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晚霞满天斜照红

-- ——专访上海理工大学教授 孙家宁

晚霞满天斜照红
孙家宁
孙家宁,男,上海理工大学教授。1935年元月,孙家宁出生在南京,后随父母到北京读书,1950年考上国立高工,1954年8月12日被分派到上海动力机校,他先后讲授过“金属切削原理与刀具”、“刀具设计“、“机床夹具设计”、“机制工艺基础”、“机械制造工装设计”、“电脑初中级应用”“FOXPRO程序设计”等课程。1979年,孙教授...

本期导读

清晨,那云蒸霞蔚的朝阳

几乎每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人都会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可当记者问起孙教授“小时候有什么梦想”的时候,他却直截了当的说“没梦想,当时家庭太贫...[详细]

 几乎每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人都会对自己的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可当记者问起孙教授“小时候有什么梦想”的时候,他却直截了当的说“没梦想,当时家庭太贫困,有饭吃就不错了。”

 1935年元月,孙家宁出生在南京,后随父母到北京读小学、初中。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1947年夏他考上北京四中,开学时学校规定除交学费外还要自备课桌椅。他用小车把家里堂屋中的一个茶几和两大袋小米推到学校,小米算是交的学费,茶几和一个用三角板钉的板凳就是自己用的课桌椅了。因为茶几桌面小而高,在教室里与其他学生买的课桌椅很不般配,老师把它放到教室的最后一排。这样他虽个子小,也得坐到最后面。但是由于板凳钉得较矮,坐上去看不到最前面的黑板,他就时常站站坐坐,为此经常受到老师的指责。1948年冬,四中被国民党炮兵占领,学校停课,加上家里极其贫困,为讨口饭吃,他由父亲的朋友介绍到力行药厂做学徒,辛苦一整天只为了能够填饱自己的肚子。1949年,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他又重新迈入了四中的大门,借助学校的助学金,继续了求学之路,从此,他再也没花过家里的一分钱。在四中,他除了努力学习外,还相当活跃,学习扭秧歌,参加学校里的合唱队,生活相当的丰富。

 1950年,聪明好学的孙家宁同时考上了6所学校,他选择了国立高工,因为这个学校是采用解放区供给制办学模式,为培养新中国技术人才的学校。招收的都是北京市成绩最好的一批穷学生,在学校里吃饭、穿衣、住宿都免费,还发零花钱,这对像孙教授这样家境贫寒的苦学生来说当然是首选。

 在国立高工,孙家宁分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非常刻苦努力。他说正是年轻时在国立高工打下的基础,对他以后的人生之路产生了无法磨灭的影响,同时也确定了一辈子都需要勤奋好学的目标。“四年的供给制生活,让我们养成了生活勤俭、学习刻苦、工作努力的习惯。”“现在和校友们回忆起那时的日子,大家还很是兴奋。”他意味深长地说。那时候,每年的国庆节他和同学们都会参与到游行活动中,作为校腰鼓队队员经过天安门前接受毛主席的检阅。这对那时的他来说是一件多么让人骄傲和荣耀的事情啊!

 说道打腰鼓,他还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一次,他在指挥铜镲时,两手迅速挥臂准备打时,镲没发出声音,原来他的左手拿的铜镲正好插到右手食指的指尖中,指甲披成两半,缝了三针,好了以后他的右手食指尖就缺了一半骨头。说到这里,孙教授摸摸自己的手指,半开玩笑地说:“还好,不影响手指的功能,也算是惊险过后无大伤害,留下了终身的纪念。”

 这是孙教授感觉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孙教授在回忆这段经历时感慨地说:“那个年代,人生的道路不是自己选择的,社会大环境把你推到哪就是哪”。1954年,他从国立高工毕业,当时的新中国,正处于第一个五年计划之中,他曾设想自己能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投身到如火如荼的工业建设,后来阴错阳差地被分配到了上海动力机校,当了教师,开始了长达四十多年的教书育人的生涯。
   
   

正午,那中天耀眼的烈焰红日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又有几个四十年?而孙教授把自己最炽热的四十年献给了教师这个职业。[详细]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又有几个四十年?而孙教授把自己最炽热的四十年献给了教师这个职业,他清晰的记得,1954年8月12日被分派到上海动力机校(1984年起更名为上海机械高等专科学校,1994年5月上海机械高等专科学校与上海机械学院合并组建成立上海理工大学。)9月1日就正式讲课。三尺讲台上,留下了他充满青春活力的身影,也叠印出他由青涩到成熟的脚印。这脚印不断地延伸着:课堂、实验室、工厂、车间……印出一幅幅鲜活的人生画卷。

