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头涌春潮

来源:中国金工网  编辑:王慧明【seo:王慧明】
2013-03-27
【摘要】: 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现代化建设的前沿。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深度冲击了全世界,也结束了上海经济连续16年两位数增长。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和自身结构调整的双重挑战,上海冷静思考、沉着应对,提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新战略,率先转型。
 玉兰绽放,黄浦江春潮涌动。
 静水深流,大上海悄然生变。
 
 上海,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现代化建设的前沿。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深度冲击了全世界,也结束了上海经济连续16年两位数增长。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和自身结构调整的双重挑战,上海冷静思考、沉着应对,提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新战略,率先转型。在改革开放中走在前列的上海,又一次站到了历史潮头的浪尖之上。
 
 率先转型  上海质变
 十二五”开局之年,上海收获了经济发展方式的一系列“质变”——
 
 1、经济运行告别高速增长,质量效益不断提升
 把握转型发展的辩证法,不让速度挤压调结构、转方式的空间,又要有合理的增长速度。2011年,上海GDP增速为8.2%,同期财政收入增长25%,占全国7%。城乡居民收入增长13.8%,跑赢GDP。研发投入占GDP比例2.9%,远高于全国水平。全市单位GDP能耗同比下降5.32%,超额完成了年度节能目标,降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单位能耗比名列全国前列。
 
 2、产业结构加快升级,服务业引领发展
  “上海制造”的“老大”地位正被“上海服务”所取代,目前三产发展总体呈“5、6、7、8”格局:三产从业人员占比超过50%,增加值占比接近60%,投资和财政收入占比超过70%,利用外资占比超过80%。2011年,三产增加值增长9.5%,快于第二产业3个百分点,高端和新兴服务业成为重要增长点。
 同时,工业转型发展取得初步成效,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培育,2011年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总产出突破1万亿元,按现价计算,比上年增长12.2%。新能源、民用航空、先进重大装备、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培育,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等一批重大专项成果实现产业化。
 
 3、经济增长告别投资拉动,转向消费拉动
 GDP增长8.2%的背后,是固定资产投资“零增长”。2011年上海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5067亿元,增长0.3%,而上海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6777亿元,比上年增长12.3%,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稳居第一。消费新兴业态发展态势良好,电子商务交易金额增长27%,无店铺零售额增长57.3%。
 速度、效益、结构的变化,正折射出上海努力追求发展新优势、提升全球竞争力的雄心壮志。
 不过,如何看待上海转型所取得的成果,也有人提出疑问,经济增速明显放慢,有没有增长乏力的因素,会不会影响后续发展?
 上海市市长韩正颇有信心:“8.2%是当前上海一个接近理想的速度,GDP增速放慢,不是转型的目的,甚至不是转型必须的手段。GDP增速高有可能是合理的,GDP增速低有可能是窘迫的。评价发展速度,要跳出GDP,看数据组合,看发展阶段。”
 看数据组合,上海GDP增速质量佳、可持续。人们担心GDP增速下降,通常并不是着眼增速本身,而是担心速度下来了影响就业、影响民生所需的财力支撑,影响“发展”这个硬道理。
 看发展阶段,依据国际经验,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后,经济增速会明显放缓,如新加坡从10.1%降到5.3%,韩国从9.6%降到5.2%。上海人均GDP在2008年跨过1万美元门槛,2011年达到1.28万美元,2009年、2010年经济总量先后超过新加坡和香港地区,较全国其他省份率先达到国际中上等富裕国家地区水平,进入服务业拉动阶段。在此阶段,“8.2%”不仅不低,甚至可以说仍然处于高增长区间。何况,上海增速放慢并非突然、被动的下滑。2008年至2011年,上海GDP分别增长9.7%、8.2%、10.3%和8.2%,不出意外,整个“十二五”上海都会保持这样的速度。
 
 调整结构   取舍之间 
 
 上海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中心城市,必须承担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探路的重任。调整产业结构,本身就是“甘蔗没有两头甜”,既要有“取”,更要有“舍”。
 
 1、轻重两手抓:服务经济主导,先进制造业支撑
 发展方式之变,主攻方向是结构之变。上海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要按照中央提出的上海基本形成服务经济为主产业结构的要求,“十二五”时期要加快构建以现代服务业为主、战略性新兴产业引领、先进制造业支撑的新型产业体系,2015年全市服务业增加值、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达到65%和15%左右。
 求高端,全面推进“四个中心”建设发展现代服务业。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航运、贸易“四个中心”是中央赋予上海的国家战略,近年来上海依托这一平台,大力发展金融、航运物流、现代商贸等现代服务业。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加快推进,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股指期货、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等创新实现突破。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进展积极,国际航运发展综合试验区加快建设,特案减免税、启运港退税、期货保税交割等试点启动。国际贸易中心建设深入推进,组建上海综合保税区深化推动“三港” “三区”联动发展,新型国际贸易、融资租赁、贸易便利化等试点实施。
 求高新,着力加快科技成果产业化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国际金融危机背后,蕴藏的是世界新一轮科技产业革命。上海未雨绸缪,早在几年前就明确要推进九大重点领域高新技术产业化,设立了100亿元的专项资金和30亿元的创投引导基金。充分发挥创新区域带动作用,张江高新区被批准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杨浦区被批准为国家创新型试点城区,紫竹科学园区升级为国家级高新区。在此基础上,最近上海又制定发布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十二五”规划,明确要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新能源、新材料五大主导产业,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两大先导产业;2010年起每年新增土地指标50%以上都要用于支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2015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要比2010年翻一番。
 求升级,大力加强技术改造优化提升先进制造业。传统制造业是上海经济发展的坚实支撑,也曾在历史上大放异彩。上海在发展新兴产业的同时,努力推动传统制造业向高端发展,提出2015年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工业的比重保持在65%左右。着力提高汽车、船舶、机械等行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提升自主品牌价值。优化钢铁、石化等产业的产品结构,推进钢铁新材料产业化,延伸石化产品产业链。促进电子信息制造业转型升级,推动一般加工型电子信息制造企业提高研发和设计能力,提高产品附加值。最近两年,全市累计推进技改项目超过500个,涉及投资超过1000亿元。
 
