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品读“老匠人”的“德艺双馨”

-- ——访福建省刀具技术协会原理事长 孙贞惠

品读“老匠人”的“德艺双馨”
孙贞惠
福建省刀具技术协会原理事长、高级技工

本期导读

刀具战线上的红旗手

从小学开始就是优秀少先队员、五好团员;在企业进行技术革,超额完成任务,年年能评上先进生产者;义务做工会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个人;1963年,被评...[详细]

 从小学开始就是优秀少先队员、五好团员;在企业进行技术革,超额完成任务,年年能评上先进生产者;义务做工会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个人;1963年,被评为三明市劳动模范;退休后被评为福建省总工会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孙贞惠是伴着荣誉成长起来的模范样板。然而,他的成功从来不是巧合,聪颖好学,勤于思考,从每一次的忧患中寻找机会,最终成为刀具战线上的红旗手。

 家学渊源,结缘刀具制造

 孙贞惠籍贯福建福州,出生于制造世家。

 清朝时,福州有个著名的马尾船政学堂,这里培养出了中国的第一批近代海军军官和第一批工程技术人才,毕业于船政学堂的爷爷孙亨己成为当地一名优秀的技师。父亲孙利雄也是工程师出身,曾担任机械加工厂的总工程师,解放后任职福建省机械厅机械处总工程师。福建地方志和船舶志上都记载了他们的事迹。

 浓厚的家学渊源,从小耳濡目染的学习环境,为孙贞惠进入制造业,以及今后进行技术革新打下了基础。

 1954年,新中国成立不久,还处于政治敏感时期,年仅15岁的孙贞惠由于父亲(参加“三青团”)的因素无缘大学,踏上学徒工的道路。

 命运不如人意,孙贞惠并没有妥协。学徒时,白天在工厂里学习钳工,晚上随师傅加班学车工,星期天回家跟父亲学习机械制图。从小善于学习的他,无论是工艺还是设计都能很快上手。

 4年时间内,辗转了福州、南平、三明三个城市的3个工厂,1958年来到原机械工业部重点骨干企业——三明化工机械厂(现三明双轮化工机械有限公司),开始了他刀具生涯的征途。

 抓住机遇,成就革新能手

 孙贞惠好学深思,善于解决实践难题,刚到三明化工机械厂第二年就展现了他革新能力。

 1959年,工厂需要进行除钙塔大型零件加工,当时没有满足作业的大型机床,刚满20岁的孙贞惠了解情况后,独自设计并制造了一台专用机床,完成了生产任务,这件事轰动一时,记录于厂史上。

 孙贞惠的技术革新成果帮助工厂解决了很多加工难题,他带领的生产组数十倍地提高生产效率。有一次加工一个6米长的丝杠,原本需要200个工时的工作,孙贞惠对刀具进行改进后,18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
孙贞惠优异的表现在得到领导认同的同时,也背负了更大的压力:哪个班组遇见技术难题,完不成任务,就会调孙贞惠过去担班长。

 常人的难题在孙贞惠眼里却是机遇。孙贞惠像个陀螺一样辗转在各个班组,白天,他踊跃的冲在第一线,夜晚,他沉浸在灯光下的理论书籍中。他花费比别人更多地时间学习每一种工艺,他用更踏实地态度揣摩每一个难题。最后,他得到的馈赠是掌握车、铣、钳、镗、刀具、刨、钻、磨、滚齿、机修、电工、钣金、冲剪、锻工、电焊、气焊、油漆、行车等18个工种技能。

 1983年,孙贞惠经过严厉的考核,成为工厂第一个评上“技师”的工人,在当时,整个福建省拥有“技师”资格的不过7人。

 为了照顾到家中年迈父母,孙贞惠1985年回到福州老家,加入福州刃具厂,任职车间主任兼任福州异形刀具厂副厂长。他依然走在新产品研发的前列,积极参与技术攻关。
凭借精湛的技术和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此时的孙贞惠在福建省内声名鹊起,经常被邀请到各个工厂解决技术难题,甚至有其他行业的人让他帮忙设计非标刀具。有一次,一个农民师傅坐在他家门口等候几个小时,他爱人出门时下了一跳,细问才知道,是通过别人介绍来找孙工设计木工刀具。

 那个时代,“哪里有困难哪里上”的雷锋精神烙印在每个领跑者的心灵上。遇见难题,从不推诿。五十年来,孙贞惠共完成刀具革新项目100多项,设计、革新工夹具项目30多项,改进工艺20多项,改进、革新设备7项。他成为当之无愧的革新能手。

