在用地和租金方面,越南现在的成本相当于珠三角2002年的水平。

 “不是政府服务不到位的问题,主要还是企业家脑子转得太快,追逐更大的利润。”冯钰说,“以鞋业为例,越南的制鞋厂所需的原材料和配件,都得从这边运过去,但物流大通道已打通,产业配套也日渐完善,在越南经营的成本在10年内还是会比珠三角便宜一半,这种优势挖走了越来越多企业。”

 刚从越南、缅甸考察归来的东莞俊合玩具厂的吴俊邦说,越南盾现在与美元的折换价与人民币正好反向,越南盾兑美元每年大约贬值3%-5%,有利于出口,只有在那边,企业才敢承接短期国际订单。另外,越南经济亦连续10多年保持7%的年均增长率,国际市场开始接受“越南制造”概念,加上越南优惠政策较多,对外资确实很有吸引力。

  出路———以生产性服务业填补空白 

 国内面临企业的转移,将中国制造业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一些国家。这种转移的趋势会不会对中国的制造业产生一个致命的打击?我们拿什么填补?

  "短时间内多少会有些担忧,但我们必须得向前走,易行健指出,劳动密集型产业转走了,要拿什么填补呢?生产性服务业。这就是我们说的微笑曲线的一段。打个比方,制造鞋子的工厂转走了,我们可以做鞋子的设计、品牌的销售等等,这些生产性服务业不仅绿色环保,创造的价值也不少。

 现在的形势尚未至于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是我们必须要利用好这段时间,要有危机感,中山大学教授林江则建议,其实中国制造业只有两个选择:继续给别人代加工,或者自己创立品牌给自己加工。这当中没有捷径可走。

 逐渐远离世界工厂,中国制造甚至要调整自己的角色形象———“我建议中国制造业文化也要发生改变,林江进一步指出,过去,企业家总要把自己企业的利润通吃吃尽赚到十足。这是因为企业只做OEM。但是一旦要做内销,这样的文化核心就要发生改变:企业家的利润要重新分配,要让上下家有钱赚,要让利给工人。只有人民大众都有钱了,才从根本上拉动本土品牌的消费。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