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刀具界有个“倔老头”

--——专访海南高超钻头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安善

刀具界有个“倔老头”
周安善
周安善,男,中国刀协副理事长,海南高超钻头有限公司董事长。

本期导读

我本楚狂人

周安善是江西南昌人。江西历史上属于广袤的楚国版图的一部分,江西人多为晋唐时代北方中原家族迁徙而来的,是正统文化继承者,长期熏陶的封建儒家思想...[详细]

 周安善是江西南昌人。江西历史上属于广袤的楚国版图的一部分,江西人多为晋唐时代北方中原家族迁徙而来的,是正统文化继承者,长期熏陶的封建儒家思想及道家的“无为”理念,这里的人们安于现状、中庸保守、内敛、含蓄的烙印很深。但周安善的性格却与“大潮流”格格不入,带有几分倔强、几分狂傲。

 1986年,南昌市缝纫机厂想“挖”走在江西省高安市缫丝厂做厂长助理(因厂领导班子不健全,实为行政二把手)的周安善,去做设备科的科长,家住南昌的周安善也想工作的地方离家近些。但是,往南昌调首先要满足3个条件:中级及以上职称;父母在南昌且身边无子女照顾;配偶在南昌。周安善高中毕业,只是初步职称,南昌市轻工局人事处不批。缝纫机厂的厂长点拨他:“你去找找关系,送送礼,疏通一下嘛。”周安善眉头一挑,眼睛一瞪,“我?送礼?送礼给他?我自己的钱还不够花呢!调成就调成,调不成就拉倒!”

 某天,周安善就穿着一身中山装,拎个包去了轻工局人事处。他一口官腔,“你们这是轻工局人事处吗?”工作人员一看这阵势,慌忙回答:“是,请问您有什么事?”“南昌缝纫机厂,江西洗衣机总厂要从高安调个干部,名字叫周安善,听说一直卡在你们这个地方,请你们抓紧时间把这件事给办了!”办公室的三个人见势,都赶紧站起来,客气道:“您坐下讲。”“不坐了!赶快把这件事给办了!”说完,环视一周,拎着公文包转身走了,留下三个惊呆的工作人员。 

 当时是1986年12月初,12月31号,调令便从南昌发往高安。在讲究“礼”尚往来的中国,周安善没花一分钱就把事儿办成了。

 周安善的性格就是巷子里扛杉木——直来直去,很多时候,他也是让领导头疼的“刺儿头”。

 比如说,厂里给员工分房,一些领导想趁机以权谋私,要给自己分两套房,找人来说情,作为分房副组长的周安善当场就说,“一个干部分两套房,工人怎么办?”被分房组长买通的几个组员说,“他是管党组织工作的,你要当心。”周安善一听,火冒三丈,立刻吼道,“老子今天郑重宣布,老子不入党!但是我今天行政比你大一级,老子要管死你!”这种嫉恶如仇的性格动辄爆粗口的习惯,很容易让人想起《亮剑》里的李云龙。许多人遇到不平事都是敢怒不敢言,周安善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他的行事风格免不了得罪人,但他心地坦荡,敢于直言,且能据理力争,坚持到底,自然赢得了大多数人的拥护他。按现在的话说,他是当时的“意见领袖”。

周氏麻花钻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于启勋对周安善的评价是“脑子好使,想法也很多。”[详细]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于启勋对周安善的评价是“脑子好使,想法也很多。”