 胸怀行业,创建福建刀协

 如果将孙贞惠比作辛勤耕作的农民,福建刀协就是他悉心培育的麦苗。

 早在1972年,创建福建刀协的苗子就在孙贞惠的心里生根了。那时,三明市科委重视科技普及,鉴于孙贞惠在三明地区的技术威望,以及对当地专家技师的熟悉,邀请他来组建三明地区的刀具技术交流队。从地区交流队开始,到后来的福建省刀具技术交流队,孙贞惠筹备组织的技术交流表演赢得了职工、领导的一致称赞,也让他越来越了解先进刀具技术推广的重要性。“刀具虽小,但是能几倍,几十倍的提高加工效率。”

 1989年,在孙贞惠的发起和组织下,以“振兴福建机械工业,提高切削加工技术水平”为目标的福建省刀具技术协会成立了。

 一直以来,他积极履行协会的职责。你会经常在技术交流会场看到他神采熠熠的面庞,在各大工厂车间寻觅到他忙碌的身影。他曾不知疲倦地走访了福建省近200多家机械工业企业及非机械企业的机修车间,调查全省机械加工工艺水平和切削刀具技术水平状况,也曾到几十家工厂进行技术讲座,组织多次大型刀具技术表演,来提升福建省职工的整体切削水平。

 从成立开始,他是福建刀协内部刊物(原福建刀协通讯)的主要编辑,看到有借鉴性的行业新闻或者技术文章,一定会编入内刊中,传递给会员企业。30年多年来,他仔细的将每一期内容分类整理好,单独放在一个固定的U盘中,完整保存。

 孙贞惠有一个很珍惜的蓝色笔记本。笔记本上粘贴了许多老旧的信件和题词,信件的纸张已呈现老旧的黄色,却没有丝毫破损,看的出保管者的细心。这是福建刀协成立时,曾与孙贞惠有过交往的老专家、老领导都寄来的贺词,也成为孙贞惠保存的珍贵记忆。

 至今为止,福建刀协拥有以厦门金鹭为代表的团体会员90多个,个人会员200多个。孙贞惠先后任第一届秘书长,第二届副理事长兼任秘书长,第三届理事长。

学而不厌 诲人不倦

学习是一种精神,是一种心境,作为学生,孙贞惠好学深思、刻苦钻研,虚怀若谷,不耻下问;教学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传承,作为老师,孙贞惠将耐心,专注...[详细]

 学习是一种精神,是一种心境,作为学生,孙贞惠好学深思、刻苦钻研,虚怀若谷,不耻下问;教学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传承,作为老师,孙贞惠将耐心,专注,坚持的“工匠精神”的传递下去。

 热爱学习,关心教育,他将对刀具的情结化为现实的行动。

 一、拜师学艺,诠释“学习精神”

 爱因斯坦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它远远超过责任感。”孙贞惠浓厚的学习兴趣和主动性是他成功的前提。回顾沿途足迹,眼前树立着一个个“坐标”。

 1958年,那年他18岁,被派往哈尔滨车辆厂学习。有一次在看到燕尾槽装配式75°车刀切身达到50mm时非常惊讶,就向车间的老师傅请教刀具几何角度问题。师傅告诉他“你想学习刀具理论,要去哈工大找陶乾老师。”当时,不知天高的小工人就凭这一句话几经周折,冒昧地去找了刀具理论专家、哈尔滨工业大学资深教授陶乾。陶乾老师得知他是福建来学习的,非常热情地讲解了一些专业知识和原理。临走时,还赠送给他一本《金属切削原理》,几十年来,他将这本书翻阅了几十遍,这本书也成为孙贞惠进行刀具革新的理论基础。

 1966年,全国“乌兰木骑式”先进刀具接力推广队(华东分队)来到福建,孙贞惠作为福建省先进刀具推广队种子队员,专门和湖北总工会副主席、“刀具大王”马学礼学习。“老师们来一趟福建不容易”,他不仅认真向马老师学习了“套料刀”“0.25毫米小孔钻”和“群钻”等项目,还利用中午和晚上的业余时间向其他老师学习更多的项目。他说,“学习就要脸皮厚,我们必须主动学习。”

