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齐下共推中国再制造

来源:中国金工网  编辑:jgwcmticn【seo:wzz】
2011-12-06
【摘要】: 资源和环境问题作为21世纪人类的重要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份报告认为,若想实现从目前褐色的、污染和低效的经济向绿色经济转型,全球应该向十大关键经济部门投入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制造业作为重要经济部门之一名列其中。

 资源和环境问题作为21世纪人类的重要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份报告认为,若想实现从目前褐色的、污染和低效的经济向绿色经济转型,全球应该向十大关键经济部门投入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制造业作为重要经济部门之一名列其中。

 

1.jpg     

 

 资源和环境问题作为21世纪人类的重要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份报告认为,若想实现从目前褐色的、污染和低效的经济向绿色经济转型,全球应该向十大关键经济部门投入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制造业作为重要经济部门之一名列其中。

 20世纪后期的几十年里,中国不仅自身制造业发展迅猛,而且是承接全球制造业转移的中心。原机械工业部机床工具局局长梁训瑄曾经提到,20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的“一百号专案”中采购的上亿美金的机床至今仍在服役中。有资料显示,1998年至2007年,外商对制造业实际直接投资额占当年全部外商实际直接投资额的比重均在50%以上,且所占比重逐年增长。我国是机床保有量最大的国家,已进入机械装备报废的高峰期,再制造的市场空间巨大。

 然而放眼全球,中国再制造业仍处于起步发展阶段,与机械加工行业发达的欧美相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机床再制造进入黄金期的上世纪80年代初起,世界各国纷纷发展机床再制造产业。目前,美国、日本和德国等发达国家的机床工业已不景气,但机床改造却成为新增长点。美国有300多家专业从事机床再制造的企业,分类极细,对大型多功能机、齿轮加工机、金属切削机床都有专业公司负责再制造,并提供售后及质保。德国从1991年起,政府多次拨款支持机电再制造,帮助企业与高校、研究机构开展再制造研究工作。近年来,日本也加强了工程机械的再制造,至少有20家再制造公司已成规模。日本再制造的工程机械中,约有30%向国外出口。欧美各国已形成了较完善的旧件物流体系。再制造商通过各种渠道回收废旧机床,评估价值、重新设计、制造完成后打上“再制造”标签,重新进入市场销售。如此看来,无论是制度完善、资金投入,还是回收体系的建立健全都是促进再制造业发展的重要手段。

 制度细化很重要

 “我国再制造因起步较晚,企业的技术积累少,标准缺乏,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再制造的广泛应用”,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滨士认为,“应尽早建立系统、完善的再制造工艺技术标准、质量检测标准等标准体系,以确保再制造产业走向规范化道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也说过,今后五年,发改委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十二五”规划纲要的要求,强化规划指导、试点示范、产业集聚、技术创新和体系建设,促进再制造产业形成较大规模。 国家在“十二五”计划中重点强调了我国再制造业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并出台了具体的政策和意见。2010年5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等11部委发布了《关于推进再制造产业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到完善再制造业发展的政策保障措施,强调应该提出促进再制造产业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分步骤、分阶段组织实施。

 2011年10月25日,全国首个再制造示范工程“国家电机高效再制造示范工程”在上海启动,这标志着“十二五”期间上海工业节能将向纵深发展。这应当是再制造发展过程中有步骤实施的典型,也是对制度的有效解读,同时当地行业协会和政府都可想而知地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政策的大力扶持如同给再制造业注射了一针强心剂,然而这项产业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若要真正达到以点带面的效果最终形成整个行业的联动,具体到激励政策 、扶持方法的条例是更直接的支持,也能让各企业有更明确的方向,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粗略的制度框架层面,例如让企业知道有哪些政策保障措施,如何分步骤实施,可以经过哪几个阶段等等。谈到数控刀具领域,据记者了解,目前为止并未形成任何有关回收再利用的政策或规章,少数企业则是根据市场特性独自摸索,且并未形成一定规模。