 2、敢于舍弃,减少四个依赖
 想率先,还要敢率先。上海下决心“舍”,减少四个依赖,探索转型发展的新路径。
 减少对重化工业增长的依赖。“上海现在基本没有煤炭加工业、玻璃业、水泥业,钢铁、石化也是负增长。”市经信委副主任周敏浩介绍说,“十一五”以来,上海累计淘汰落后产能3600多个,减少产值超过1000亿元,节约标煤超过500万吨。
 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限购,上海率先响应;房产税,上海率先试点。“上海谋发展,不靠房地产”,上海果断出手,使房地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持续下降,2011年降至5.3%。
 减少对加工型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依赖。上海通过政策引导和提高能效、环保标准,引导“三来一补”型的代工企业将产能外迁,腾出空间拓展高端服务业。
 减少对投资拉动的依赖。上海在严格控制投资总体规模的同时,还下决心理顺体制,从根源上抑制投资冲动,进而改变“唯GDP”的取向。上海取消了对区县的GDP考核,新的评价体系更加注重经济发展质量,注重投资结构的优化。
 
 3、坚持创新,激发转型发展内在活力
 上海充分认识到,上海的优势在于创新,解决当前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要靠创新,推进未来转型发展也要靠创新。只有锲而不舍地提高创新能力,上海才能掌握核心关键技术、掌握政策先行优势,为转型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新动力、为参与国际竞争增创新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上海已经大力加强政策法规创新。例如,启动实施国家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实施营业税差额征收、鼓励先进制造业主辅分离等扶持政策,开展了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为解决突出矛盾,及时出台了地方性法规。如为优化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环境,出台了促进民间投资“新36条”和《上海市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条例》等。
 除此之外,上海也着力推进科技自主创新。例如,积极承担大型客机、数控机床等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突破了C919大型客机展示样机等一批核心技术,努力抢占技术创新制高点。推进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制定出台加大对科技型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和支持的政策措施,搭建科技金融信息服务和科技企业信用体系两大基础平台,开展了科技保险试点。
 
 投影临港   辉煌再现
 
 上海的陆域尽头,外眺太平洋的所在就是临港——这里曾是上海最穷、最低洼的地方,如今一跃而起的临港产业区,已成为上海乃至“中国制造”的新高地。临港产业区的发展正是上海“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缩影,正如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所说,“上海转型的主舞台在临港,临港产业区奏响的是海转型的最强音。”
 8年时间,56平方公里,引进176个高端装备制造项目,临港已形成“6+1”个基地:“6”即汽车整车及动力总成零部件、船舶关键件、新能源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大型工程机械以及大飞机装备基地;“1”则是其他各类战略性新兴产业。临港的门槛很高,国际竞争力发展导向是临港选择入区企业的前提,如果技术上不是国际先进,会被拒之门外。临港集聚了中国最短缺、最核心的装备制造产业项目,正着力改变中国制造的低端形象。临港体现国家战略,未来中国制造业的方向是先进制造业,临港选择了国家最迫切需求的高端装备业作为主攻方向。
 在过去很长时期内,上海是中国工业的桥头堡,“上海制造”代表着“中国制造”,中国工业化之路上的许多个“第一”,都诞生于上海。星移斗转,今天的上海依然是中国工业的桥头堡,“上海制造”依然代表着“中国制造”,不同的是今天在临港这块宝地上,“上海制造”乃至“中国制造”,不仅诞生出“中国一流”,而且诞生出“世界一流”。在很多产业,中国制造显得“多”而不“精”、“大”而不“强”、“广”而不“高”。而临港让这一切大有改观。
 临港生产出了世界最大缸径的低速大功率柴油机以及与之匹配的船用曲轴,由此一举改变了中国造船企业的谈判桌上话语权地位。在临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厂房里,每一幢都有着一个“最”:我国第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的3.6兆瓦海上风电机组,世界第一根百万千瓦级超临界汽轮机低压焊接转子;国内第一台自主知识产权的C919大飞机发动机;全国第一台改进型核电百万千瓦级蒸汽发生器,第一套国产化率100%的百万千瓦级核电站堆内构件……临港的一个个“最”,打破了高端装备制造领域受制于人的局面,让“中国制造”一次次扬眉吐气。
 “上海制造”敢与全球一流比肩——其新生代的“代表作”不仅有着更高技术含量、更高附加值,而且均以自主研发技术为核心,有着更旺盛的生命力和持久力。如果说“重、低、旧”的经济模式是发展中的“最难”,那么转型升级,就是要用“最新”的产业、技术去攻克“最难”,创造“最优”、“最高”。
 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搏击的上海,只要坚持转型、执著创新,就一定能够蓄势发力,继续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真正成为代表我国参与全球竞争的国际大都市。
 更多机加工、数控刀具信息请关注《工具商情》及中国金工网其他板块。
 
 (原载于《工具商情》杂志2012年5月刊)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长三角工业,装备制造业,区域经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