 在其他机缘下,他还结识了苏广铭、张国良、宿天和等许多劳动模范和技术精英,每一次地虚心请教都让他受益匪浅。

 一个人想学有所成,一个重要的法宝就是让读书学习成为习惯。孙贞惠家中有几大厨书籍,大多是专业理论书,也有科普、医学书籍,这些书都是他从过去到现在的积累。

 年轻时,为了加强专业技能,他将每晚8点至12点规定为学习时间,不仅自学了高中、大中专机械制造技术专业理论课程,还报了日语学习班,多了一项笔译技术文章的技能。

 说孙贞惠多才多艺,毫不夸张。除了专业技能拔尖,他还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学习体育、文娱等爱好。他是三级运动员,足球、篮球、羽毛球、田径、游泳无所不强,唱歌、管乐无一不精,还参加过省射击比赛。活到老,学到老。进入新世纪,耄耋之年的孙贞惠热爱学习的精气神丝毫不减,“别人一遍学的会,我十遍也学的会。”他学会了电脑操作,享受到网络的便利,学习了CAD、CXAX等制图设计软件,紧跟上先进工业的步伐。

 学习能力离不开学习态度,他时刻传播“谦虚”理念:“一个人很重要是‘虚怀若谷’,向别人请教不要自满。如果山谷堆满了,你就装不下知识了。”
孙贞惠用自己的历史诠释着“学习精神”。

 二、心系教育,培养“双师型”人才

 1999年,孙贞惠从福建省总工会记协办退休后,除了继续受邀去企业解决技术难题,他将大部分时间都投注在了教育上,担任了福州大学、福建省工业学校、福州市工业学校等多所大中专院校顾问。

 参与实践教学,孙贞惠看得最切实的是教学质量问题。他曾走访过数十个省市工业院校调查研究,尖锐指出“学校市场化”的现象。一些领导只强调“项目成果”,导致教授们“重科研、轻教学,跑项目、忙赚钱”的现象。在教学计划上,院校存在“重理论,轻实践”,“授课多,实训少”,只偏向理论知识教学,弱化了实践的积累。

 他还指出现在中国现在教育的另一大弊端“唯文凭论”,学校聘请的硕士博士,往往没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培养出的大学生专业工艺水平偏低,毕业生很难适应企业的实践工作。一些老师傅反应,现在大学生设计出来的工装夹具不适用,闹出很多笑话。

 心系教育,他曾以实际研究报告向省总工会计协会反应教育乱像,也曾多次在交流会上呼吁回归正确的教育方式。
在他的教学理念中,理论要与实践相结合。“教理论要将原理讲通,让学生理解,为什么加工这个零件要用这个工艺,要注重哪些切削条件。”不仅要让学生听得懂,还要教学生如何将知识转化为能力,转化为智慧。

 他还提出培养“双师型”创新人才,如同他自己一样,既是工程师,又是技师,既懂 “理论知识” 又有“实践能力”。这才是社会真正需要的综合性人才。

 三、精益求精,传递“工匠精神”

 何为“工匠精神”?在孙贞惠的理念里,第一是热爱你所做的事,胜过爱这些事给你带来的钱,第二就是精益求精。

 跟随孙贞惠学习过的学生,都能知道他有一个“绝活”——操作时,只要碰到机床的某一部分,就知道走刀的时候有没有问题。“我的手摸过去,就说这个铣床的轴承坏了,他拆下来一看,果然是坏了。”
绝活不绝,如果您能像孙贞惠一样善于观察,勤动脑筋,也能锻炼出这种手感。“干活时不要瞎干,要动脑筋,要去观察,机床出现什么问题了,会是什么反应。”孙贞惠还说,他当工人时,经常将加工的切削屑和破损刀具捡回来,用放大镜研究,总结不同切削条件下切削屑形状、和刀具破损的规律性。

 正是这种专注、耐心、持之以恒、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让他在过去五十多年的实践操作中,能够做到无废品。

 而当今中国企业正是严重缺乏这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一味的追求 “短、平、快”(投资少、周期短、见效快)带来的即时利益,从而忽略了产品的质量。面对现在中国工业的粗制滥造,孙贞惠干着急,“现在企业应该要改变只顾赚钱的思维观念,作假不是长久的经营之道。”

 中国的产品质量不如日本,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日本人做事比我们更严谨,更具有工匠精神。虽然我们十分讨厌日本人,但是日本人的工匠精神却值得我们学习。在日本人的概念里,你把产品从60%提高到99%,和从99%提高到99.99%是一个概念。他们不跟别人较劲,只跟自己较劲。

 孙贞惠在教导徒弟们时,不仅教他们技能,还要教他们严谨的工作态度,他常说“做工业要学航天,做到质量零缺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灾难面前的人生观

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也经历过新中国成立的大灾难——十年文革,4次与死神擦身而过。在灾难面前,如何思考人生? 一、四历生死劫 倘...[详细]

 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也经历过新中国成立的大灾难——十年文革,4次与死神擦身而过。在灾难面前,如何思考人生?