 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走上讲台,孙教授说,那时自己才19岁,就做班主任,不少学生都比自己大。自己也是边学边讲。在1956-1965年的九年间,他还坚持白天在学校工作上课,晚上去交通大学夜大学机械制造专业。他先后讲授过“金属切削原理与刀具”、“刀具设计“、“机床夹具设计”、“机制工艺基础”、“机械制造工装设计”、“电脑初中级应用”“FOXPRO程序设计”等课程。几十年里,他在学校除了教书外,其他时间都是在工厂车间里度过,帮助工人们解决问题、设计画图、总结成果等。这期间,他研发创造了许多新技术,也革新了很多新项目。1959年8月他从下放农村调回上海动力机校,在附属工厂劳动,开始学用苏联克列索夫、乌拉诺夫车刀,自制外排屑钻, 打C616主轴深孔,还参与完成了车C1616主轴的革新。

7.jpg

 孙教授很自豪地说:“我上课同学们都很爱听,因为我讲课会讲到车间、研究中的实践经验,而不单单是书本上的理论。”他以老师的口吻说:“学生学专业关键是要去实践,只有理论没有实践都是假的”,就目前行业中存在的人才问题,孙教授似乎有很多话要说,首先从个人而言,要成才要靠自己勤奋钻研,学校的老师只是引路,其次就是要自己感兴趣,只有把研究作为自己的兴趣爱好,作为自己的事业,才能静下心来。最后,企业的管理者要能给人才一个适合自己的平台。孙教授总结道,随着现代化的发展,新型人才不仅有基础理论、要有经验,而且还要有现代化的计算机网络软件的使用能力和坚持不懈的学习能力。他对自己的学生要求很严格,不仅教给他们机械专业的知识,还把自己摸索的计算机的心得传授给他们,有时白天上完课后,就利用晚上的时间和同学们一起研究软件开发,其中有位学生,一直都和他保持着密切联系,每年都去看望他。

 1965年由市机电一局组建上海刀具队,到北京参加全国工具展览会。当时挑选了8个人,6个人是当时的全国劳模,一个是上海工具厂的,唯一的学校代表就是孙家宁。能从众多高校教师中脱颖而出,不仅是因为他有长达十二年的教学经验,最重要的是他的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机电局就把他作为刀具界的知识分子代表。在北京参展期间,他认识了当时在刀具界大名鼎鼎的倪志福,跟在他后面学磨钻头,给倪志福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倪志福写《群钻的实践与认识》一书时,第一稿就到上海定稿。当时的上海市革会工业交通组特意把他调出来陪倪志福,2个月里,倪志福下厂表演都是他联系和陪同。后来他对倪志福钻头的研究持续了几十年,还曾对倪志福的钻头进行技术革新,从手工刃磨到机械刃磨,到用数控磨床来刃磨,不断丰富了倪钻头的参数,并获得了专利。

 1965年,第一机械工业部组织“全国中专学校教师比武”。全国50多所学校的教学精英齐聚咸阳机校,一比高下,孙家宁脱颖而出,斩获第一名。他讲的是钻头的修磨,短短的90分钟里,他把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当场实验表演,课堂上显得非常活泼。他还把鲜活人物——倪志福的例子融入自己的讲课内容,如此生动丰富的讲课风格当之无愧的让他摘得桂冠。回到上海后,还在上海闵行电校为全国一机部所属的学校校长汇报讲课经验。

 这以后,他的教学经验日臻成熟,特别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讲课方法在学校大受师生欢迎。由于教学成果突出,1992年他被机械电子工业部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同年被国务院授予“政府特殊津贴”。

 从少年时代就和刀具打交道的孙家宁,集数十年的钻研心得,和同道中人陆剑中合著了《金属切削原理与刀具》一书,在刀具界的实践中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从1978年的第一版开始,一直被用作高校教材,多次被机械工业出版社评选为全国优秀教材,书中理论和实践结合,基础理论讲得独具匠心,提出了许多与众不同的分析方法。这本书现在已经再版了五次,孙教授说:“每五年就修订一次,会不断加入新内容,去除陈旧的内容。”就在第四版的时候,他还把自己开发的金属切削原理与刀具复习、考核试题库,以及金属切削相关计算软件附在书中的光盘一同出版。

