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磨难成就创新路

--——专访太原市机械加工学会秘书长 邢明喜

磨难成就创新路
邢明喜
十几岁时他就梦想着要当一名最棒的工程师,要把火箭送到天上去。那时的他,可真是“少年心事当拏云,”可残酷的命运恶狠狠地捉弄了他。家中屡遭不幸,个人几经磨难,九死一生,但坚强的他没有低头。而是以百折不挠的毅力,在艰难困苦中不舍追求。

本期导读

不幸童年 苦中寻欢乐

1941年,邢明喜出生于山西交城,现隶属于太原的古交。祖上几代都是举人,晚清时,祖父不愿意当官,把举人的功名卖掉了,以后坐吃山空,破了产。[详细]

 记得初次见到邢工是在4月的北京,参加中国刀协四届三次理事扩大会议。在人群中,他的话不多,瘦瘦的身材,满头银发,穿着朴素的深蓝色上衣,走路的时候一只腿似乎不怎么灵便,站着的时候却腰板笔挺,从神情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性格坚毅的人。当他和你说话时总是面带着微笑,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1941年,邢明喜出生于山西交城,现隶属于太原的古交。祖上几代都是举人,晚清时,祖父不愿意当官,把举人的功名卖掉了,以后坐吃山空,破了产。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家中已陷入贫穷。解放前,父亲曾在村里行医,家里常有饥寒交迫、缺衣少食的时候,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他得了夜盲症,哥哥也被迫送到了孤儿院。解放后全家才得以团圆,父亲开始做起了杂货小买卖,辛勤地经营着四口之家,基本上能维持正常地生活,还供养着他和哥哥读书。

 日子仿佛一天天地在变好。但,好景不长。在“肃反”“整风反右”运动中,父亲被无故逮捕,扣上“反革命”的帽子。母亲带领他们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之路,由于当时的政治背景,他们的申诉不可能有结果。不久,父亲含冤病死狱中,母亲气急成疾,不久也撒手人寰,本属于他的童年生活嘎然而止。1958年,曾获太原市少年小发明家的哥哥和成绩一直优秀还是班长的他被迫辍学到社会谋生。

 采访到这里,记者脱口而出:“童年时代除了贫困与磨难,有没有令让您开心的事情呢?”邢工说:“有啊,生活虽然贫苦,但是我们也会苦中作乐。”“哥哥十多岁就能装半导体收音机,卖后贴补家里生活,我放了假,帮别人拉烧土也能挣点零花钱。” 童年的快乐总是很简单也很满足,光腚爬树,偷偷跑到还在发大水的沟里游泳,穿着补钉盖补钉的鞋子代表学校踢足球,享受那种驰骋在草地上酣畅的感觉,也沉醉在篮球场上炙热地挥洒青春的欢乐中,“美好的回忆还是多的”,他的思绪仿佛飘回了几十年前,嘴角露出浅浅地微笑。学生时代的他成绩优秀,意气风发,对未来充满想象,他崇拜教师,羡慕他们渊博的知识,他也想长大了做一名工程师,向往着如果哪一天自己也能把火箭发射到空中,带着梦想去自由翱翔。

再遭磨难 越挫越勇敢

第一份工作是被分配到太原第一机床厂学车工,17岁的他渐渐脱去了稚嫩的外衣,开始融入到工作中,“晚上能兴奋地失眠”他说,因为车工能车出各式各样的...[详细]

 第一份工作是被分配到太原第一机床厂学车工,17岁的他渐渐脱去了稚嫩的外衣,开始融入到工作中,“晚上能兴奋地失眠”他说,因为车工能车出各式各样的零件,地上跑得,天上飞的,很是惊奇。于是每天他都虚心向师父学习,苦练基本功,作为学徒工虽然每月只能挣17元,但也要拿出5元买技术书。1964年他被调到太原工具厂,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刻苦,很快他就成为生产骨干,参加厂内外的比武竞赛和小改小革。后来又参与了由倪志福、宿天和等组织的技术协作、攻关、刀具表演等活动。多次代表省、市参加全国刀具表演会。攻克了许多技术难题,解决了机床、刀具、汽车部件加工、重型机械、石油机械等生产加工关键。

