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在工作与爱好中自由行走

--——专访上海汽轮机厂副总工艺师、高级工程师 吴天明

在工作与爱好中自由行走
吴天明
上海电气电站设备有限公司汽轮机厂 副总工艺师、高级工程师

本期导读

他的汽轮机事业

吴天明是1966年初中毕业的“老三届”,当时,“文革”正闹腾得轰轰烈烈,他们不能继续升学,很多同学做了知青,到边疆或农场插队落户。[详细]

 吴天明是1966年初中毕业的“老三届”,当时,“文革”正闹腾得轰轰烈烈,他们不能继续升学,很多同学做了知青,到边疆或农场插队落户。吴总说:“我是很庆幸,被分配到上海工矿企业。”1968年9月,他满怀期待地走进了上海汽轮机厂,当时的他也许还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只是单纯地想踏踏实实地工作,希望为国家的建设贡献出自己微薄的力量。刚进厂他主要做的是立车,后来凭借自己的刻苦钻研,做了工段长,还成为车间党支部委员。

“文革”结束,国家恢复高考,燃起了吴天明上大学深造的渴望,当年没能继续读书一直是他心里抹不去的遗憾。厂里有一所职工大学,但要进去读书也不是那么容易,需要经过严格考试。而他当时还只是初中水平,巧合的是他的妹妹正在读高中,经常会遇到不懂的问题向他请教。于是,他晚上拿着妹妹的书本自学解析几何、三角函数,学会了就周日回家教妹妹。当时条件艰苦,常常是夜里躲在寝室蚊帐里看书、做题。

 功夫不负有心人,1978年,妹妹考上了一所好的大学,他也顺利考进了上海汽轮机厂职工大学,开始了长达3年的学习。他倍感学习机会的难能可贵,如饥似渴地遨游在书本的海洋里,打捞知识,充实自己。3年后他学满而归,重新回到车间从技术员做起。士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此时的他不仅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知识,而且还掌握了一定的理论基础。经过7-8年的锤炼,他成为车间技术组副组长。1996年他从车间调到制造部,后任副总工艺师,1999年调至总师办(现在改名为技术管理处),一直做到现在。

2.JPG

 上海汽轮机厂至今已走过了60个春夏秋冬,作为上汽人吴天明也经历并见证了上汽的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和时刻。说到这里,吴总停了停,思绪飘向了远方,80年代初时,上汽进入引进吸收不断优化的阶段。吴天明参与的是引进30万机组主汽门阀壳国产化制造的项目。按照原来的工艺,加工三处R34.5堆焊层时,人要钻到直径约0.6米,深约1.7米的深孔中去换刀、对刀、加油,后来他就想办法进行改进,设计制造了一个倒刮刀排、三把R刮刀、长扳手和抛光木轮等,装刀、加油都在外面进行,既便于方便操作,又满足了图纸加工要求的精度。主汽门出汽口外圆处有个需加工的R25接R40的圆弧段,当时无数控镗床,使用的是捷克斯柯达的普通镗床,普通机床如何走出圆弧?他想了个巧办法,运用机床花盘和立柱的两轴联动,通过控制立柱走刀量的倍率开关,慢慢地把圆弧走了出来,解决了生产的大难题。吴总强调说“搞技术一定要有创新的意识”。

 类似于这样的小革新小改进还有很多,当时引进的汽轮机汽封弧段又薄又长,在磨削加工的过程中特别容易变形。吴天明通过反复试验,采取了合理的加工工艺,解决了这一难题。吴总说:“当时并没有觉得是多大的事。”1986年底,他派往镇江谏壁电厂做总代表,协助电厂解决机组安装调试的技术问题。原本计划在1987年10月完成任务,但到5月初,厂长问车间主任,一台新产品汽轮机总装盘车是否有困难,回答是汽封弧段做不好。后来不得不把他从电厂调回来。他干净利落地在一个多月内完成任务,6月30日晚圆满地完成了总装盘车。第二天,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回镇江。他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他背着包裹赶到上海火车站,一路上心情出奇的好,这是一种对自己努力付出的满足感,也是一种事业的成就感吧。
   