 的确如此。1990年,周安善来到深圳,成为中国第一家工业化生产保健食品“螺旋藻”厂的第一任厂长,比承担国家“七五”攻关任务的中国科学院早三年完成此任务。1992年作为人才引进到海南,独自设计,建成了中国第二家工业化生产螺旋藻企业。1994年,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下属“海南高新技术经济合作有限公司”聘请他担任该公司拟筹建的“国际工业园”基建副总指挥及螺旋藻项目的总经理。他独自设计了占地380亩,全世界最大,有五个深加工产品的螺旋藻公司。将应用八项新技术,四项主要经济指标全国第一。初步设计、答辩完毕,公司预付了一笔钱,但要求他不能与其他公司合作。因大环境原因,该公司资金不到位。….在苦等五年,该公司倒闭,这使周安善深深体会:“搞技术创新的人,必须自己做老板…”.凭着年轻时当机械工人及多年从事机制工艺的经验,擅于挑战的周安善转念一想,何不研究大家都遗忘的群钻呢?既然这个群钻这么好,为什么不能把他批量生产呢?其实,国内外很多知名院校和专家都在研究工业化生产群钻,只是都没有研究成功,周安善身处海南岛,加之通讯又不发达,并不能及时了解到大陆的情况。

 那时,他是雹子砸了棉花棵——光杆司令一个,一个人设计,一个人画图,自己在家“闭门造钻”地琢磨了一个多月,所有的参考资料只有一本1970年出版的、作者为北京通用机械厂的《机械工人切削手册》,设计完了再一个人去找部件生产厂家,机床磨钻头。短短几个月,他一个人组装了十台专用磨床批量磨出了群钻。

 老专家桂育鹏说:“他(周安善)最大的一个贡献,他把群钻产业化了,这是我们过去没有做到的事情。”“ 他有一个特点,他学习了群钻,但是在群钻的基础上又有创新。他这人比较张扬,但他的创新能力很强。”在已进入耄耋之年桂老看来,比他年轻十来岁的周安善更像一个喜欢钻研、思路独特、个性张扬的学生。能够将群钻产业化并没有让周安善感到满足,2012年改进后的系列群钻诞生,取名周氏麻花钻,直径15mm一下的钻头,比原来的群钻寿命整体也提高了50%以上,目前,周氏麻花钻系列已申请个人专利六项。更值得一提的是,用周氏麻花钻中的高精钻能在摇摇晃晃的低精度机床上钻出的孔能达H8,相当于铰孔的精度,这让很多国外刀具都望尘莫及。

 我们不禁好奇,是什么让周氏麻花钻能够跟业内“大咖”在技术上分庭抗礼呢?

 位于海口的海南高超钻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高超” )中既没有国外先进的数控机床,没有“学历最低都是本科生”的员工,也没有高大漂亮的厂房。全部家当就是20几个工人,和周安善自己设计制造的60台机床及1台镀膜机,一切都显得朴实低调。高中毕业的周安善是全公司学历最高的人,但这些没什么高学历的员工,却个个动手能力很强,再加上周安善把磨麻花钻的工序分解成简单的几道工序,员工就能很容易磨出符合要求的麻花钻。在周安善公司上班的员工多为已婚人士,每天都会有人需要接孩子上下学,“哪有不让接小孩的道理?”只要请个假,并不扣他钱,就可以提前一二十分钟下班接孩子。这种人性化工作制度,让公司绝大多数人都愿意留在这里。

 据周安善介绍,如果订单较多的情况下满负荷生产,再增加些工人,他们一天可以磨出12万只钻头,这要得益于周安善管理有方和那些自制的专门用于磨钻头的机床。由于涉及商业机密,我们无法看到这些机床。

 正如诸葛亮栖居的草庐引来玄德公的三次诚访一样,善于把复杂的加工难题简单化的海南高超凭借周氏麻花钻在加工钛合金、高温合金、超高强度钢等多种航空材料方面的技术优势,吸引国内多家航空企业与之签约合作。目前,周安善正与多家公司洽谈航空刀具合作攻关项目。

 对于他创造的钻头和公司的业绩,周安善在内心里是感到自豪的。

就赌这口气

很多时候,周安善也在思考如何使国内的刀具企业迅速赶超国外,对此,他言简意赅地说出了几点:摆脱低价竞争;有自己的创新;产品做精;敢于跟国外竞争...[详细]