 生活似乎并没有因此而眷顾他,文革中,全家被打成了“反革命”“牛鬼蛇神”,哥哥因替父亲申诉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妻离子散。他每天工作,虽没请过一天假,没参加任何造反、武斗活动,却被“造反派”拉入暗室,轮番毒打直至昏死过去,扔在排水沟处,厂里同事发现后将他送往医院抢救,多次转院,三天后才苏醒,却留下终生残疾。四人帮垮台了,父亲才得以“平反”。邢工长舒一口气,“套在我们邢家人头上的精神枷锁终于解除了。”他轻装上阵,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加倍努力,成果不断,获得了多项刀具国家专利和市、省、部科技进步奖。从1982年开始先后担任太原工具厂分厂厂长、装备分厂厂长、硬质合金刀具分厂厂长,太原工具厂科协常务副主席等,被推选为“太原市技协委员”、“太原市机械加工学会”秘书长、“太原市机械加工刀具学会”副秘书长。

8.gif

 邢工说:“做基层领导工作是被‘逼上梁山’,并不是我的强项和爱好。”搞一些小发明小革新才是他最专注与热爱的。

 1978年他革新创造的“钻头铣沟槽递增量装置”,为工具行业加工钻头创造了新工艺,获得1978年太原市首届科技成果奖。1987年开发的“KLX-φ63-φ100硬质合金可转位玉米铣刀”获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科技进步三等奖。说起这项革新,可是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七十年代,可转位螺旋立铣刀是机械部重点攻关的项目,影响着我国机械加工的效率与发展,时任太原重机厂长、党委书记的贾庆林曾带人找了多家刀具生产厂求援,但无人承接。1983年,太原工具厂的领导孙建功大胆接受了这个任务,交给了邢明喜,他率领技术骨干,卯足劲儿,组织了三结合试制组,经过了一个多月坚苦奋战,制造出我国第一把可转位重型螺旋玉米刀具,并在重机厂进行了成功的切削试验,受到厂领导的一致好评。1984年武汉全国刀展会上,这把刀具被机电委赵明生部长发现,还特邀他到会介绍情况。他很庆幸,这新刀具受到了机械部领导的重视,因为很多发明专利往往批准后还是无人关注,无法推广,最后只能自然消失,“这次参展还是偷偷拿去的”,邢工露出侥幸的笑容。
   

百例发明 半辈子心血

邢明喜酷爱钻研发明,他的心思全用在刀具的革新和创意上了。只要摆弄起了刀具,一番琢磨,他就会产生奇思妙想。因此,他的发明创造不断,即便是退休后...[详细]

邢明喜酷爱钻研发明,他的心思全用在刀具的革新和创意上了。只要摆弄起了刀具,一番琢磨,他就会产生奇思妙想。因此,他的发明创造不断,即便是退休后也是成果颇丰。他即将出版的技术著作《工艺装备改进设计100例》一书中的百项设计80%以上是退休时期发明的。