 一、四历生死劫

 倘若你了解孙贞惠的经历,就无法不为他的幸运而拍手,在听他故事的瞬间,又会流露出遏制不住的感动。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占福州。1939年8月8日,在日本鬼子飞机的轰炸下,孙贞惠出生了。为了庆祝新生,全家喜迁新居,乔迁第二日,旧屋就被炸平了。孙贞惠的出生为全家躲过了一次劫难,信奉基督教的爷爷给他取名“惠”字,意为“上帝的恩惠,保佑一家平安”。

 福州地区濒临台湾海峡,是大陆东南的海空防要地,自从福州解放以后,台湾的敌军飞机从未停止过对福州的袭扰,民众受灾频繁。1955年的一天,是让孙贞惠惊心动魄的一天,当时,孙贞惠正在工厂学徒,敌军飞机来袭,密集在工厂附近投弹,有一枚炸弹距离他只有30米。至今他对当时的场景还有深刻的印象,“炸弹开始是一个小小的黑影,下落到地面时席卷出一阵狂风,就见木头房子哗啦啦的散成一片,然后巨大的轰隆声从滚滚的烟尘中爆发出来。”孙贞惠又一次大难不死。

 十年文革,十年浩劫。多少优秀的干部、劳模和知识分子冤屈入狱,又含恨而终!那年,孙贞惠28岁,是工厂的技术骨干,却因为技术好被扣上了“白专道路的典型”帽子,造反派又给他安了“资产积极孝子贤孙”等莫须有的罪名,关押了一个月,游街挂牌、吊起来毒打,经历了无数惨痛教训,孙贞惠坚持不认罪,后因工厂出现技术问题,调查也未有实质性进展而放出。孙贞惠再一次与死神擦身而过。

 结识孙贞惠,或许是因为他第四次灾难。今年11月,正在筹备“回顾中国刀协三十年”征稿活动,收到一篇以感念恩师为主旨的万字稿件。所有的稿件中,这篇文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样一份感情深厚的、图文并茂的稿件必然要花费作者很多精力吧。

 询问作者,“这位专家是一位癌症患者,这篇文章是他在病床上写的。”听到这番介绍,更加想结识他。这是一位怎样的老先生啊?在生命的危机关头,还能有如此态度对待这篇征文。后来才知道,就在去年,一直忙碌在外的孙贞惠突然查出癌症。不幸中的大幸,检查出来的早,经过6次化疗,他已经基本康复了。而文章是在第五次和第六次的化疗中间写的。

 二、不悔人生

 数次游走在生死边缘,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消极的情绪。听他笑意盈盈的讲述他的灾难,仿佛人生也没有那么沉重。

 经历癌症后,他更加注重“健商”。他查阅到许多资料寻找病因,吓了一跳,原来平时的刀具加工所产生的钨、钴金属粉末的致癌性很高。提醒身边人有这种认识,成为了他的新责任。他自费印刷防癌知识资料、刻录医学专家讲座,转送给身边的老友师傅们;走访工厂时,呼吁领导注重保护工作环境,对员工的身体健康负责;休息不好也是致癌的关键,遇见年轻的后生,也会提醒他们夜晚休息时间不要超过12点……
一辈子里的忙碌,很少属于家里。有多少人知道,在奔前走后的张罗行业会议时,还得自掏腰包出路费?有多少人了解,“双师”专家也在为身残失业的小女儿发愁?

 爱人抱怨他:“出力多,又没有钱赚,只有你这个傻瓜才做这个事。”

 我问孙老:“您后悔过吗?”

 他说:“无怨无悔。人活着有两大任务,第一个养家糊口,承担家庭的责任。第二个任务是要为社会、为国家做出贡献。活着不能仅仅为了钱。”

 时光流转回到采访前,那是在参加“中国刀协三十年庆典活动”结束后,我来到孙老房间,他正在整理衣服,随行的大箱子装了一大半会议资料,有的是帮没来的朋友带回去的,厚重的资料也不嫌麻烦。

 床边打开的抽屉里,放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满满当当都是药。转身看向孙老,一点也不像生过大病的样子,满脸笑容、精神抖擞地操着闽南腔普通话招呼我坐。当时看向孙老的目光中多少带着同情。听完他的故事,更多的是怜悯自己。

 越来越多的像我一样的年轻人觉得人生不是一种享乐,而是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在这样一个受过苦难,却依然热爱生活、热爱事业的老者面前,我们暗淡无光。

 孙贞惠的人生就像蜡烛一样,从顶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在燃烧过程中,不断将自身的光热传递给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