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两个字 一生情

-- ——访汽轮机刀具国产化带头人顾祖慰

两个字 一生情
顾祖慰
顾祖慰 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哈尔滨汽轮机厂副总工艺师、中国机械工业金属切削刀具技术协会专家组委员、汽轮机行业金属切削联络网创始人。 第一批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有多项科技成果获奖,“重型可转位车刀合理槽型和结构研究”和“汽轮机冷凝器管板高速铰孔”先后获得部级和省级科技进步二等奖。 出版过《重型切削...

本期导读

“到国家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1956年9年的一天,上海火车站的站台旁,一列即将北上的火车挤满了一群群充满朝气胸怀理想的年轻人,他们趴在车窗前同送行的亲友们依依话别。离开家乡...[详细]

 1956年9年的一天,上海火车站的站台旁,一列即将北上的火车挤满了一群群充满朝气胸怀理想的年轻人,他们趴在车窗前同送行的亲友们依依话别。离开家乡奔向远方,他们的心中没有丝毫忧伤,脸上洋溢着的是喜悦和兴奋,一双双明亮的眸子里,闪动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希望。

 当时正值新中国“一五”计划进行得轰轰烈烈的时候。东北作为国家战略部署的重点工业地区,急需大批优秀的技术人才。作为中国工业最发达的城市,当然要给予支援。列车上的青年,就是上海抽调的工业战线的精兵强将。刚满21岁的顾祖慰,这个上海汽轮机厂年轻有为的技术员就在这支前往工业前线的队伍中。

 乘着时代的列车,带着祖国的期冀和对新生活的向往,顾祖慰和同伴们来到了哈尔滨汽轮机厂(简称哈汽)的建设工地。

 工厂位于哈尔滨的郊区,放眼望去,满目荒凉,少见人烟,鲜红的太阳挂在东方,几棵干瘪的枯树稀零地散落在莽莽雪原之上。一到夜晚,怒吼地风声夹杂着凄厉的狼叫,难免让人产生一种凄惶和恐慌。

 这里就是他未来生活的地方?

 从繁华的大上海来到萧瑟苦寒的东北,顾祖慰的心中不是没有落差。气候、饮食,各个方面都不习惯,仅就由江南人天天吃的大米改成玉米高粱就让人难以适应。生活条件、工作条件都不能和上海相提并论。但他和伙伴们一样,心里有着一种坚定的信念:“到祖国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每当说起这句话,他们的脸上就闪烁着一种称之为荣耀的光芒。这是五十年代有志青年对祖国的承诺, 再困难也不能退却,他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肩上的那份担当。

 这里就是他将要为祖国效力的地方!

 是真英雄一诺千金。一怀豪情、一腔热血,从此,顾祖慰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东北的工业建设,用自己的无悔青春,用五十多年的心血,用那一把把不同质地的刀具,在那座冰清雪洁的红色城市,在那块黑土地上,刻下了自己的人生足迹。

“一五”时期,苏联支援中国建设156个项目,这是中国现代工业的基础,哈汽占了其中两项,肩负研制生产蒸汽轮机和舰船用汽轮机的重任。

 我国第一台汽轮机是由上海汽轮机厂制造的,顾祖慰参加了这台6000千瓦汽轮机的制造,宝贵的经验引领他来到哈汽发挥技术骨干作用。

 如果说上海汽轮机厂是中国发电设备制造的起点,哈尔滨汽轮机厂就是中国发电设备制造的至高点。在人们惊叹的目光下,哈汽的“处女作”秀出了全国第一台2.5万千瓦汽轮机,装机容量超过了上汽的4倍多。这是一项大胆的尝试与突破。而在哈汽的50多年里,顾祖慰和哈汽的伙伴们共同刷新过无数次历史记录,2.5万千瓦、5万千瓦、10万千瓦、20万千瓦,到他退休时的60万千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精,走过的是辉煌岁月,留下的是刻骨铭心。

1.gif

 机床上,一丝丝耀眼的火花绽放出绚丽的色彩,锐利的刀刃将粗糙不平的工件打磨得光滑锃亮;顾祖慰近乎着迷地盯着切削中的刀具,仿佛思索着,为什么这把小小的刀具有如此大的威力呢?如何才能进一步提高它的加工效率呢?