1998年他从工作了整整四十年的岗位上退了下来。不甘“寂寞”的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应聘到河北程杰汽车转向机制造有限公司任厂长兼总工,研发、生产、管理一手抓。在这里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性思维,刚来不久就对我国沿用几十年的苏联专家设计的球面蜗杆转向器进行了连接结构改进,当时苏联卡斯汽车、拖拉机等机动车辆一直采用原苏联设计的“球面蜗杆式转向机”,即便是现在,拖拉机、农用汽车、工程机械车上使用还很普遍。“球面蜗杆转向机”的球面蜗杆和转向轴孔、轴为不对称六键连接蜗杆和转向轴结构,加工工艺性差,容易造成不同心、淬火键槽裂纹等缺陷,而经他改进的三角花键连接、头部挤压铆合结构使汽车和转向器质量、安全性都大大提高、加工工艺更简便,目前已大批量供给时风、福田等汽车公司用做配套产品服务,得到了全面推广及应用。2002年,他还为时风集团的农用汽车、三轮汽车设计开发出了我国第一台农用车转向器。在这里的八年,他先后开发出了机械循环球、液压动随后,他又为陕汽、精钨数控刀具等十多家企业攻关,开发产品。2006年精钨数控刀具公司生产硬质合金刀具时,公司虽然有进口的工具磨床,但是无刀具钝化机,因此影响了产品质量,丢掉了不少大用户,而在当时进口一台钝化机则要近百万。万般无奈他们找到了邢工,经过他不断地努力和一次又一次地实验,于2007年成功试制了半自动液态行星式“整体硬质合金刀具刃口钝化机”,这一发明改变了国内外刀具钝化的原理以及工艺,打破了我国钝化机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而多年的生产实践证明其具有节能、环保、钝化效率高、质量好等优点,并且还可改进应用于各种刀具刃口钝化,对刀具加工质量具有深远意义。就在2011年时他还为河北普烁缸体公司开发发动机产品。

细数他发明创造的实例,真的是不胜枚举,这些他都认真仔细地记录在《工艺装备改进设计100例》中,或大或小,都是智慧的结晶,都是每一次艰难的进步。

说起革新的秘诀,他说搞革新改进一方面是知识经验的不断积累,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在成功里找寻规律。另一方面就是要刻苦专研,就是要热爱。每一项成果的创造都是来之不易,他常常为了一个改进、一项构思苦思冥想,废寝忘食,多少个夜晚一个人在车间看实验,第二天又早早进现场测数据,即便是古稀之年,还有长达半年多几乎天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不是天才,不是天生的发明家,靠的是踏实地学习和不断地积累。不管是出差还是开会,一有机会就窜厂、进车间学习取经,吸收创新灵感。他说:“到处是学习课堂”。

这么多年来他都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中度过,他乐观而兴奋地说,“虽无名无利,但不断的创新、设计,紧张的构思、攻关,创造的成果所带来的成就感早已冲跑了疲劳,让我忘掉一切,没感到年老,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转而又会重新投入到新的设计、构思中… 。”现在除了工作,他的业余活动就是游泳了,让记者吃惊的是邢工居然还是太原汾河晨光冬泳队队员,无论春夏秋冬,365天,天天都在汾河里游泳。他说:“游泳‘游’好了多种老年病”,长期的游泳锻炼,让他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因此,记者在这里也不称他为“邢老”,而称他为“邢工”。

邢明喜是著名刀具专家、全国劳动模范宿天的得意门生。在北京时,宿老向记者介绍邢工时说:“这是我的徒弟,你有问题可以问问他。”语气里满是自豪。有良师,有益友,有贤惠的妻子,有懂事的子女,有那么多自己亲手创造的小发明,他很满足。坎坷、不幸以及“文革”中的死里逃生带给他的不是畏惧和退缩,他说他很感激,所有的经历都应该当做是人生中的一笔宝贵财富,“它给我的人生增强了免疫力,让我养成不服输、不怕难的个性,让我有勇气去克服一个个困难、冲破一个个阻力,警示我要不断学习、改进、创新…”

邢工的新书就要出版了,出版社的编辑专门赶到太原在几个院校征求了意见,也与他进行了商讨。说起他的这本《工艺装备改进设计100例》,邢工话语里满含欣慰。书的主要内容是他从事机械加工50多年来的发明成果,这里面倾注了他毕生的心血。这些发明创造在实践中是非常实用的,他希望新书可以给青年技术人员和革新爱好者以学习参考,供同行专家交流探讨。“一些成果还只局限于‘诞生地’使用。”邢工的语气有些沉重,这是他多年来的遗憾,目前最大的心愿是“能够通过出书的形式,使得‘100’例中的较大成果能尽快推广,‘100’例中的小发明四处开花结果,为我国机械加工行业多做些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