他的刀具生涯

在领导的眼里,吴天明不仅是技术能手,在管理上也雷厉风行,尤其在对外交流与谈判上,更显示了他的雄辩的口才与民族的傲气。[详细]

 在领导的眼里,吴天明不仅是技术能手,在管理上也雷厉风行,尤其在对外交流与谈判上,更显示了他的雄辩的口才与民族的傲气。1995年底,上汽与美国西屋公司合资,4年后德国西门子收购美国西屋公司,上汽成为中德合资企业。吴天明负责邀请西屋、西门子人员来上汽讲课或技术监造,同时派遣厂里的职工到国外去培训,他总能妥善安排,遇到问题也是立刻解决。之后他又负责技术引进许可证协议事宜,在项目提成费方面负责与西门子谈判。吴总说:“在引进的同时,我们也在进行技术创新,自主开发,我要把上汽自主开发的成果体现在谈判中,把提成费比例降下来,在谈判桌上为企业降本。” 他还积极参与工厂的信息化管理,他领衔编制的生产路线控制表软件系统从2000年8月运行至今,后他又任ERP二期上线的项目经理。

 虽然离开了车间,但他并没有放弃技术工作,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开始在全厂推广先进刀具,他在总师办的一个会议室里组织了第一届先进刀具展览会,重点推广国产先进刀具,例如可转位三面刃铣刀、棒铣刀、镶硬质合金的精铣刀、波刃铣刀、大螺旋深孔钻等。此后每年还召开推广表彰大会,评选出推广先进刀具的积极分子及组织者,以此来激励大家。在他还是技术员的时候,就对刀具有所琢磨。为在公制标准主轴的镗床推广先进刀具,他设计制作了公制标准与7:24锥柄的过度刀排,使这批机床也可享用7:24锥柄的先进刀具,提高了生产效率。对于进口机床的配刀,吴总深有体会地说,“以前我们不懂,老外说好我们就买,说不好我们就不买,后来根据我们的工艺情况,发现有些老外推荐的刀具并不实用。过些年后,购买外国机床时的配刀,我们就有发言权了,我们就自己选价廉物美的刀具了”。后来在参加展会、实地考察的时候,他就格外留意,有机会就与同行进行交流,“如果有好的刀具就在厂里进行推广,有些国产刀具试刀后,老师傅反映与进口差不多,这样的刀具就替代进口了。”

4.JPG

 促使上汽采用先进刀具的一个重要原因是,2003年起,上汽订单翻倍,面临设备不够的情况,特别在2006年达到3600万千瓦,相当于美国GE、德国西门子和日本三菱当年产量的总和。其他的零部件如汽缸等可以外协去做,但是加工转子轮槽的设备,当时全国只有东汽、哈气、上汽三家有,而另两家自己也来不及。此时上汽面临三个选择,第一是购买机床,但交货时间太长,从谈判到交货、调试、运行至少需要18个月以上;其次委托外国公司协作,但价格十分昂贵;第三就是推广先进刀具,这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吴总说,“例如,我们在转子轮槽刀上就做了5步改进,极大地提高了加工效率和刀具寿命,尤其是第5步的新型半精铣刀”,当然尝试新的事物是有风险的,由于转子价格昂贵,不能有丝毫损伤。针对这把从OSG进口的,材料、切削刃、几何角度和涂层都做了改进的轮槽半精铣刀,我们做了反复的切削试验,最后确认购买。吴总说:“购买铣刀时,厂长说万一转子坏了是要负责的,需要签字后购买;当时三个人签字,车间技术主任、工艺处转子组组长,最后我签了字。”后来的实践证明,这第5步的改进使转子轮槽加工效率提高了3倍多,既解决了这一生产瓶颈,也保证了转子加工质量。现在这种轮槽刀已实现了国产化。

 虽然目前国内的部分刀具已经能够满足加工的要求,但是在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方面,还做不到。吴总举了一个例子,汽轮机转子因为有各种形状的T形槽,要整体配刀,而且数控大车要用模块式刀具,以确保精度。一般只要把图纸给国外相关公司,他们就能提供各种模块式刀具、可转位刀片以及相关加工程序的整体解决方案,但国内企业目前则做不到,所以这类刀还依赖进口。在吴总看来,汽轮机对刀具的要求是高效率、高精度、耐用度高、价格便宜,所谓的先进刀具就是性价比高,这就是未来我们国内刀具生产企业需要努力的方向,只有达到先进刀具的要求,才能与国外企业进行抗衡,实现国产化。