 带着这份探索,顾祖慰走进了刀具的世界,由黄埔江边来到了松花江畔。

 他不是孤身一人,这里有他志同道合为祖国奉献青春的伙伴。白天,他们奋战在工厂车间;夜晚,他们三五成群结伴走回偏远的住所。顾祖慰至今都还清楚的记得,那段路很远,要走很长时间。精力旺盛的青年人,总是不甘寂寞,经常在路上放声歌唱,唱得最多的是苏联歌曲《红梅花儿开》。只要一个人起头,大伙儿都会用俄语高声唱起来:“田野小河边红梅花儿开,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喜爱,可是我不能对他表白,满腹的心里话儿没法讲出来……”悠扬的歌声飘荡在夜色中,这歌声表达了他们青春的情怀,这歌声让他们的步伐豪迈。

 他们就这样起劲地唱着,唱出了幸福,唱出了坚定,唱出了向往……
 

“国外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

在所有的机械设备中,汽轮机制造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工业制造水平——由于机组要在高速、高压、高温工况下工作,所以加工精度必须达到二级精度...[详细]

 在所有的机械设备中,汽轮机制造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工业制造水平——由于机组要在高速、高压、高温工况下工作,所以加工精度必须达到二级精度要求。而这种精度的高要求与刀具息息相关。

 进厂时,哈汽的年产量仅几十万千瓦,刀具应用原始,加工工艺落后,所用的都是廉价的国产刀具,效率低,寿命短。随着新中国工业的发展,产能大大释放,哈汽的年产量增长到几千万千瓦,一年刀具花费近亿元。

 在过去的许多年中,这笔巨额刀具花费,绝大部分用来购买国外高效刀具。由于国内刀具无法满足加工要求,国外产品“奇货可居”,肆意开价,赚取高额利润。不仅如此,交货周期时间长,有时甚至会延误工期,哈汽却别无他法,只能由国外刀具企业任意摆布。

“肥水不流外人田”,眼看着大笔的外汇流入国外,作为研究刀具的工程师,顾祖慰不仅心疼,更憋着一股不服气的劲,他倔强地反问自己“为什么国外能做到,我们就做不到?”

 正是这种不服气,强烈地激发出他对新刀具研发和推广的雄心,他在心里暗暗立下“一定要用国产代替进口”的誓言。

 中国人是聪明的,下定决心的中国人更能快速发挥出头脑里的聪明才智。

 多年与刀具打交道的实践,让顾祖慰炼就了一副“火眼金睛”,无论什么新鲜玩艺,只要他看上一眼,他就能明白其中的奥妙。有一次制作实芯套料切断刀具就证明了他那“一眼”的技巧。

 那是厂里一根大型转子,需要在转子断面钻挖出用作于锻件材料材质机械性能的试棒,即要在转子实芯体上用一把特殊的刀具套挖出数十根所需直径长度的棒料。这在当时还真是一个十分困难的加工难题。正在顾祖慰为此犯愁时,业内朋友传递给他一个消息,他即将去考察的国外同行业可能有此产品。求知若渴,顾祖慰在考察访问时,就特别注意转子试样料的套料和切断。尽管他们考察的那家企业对中国技术专家“防范”严密,但功夫不负苦心人,顾祖慰在参观时,一把类似可用于截取试料的刀具触动了他敏感的神经,因为受到限制,只看到了一眼。他心中一动,立刻明白了设计思路。回国后不到两个月就结合工厂实际加工情况研制出了转子实芯套料切断刀具。

 就这一眼,充分表现出了他的专业、机智;就这一眼,解决了哈汽在生产转子套料后取出来的加工难题。

 在哈汽,顾祖慰开发出了数十项技术成果,这些研发成果不仅节省了哈汽的开支,信息共享也让国内其他同行跟着受益。

 1990年的一天,位于四川绵阳的东方汽轮机厂锣鼓喧天,一片欢腾,鲜艳夺目的横幅上大大地写着“热烈欢迎哈汽同行传经送宝”,顾祖慰和哈汽的伙伴们在这里受到了贵宾级的礼遇。这源于他的另一项也是记忆中最难的一项研发——大直径复合钻。在大直径复合钻研制成功前,工厂一般采用一组高速钢材料的钻、扩刀具完成大直径孔的加工。比如说加工直径100mm的孔,一般先用直径56mm的钻头钻孔,然后再分别用直径60mm、80mm、100mm的扩孔钻进行三次扩孔。工序繁琐,加工效率低下。   

 而新研制出的大直径复合钻采用了钻、扩一次成型。并且有效发挥高速钢和硬质合金两种材料的优势特性,钻头中心采用一个强度大的高速钢材料做定心钻
,外面用硬度高的硬质合金材料的可转位刀片交叉排列。如此一来,一把刀代替了多把刀,既节约了刀具成本,同时,切削效率比用高速钢钻扩刀具提高10倍以上。

 从普通的技术员做起,后来升工程师,升高级工程师,直到1982年当上了副总工艺师,顾祖慰从没停止过对刀具的研究。他研发的大量技术成果使他成为了业内为数不多第一批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