 很多时候,周安善也在思考如何使国内的刀具企业迅速赶超国外,对此,他言简意赅地说出了几点:摆脱低价竞争;有自己的创新;产品做精;敢于跟国外竞争。周安善最看重的仍是创新。

 的确,我们国家为什么没有像山特维克这样的国际型刀具企业?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我们缺乏自主创新,只是跟在这些国外大型刀具企的后面亦步亦趋地模仿。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我国崇洋媚外的思想太严重,认为国外的什么都是好的。有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中国有很多刀具企业喜欢取“洋气” 的国外名字,读起来既拗口又不容易记住,在心理上就打了败仗,又如何挺直了腰杆去跟国外的产品较量呢?他强调,在承认学习外国先进刀具的同时,他别要研究他们的弱点,以他的合作伙伴“李氏超硬涂层”为例,就是研究了国外涂层的弱点后才有从设备、材料、工艺全面创新,才能又领先国外的成果。如何整合这些创新资源,形成一个个世界领先的产品,这就是他希望又众多人来参与的事业,他也真诚地希望团结合作,既出世界领先的中国产品,有呈现令世人尊敬的“中国人品”。

 今年3月份,海南高超的一个客户要带周氏麻花钻的新钻形,参加两年一次的德国科隆五金国际展览会,周安善极有信心战胜这些国外大佬,“不超过国外的产品我们不拿出去;不敢挑战国外的产品我们也不拿出去。”周安善将改进后的麻花钻取名“周氏麻花钻”其目的就是“要告诉他们这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发明的” 。“我们赌的就是这口气,就是要把他们比下去!”

 一次,国外的一个公司找到周安善,希望以对方公司的商标在中国国内行销,这对于周安善来说不仅能够提高销售额,还能省却不少的麻烦,却被周安善一口回绝,声色俱厉地反问对方:“我们中国人发明的东西一定要打你们的品牌吗?不行!在国内销售就得打我们自己的品牌!”否则,中国人又认为好产品都是你们外国人造的。

 2014年正月初三,周安善的女儿为二老安排了一次欧洲七国游,分别是法国、瑞士、德国、奥地利、列支敦士登、梵蒂冈和意大利。

 在法国游玩的时候,在“老佛爷”商店,见该店几百人在办理“退税”,该店70%左右的客人是中国人。许多人消费虽不理智,喜欢“显摆”,但中国人毕竟逐步走向富裕了。正为中国快速发展感叹不已,四五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在“老佛爷”门口叫“免费送报纸”,他闲逛过去,三、四个老太太(后来听说是一百美元被雇来的)围上来说:“快看,天要灭中共,中共不顾老百姓死活,空气重度污染,中共几千万人集体退党,老百姓惨遭欺压,无处伸冤——”。周安善反问:“你们在国外,知道什么?胡说八道!还到处说自己的国家不好,你们这帮人就是卖国贼!不知羞耻的卖国贼!”他痛骂一阵,无一人干应声。还是他老伴把他拉走了。周安善想起了上世纪二十年代在法国留学的周恩来和邓小平等人,那个时代,法国的社会各方面都比国内好很多,但是周恩来、邓小平这些人并没有贪恋国外的富足生活,学成之后,毅然回到贫弱的中国。想到这些,周安善感叹,“他们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更高大了许多”,“他们是为了救国才回来的”,“他们是中国的脊梁”。

 这就是周安善,一个绝不服输,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周安善喜欢运动,还喜欢看历史和社会学方面的书。已经67岁的他身板依然很硬朗,体重83公斤,现在还能挺举73公斤的杠铃。 在与记者近两个半小时的交谈中,声音一直铿锵有力,且语速很快。记者问到他打算什么时候退休,他说他还要培养人才,趁现在脑袋还管用,行动还自如再多干几年。在这方面,他准备向自己佩服的行业前辈看齐,“人家桂育鹏那么大年纪了,退休后还搞了100多项技术革新”,他心里有一个信念:“人,总得有个精神,总得为国家和民族做点事情”。

 这就是周安善,一个刀具界的“倔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