 资金投入不可少

 再制造已经在工业发达国家得到了广泛的研究和应用,我国对废旧物资的再生利用也是极为重视,并在国民经济发展的各个时期都制定了相应的规划。然而成本问题不可忽视的制约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帕勒咨询资深董事罗清启表示,“举个简单的例子,电视机的塑料外壳可以回收再资源化,但是由于技术问题,再次成型一般很难达到新家电要求的各项指标,而要实现再利用耗费的成本可能比制造新品还要昂贵,这也是再制造业实行难的原因。目前像海尔、长虹这样的试点企业在国家的扶持下回收、拆解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要实现真正的再利用还不大可能”。

 “生产企业说自己本来就不挣钱,回收处理企业说自己没有补贴就亏本,一个要求减少基金,一个要求增加补贴,这种矛盾是制度制定者最难处理的问题。”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秘书长富鸿钧说。不难看出,基金收取制度迟迟未出台,与各方利益难以协调不无关系,如何达到一个平衡点将成为制度制定最大的难点。

 值得一提的是,刀具行业的再制造或许并没有那么复杂,类似国内的阿诺刀具公司和国外的山特维克可乐满本身就是集制造、回收、再加工于一体的企业,对于他们来说,少了中间环节省去的不仅是步骤关系上的繁琐,更省去了资金环节的平衡运作问题。但这毕竟是刀具行业特殊性决定的,回到整个制造业来说,长期的资金支持是确保再制造能够有效运转的保证。“短期内经济效益不突出,社会资金投向循环经济发展的动力不足,企业长期面临着投资不足、融资难等问题。”国家发改委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司负责人坦言,除了国家再制造示范试点,很多再制造企业的资金来源仍需要社会力量的支持。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认为,再制造产业将迎来黄金发展期,中国现在有大量民间资本在寻找出路,为解决循环经济企业资金瓶颈问题,国家应该引导社会投资往这个方向倾斜。

 回收体系需健全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速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产品更新换代周期缩短,废旧商品数量增长加快。由于我国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很不完善,不仅影响废物利用,而且极易造成环境污染,建立完整的先进的回收、运输、处理、利用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已刻不容缓。

 而在现阶段,国内的工程机械行业再制造业务基本上都围绕着“以旧换新”业务展开,难以形成批量优势,远远难以满足生产和市场的需要。

 我国建立最早的回收体系是2008年在政府的引导支持下,通过与环保单位和个人建立长期有效的合作关系而建立的一种废旧电池和报废汽车资源化利用的环保宣传型回收平台,是中国目前最规范、最专业、最系统和最具可持续性的再生资源循环体系,被誉为中国再生资源样板性回收体系。

 专家建议,要推进中国特色的再制造产业模式的完善和规范,就要从设计—使用—再利用各个环节鼓励再制造;鼓励将成熟的先进再制造技术应用到新品生产中,以推动企业产品的升级换代,提高竞争力;支持开展制定有关再制造技术标准、设立再制造示范企业和示范生产线、设立再制造工程中心和工程实验室等相关再制造技术创新工作等。

 依然以刀具行业为例,刀具制造企业和刀具用户代表两个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就是回收制造过程中的上下游关系。共同的利益链是促进某一固定体系建立的重要因素,回收再制造的刀具符合质量好且价格低的特点,是吸引刀具用户眼球的首要条件,而对于刀具制造企业来说有好的技术来争取这部分市场则是最重要的,二者之间形成科学的回收方法、合理且稳定的价格是建立回收体系的基础。因此,无论是机床工具行业还是更广泛的汽车零部件、工程机械等制造业,都亟待建立长期适用的行业规范以促进科学回收体系的形成。

 机床是我国再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部分的发展成型是再制造业的关键。业内人士介绍说,旧机床经过再制造,绝大部分机床部件可以翻新使用,再制造的成本只有生产同类设备投入的三成。随着我国工程机械进入报废高峰期,再制造市场潜力巨大。近日在武汉举行的“全国机床再制造产业化”座谈会上,有关专家、学者表示,明年将是我国机床再制造的关键突破期,国内企业应及时把握市场,加强再制造技术发展,无疑会大幅提高企业竞争力,同时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资源,环境,绿色,回收,机床,刀具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