 顾祖慰的创新之路也得益于工厂的支持。除了每年充足的资金投入,哈汽专门设置了刀具研究室并配有专业的刀具研发人员。这里配置齐全,有熟练的技术工人、成套的制造设备,这在当时全国的企业中都很难得。天时、地利、人和,得天独厚的优势加快了新刀具研发的步伐。顾祖慰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这间研究室里,埋头苦研,开发出一个新品,便兴奋地拿到车间去应用。这里是他灵感的源泉,经验的检测场。

 哈汽刀具国产化的成果还得到了原机械工业部副部长陆燕蓀的夸奖:“刀具虽小,作用很大。你们哈汽有眼光,为了解决刀具问题,专门有一个副总工艺师来管这块,这在国内很少见。”

“不服气”是个多义词,倘若你只是技不如人,心中不快,这就是一个贬义词,意指心胸狭窄,这是小气;倘若你能痛下决心,迎难而上、终能赶超他人,这就是一种气节,一种胸怀,这是志气。顾祖慰“不服气”的精神为国产刀具赢得了30%的生存空间,他和他的研发新刀具团队为汽轮机行业节省了上亿元的刀具花费,也为他赢得了“汽轮机刀具国产化带头人”的称号。
 

“这个事挺有意义”

有人问顾祖慰:“都干了一辈子了,退休了怎么不在家安享天伦之乐?”他说:“自己还有点余热。能帮助国家解决问题,我挺高兴。”...[详细]

有人问顾祖慰:“都干了一辈子了,退休了怎么不在家安享天伦之乐?”

他说:“自己还有点余热。能帮助国家解决问题,我挺高兴。”

这份高兴蕴含丰富,就像电影人拍摄出经典巨作,诗人写出不朽诗章,农民收获了满仓的稻谷时一样,有着对收获的感动、对劳动的热爱,和对事业执着的坚守。

1995年,顾祖慰带着这份坚守,退休后继续在哈汽“发挥余热”。他身上的冲劲并没有被岁月带走,反而沉淀在骨子里,越战越勇。在汽轮机刀具国产化的道路上步履匆匆,一路前行。

2012年初,哈电集团秦皇岛重型装备有限公司接到了一项国家指派的艰巨任务——制造国内首台AP-1000三代百万千瓦等级核电机组的核心部件。这是一个首次由国内制造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攻关项目,哈电集团紧急备战,从众子公司中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专家组,全力攻关,确保完成任务。顾祖慰也被哈电重装点名参战。

23.gif

来到秦皇岛,顾祖慰知道此次任务非同一般,只有8个多月的时间留给哈电重装,10月必须完工,而且这些核心部件的加工难度比较大,对包括顾祖慰在内的所有技术工程师来说,又是一个艰巨的考验。

在所有的零件加工中,有一个关键而又关键的部件——蒸汽发生器,它的作用是代替锅炉产生蒸汽,每台核电机组里需要2个蒸汽发生器。这个部件的生产难点很多。1个蒸汽发生器上要打18000个孔,2台就要加工36000个孔。不仅数量多、时间紧,加工起来也十分困难。一方面,此蒸汽发生器的材料不同于一般汽轮机上不锈钢材料,而是采用镍基合金复合材料,这是一种很难加工的材料,强度高,刀具粘屑厉害,切削效率低。另一方面,孔的精度和光洁度要求非常高。孔与孔之间的距离只有3mm,钻孔时必须要保持稳定的直线性,不能有一丝倾斜,一不留神,孔壁就容易打穿。孔的光洁度也要保证,若表面不够光滑,使用时会有空隙,易造成安全隐患,很可能导致泄漏。日本福冈发生的核泄漏事故印证了这些细节的重要性。

18000个孔,每一个都要符合要求,只要有一个错误,价值上亿的工件材料就会报废。同时,国家的建设计划也无法顺利进行。

为了以防万一,国家做了两手准备,除了给秦皇岛重装公司下达任务,还在西班牙另定了另外一套。

听到这个消息,顾祖慰心里是矛盾的,既有些轻松,又有些激动。轻松的是西班牙是制造经验丰富的国家,他们成功的可能性较大,降低了延误国家建设计划的风险;激动的是,这不正是为国争光的好时机吗?