 现在的吴总还是全国汽轮机行业金属切削联络网的理事长,目前联络网已吸纳上汽、东汽、哈汽、北重、南汽等11家会员单位。联络网每年举办一次技术交流活动,11家轮流承办,今年将于10月底在南汽举行。国内外的许多刀具、机床公司也踊跃参加。“这是一个同行之间互相交流刀具应用的平台,也是一个了解最新刀具信息的平台,对提高中国汽轮机行业制造水平有很大的帮助”,吴总介绍说。联络网主要有两个内容:第一是论文的交流,主题围绕各厂平时碰到的切削技术难题进行讨论;第二是刀具、机床生产商介绍他们的产品在汽轮机行业上的应用,加强用户与供应商之间的相互了解,共同解决汽轮机制造中的切削难题,从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他的执着爱好

“人总是要有爱好的,不然那多没意思。”一提到钟爱的集邮与收藏名人签名封,他总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详细]

“人总是要有爱好的,不然那多没意思。”一提到钟爱的集邮与收藏名人签名封,他总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

 吴总现在是上海市集邮协会学术委员会会员,从1981年开始,他写的集邮文章散见于《集邮》、《上海集邮》、《中国集邮报》、香港《邮票世界》、《台北集邮》等集邮报刊。年轻的时候,有时新邮票发行时,他会赶去寄首日封;现在每套新邮票出来时,他就要写文章介绍,推荐原地和原地邮局,“你怎么了解那么多的?”“这一靠平时积累,二靠在书中或网上查资料,我家里各种知识的书籍资料有很多”。

5.JPG

 也是在1981年,他在《集邮》中发现一篇《老一辈革命家关心我集邮》的文章,里面介绍了老一辈革命家在作者的邮票边纸上签名,如宋庆龄在“保卫儿童”邮票上签名,并刊登了签名邮票。读后,他颇受触动,觉得这种活动很有纪念意义。于是,他开始收集签名封。

 将近30年来,他已经收集了四、五百枚名人签名封,囊括了党政军领导人、文坛名人、体育名将、科技精英、劳动模范和爱国人士等,蔚然成集。记者有幸参观了首届上海市民文化节收藏大展——闵行区民间收藏,里面展出了吴总的文坛名人签名集,包括巴金、冰心、曹禺、孙道临等人的亲笔签名赫然在列,记者看着这些历经风雨,依旧保存完好的签名封、邮票,一个个名人似乎就出现在眼前,一幕幕历史活剧仿佛就在眼前重演。

 1993年11月26日,邮电部发行《杨虎城诞辰一百周年》纪念邮票一枚,吴总就想着,如能请张学良将军在杨虎城首日封上签名该多有纪念意义!而早在1990年张学良90岁华诞时,邓颖超曾发过祝贺电报,他当时就很有心地记下了地址。在信中他写道:“1936年12月12日,您和杨虎城将军发动西安事变促成了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你们是历史的功臣,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你们!”过了三个多星期,他收到落款为台北“北投11-237信箱张”的来信,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只见里面就是他寄出的杨虎城首日封,“张学良”三个遒劲刚健的毛笔签名自上而下地写在杨虎城身着戎装的照片旁,拿到手里,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收集签名封难度很大,要求对签名的名人非常熟悉,还要选择贴用最恰当邮票,在最恰当的时机给他们写信,而且信的内容能引起签名人的共鸣和回应。尽管困难重重,吴总却乐此不疲,乐在其中。

 一个人在一个企业一工作就是几十年,这不容易,一个人在一个行业一钻研就是几十年,这更不容易,而一个人除工作外还坚持一个爱好几十年,并且取得了令人赞叹的成绩,尤其不容易。在很多人都在感叹岁月匆匆韶华易逝时,吴天明却始终保持着年轻人的心态,与时间竞争赛跑,认真工作,快乐生活。他的身上既有技术专家的严谨态度,又不失文人的才情,人们常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但他在工作与爱好之间总能游刃有余,让人生多了几分绚丽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