无论是西班牙还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国家,谁都没有办法打保票绝对成功。看着车间内直径4.5米、厚度1米的大家伙,顾祖慰和同事们铆足了劲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这是一场无声的竞赛,这是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西班牙和中国,一方经验丰富,一方从未涉足,对手双方,看似力量悬殊。

虽然不是同场竞技,虽然没有满场观众的呐喊和欢呼,但那种角力的激烈,那种争抢的紧张却是顾祖慰他们这些“上场队员”随时都能感受到的。因为,秦皇岛重装公司的全体员工都在为他们加油,哈汽集团的高层在盼望着他们打胜仗,国务院及有关部委的领导也每天都关切着这场比赛的胜负。

8月的一天,西班牙传来了不幸的消息,一个蒸汽发生器上3个孔打偏了,发生在加工12000个孔之后。无论西班牙的技术专家付出了多少努力,只能是前功尽弃了。

西班牙退出了比赛,场上只有“中国队”了。顾祖慰和他的同伴们却没有半点轻松,他们知道,这是一场背水之战,没有退路了,只能成功,不允许失败,分毫之差便无法对国家交代。千钧的压力让他们每块肌肉都紧绷着,每根神经都紧张着。加工一个孔,检测一个孔,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他们承担不了一丝一毫的失误。

终于,当年10月,这场关系国家重点建设工程能否如期完工、同时也关系到国家荣誉的战斗胜利结束了。这个时候的顾祖慰也十分高兴,因为他也参与其中。在赢得这场战斗的同时,他也将刀具国产化的理念送进了重装公司,从90%采用国外刀具到50%以上的刀具国产化,只用了8个月。

采访时,记者问顾祖慰,“一个人一辈子做一个行业,是我们不敢想象的事。您是如何坚守下来的?”

他说,“我就是觉得这个事挺有意义。”

意义于他来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是一种美滋滋的味道。是要为祖国建设做贡献的责任,是工作出了成绩后的满足和自豪。有太多个理由可以选择放弃,却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让他坚守。

“现在是国产代替进口最好的时机”

除去哈汽的外聘专家,顾祖慰还有很多其他社会职务——中国刀协专家组成员、汽轮机行业金属切削联络网创建者——也都关于刀具,关于汽轮机。无论他担负...[详细]

除去哈汽的外聘专家,顾祖慰还有很多其他社会职务——中国刀协专家组成员、汽轮机行业金属切削联络网创建者——也都关于刀具,关于汽轮机。无论他担负着什么样的社会角色,心里总惦记着一件事——国产刀具的发展。

在国际经济动荡不安的当下,国产刀具的命运似乎也随波逐流,风中摇摆。看似很迷茫的未来中,顾祖慰却发现了机遇。

“现在是国产代替进口的最好时机!”这是他现在最想传递给中国刀具企业的信息。

长期以来,国外刀具占了1/3中国刀具市场总额,80%的高端刀具市场份额。尤其是在前几年,国内制造业发展鼎盛时期,国外先进的高速高效刀具是满负荷工厂的最佳追求。

而今,世界经济疲软,中国发展速度放缓,工厂的生产任务量也大大缩减。挑选刀具的最佳标准从高速、高效转变为低成本。国外刀具扩张的脚步放缓了。工厂有了更多的时间去试验挑选既能满足生产需求又便宜的国产刀具。然而,待生产恢复时,高速高效刀具将再次占有市场。

在这个喘息的空隙里,国产刀具应该抓紧机遇打入市场,在加工实战中得到检验和提高,为日后与进口刀具同台竞技打好基础。

“国产代替进口”,不是一句玩笑话,顾祖慰已经为这句话身体力行了五十多年。他不仅在哈汽的刀具研究室里耕耘,还将整个汽轮机行业的力量联合起来。
1982年,哈尔滨汽轮机厂、上海汽轮机厂、东方汽轮机厂、南京汽轮机电机厂四个厂组建了一个民间团体——汽轮机行业金属切削联络网。顾祖慰作为倡导者,担任理事长。

创建这个团体的最初目的是为了资源共享,各大汽轮机厂可以利用这个平台,互相介绍所应用的先进刀具,共同探讨一些技术难题。每年一次活动,三十年来,从未间断,现在吸纳的会员企业达到11家。

随着网络声名鹊起,山特维克、OSG、株钻等国内外知名刀具企业争抢着来参加联络网的年会,显然,这里已成为他们看好的推广自己新产品的绝佳平台。汽轮机行业金属切削联络网逐渐演变成汽轮机厂和刀具企业间沟通的桥梁,为促进先进刀具的研发和生产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

回想起来,现在这个网络有多炙手可热,创建时就有多艰难。苦不怕,难不怕,就怕没有进步,不能为国家、为行业多做些贡献。他是多么希望国产刀具企业快点进步,多么希望国产刀具早点取代国外刀具啊!

在顾祖慰的人生字典中,相伴一生的两个字是“刀具”,奉献一生的两个字是“国家”。他们是为国家而活,为荣耀而活的一代人。一辈子只从事一个行业,他们宝贵的青春年华留在了机器轰鸣的厂房,留在了单调枯寂的实验室,从英气勃勃的青年到满头华发,他们踏着坎坷的荆棘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光荣和梦想。他们不需要赞美,只需要你静静地想一下——他们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勤恳工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