 这次来常州参加第二届工具商情高层论坛时,一个人专门跑过来要求和孙教授合影,他说他就是这本书的受益者,为他在刀具生产开发中解决了许多问题。
   

傍晚,那瑰丽绚烂的夕阳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更从容。[详细]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更从容”。这是著名词作家乔羽写的一句歌词。

 已是耄耋之龄的孙教授,自1995年从教师的岗位上退下来,仍旧处于一种忙碌的工作状态,仿佛永远都停不下来。当然,他的思想会更加成熟,他的心态会更加淡定,他的脚步会更加从容。

6.jpg

 现在的孙教授有一个重要的身份是上海哈申工具有限公司的技术总监。说起与哈申结缘,这要追溯到1979年,那时孙教授参与组建了上海金属切削技术协会,先后任了7届秘书长、常务副理事长。在协会担任副秘书长的哈申公司总经理黄云夫对孙教授非常了解,也非常钦佩,因此在他退下来之后,盛情邀请他加盟哈申。在哈申,孙教授为企业解决了许多技术难题,并开发出一些新的刀具品种。2010年起哈申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签订长期合作意向,开始践行校企结合的发展道路。2011年他就开始参与指导第一课题——哈申复合涂层刀具与肯纳车刀片、瓦格斯螺纹刀片切削性能对比试验研究。研究实施完成,实验证明哈申的产品与国外品牌刀具相比性价比更高,得到了用户的一致好评。

 这次在江苏常州的《第二届中国工具商情高层论坛》中,他就代表哈申做了一个题为《哈申产学研用技术创新成果简介》的报告,哈申的“产学研用”创新技术可以说是目前行业内的成功典范。对于产学研用,孙教授有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产学研用的关键在于企业要有创新的人才,同时需要与学校紧密结合,企业可以利用大学的设备资源帮助企业解决问题。但是目前行业内的校企结合是松散结合,究其原因,还是由于企业不了解大学能做什么,所以就不会要求大学去帮忙,如果要改变这种局面,首先就是企业管理者要有与大学结合的意识,同时提出企业在研发过程中存在的无法解决的课题。这样,我们的企业才能充分利用学校的资源,创造更大的价值。

 除了在哈申担任技术总监外,从2001年起孙教授还一直是上海瑞纽机械装备制造有限公司(2010年由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工厂、附属二厂组建成立)的技术顾问,参与了众多项目的研发和攻关,开发了一系列管理系统软件:2001-2004任上海理工大学附属二厂任信息管理工程师,开发与维护生产、库存、销售管理软件。ERP选型, 组建局域网与ERP实施。其中仓库销售生产管理系统这样中等复杂的系统设计,他一个人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并编写了全部程序代码。2004-2010在上海理工大学附属一厂任技术顾问,研究核电蒸汽发生器管子支撑板不锈钢断屑钻型,解决一次钻孔工艺及其机械刃磨技术。申报了四个专利,已授权公布。如在2007年4月完工岭澳二期核电站管子支撑板产品18块,两个机组支撑板就安装于广东大亚湾核电站。2010起受聘为上海瑞纽机械装备制造有限公司技术顾问,开发核电蒸汽发生器管子支撑板多轴数控钻孔工艺。编制SDMC6000程序。撰写支撑板工艺方面专利四个,均已授权。2010年五一劳动节时,瑞纽公司为表彰优秀劳动者,还用了整个版面的篇幅介绍了他的事迹,作为公司学习的榜样。

 孙教授精通机械制造与刀具设计与应用,我们不意外,但是搞软件开发设计,着实让记者大吃一惊。1986 年他就开始学BASIC语言,这是相当早的,他说当时编的小程序是通过终端打字机打出的,保存在一卷穿孔纸带上的,感觉很是好玩。1988年学校机房有了PC机,此后他才走上自学计算机的道路。后来又自学了数据库等解决了教学、科研中的许多问题。1992年他与他的学生开发成功了“金属切削原理与刀具”计算机辅助教学 CAI 软件,还曾到清华大学表演,获得首届全国高校优秀CAI 软件三等奖。说到这里,记者脱口而出:“您是不是对新事物特别感兴趣啊?怎么对计算机如果着迷?”他立即说:“这是工作需要!”“我把网络当做自己学习的工具,网络资源如此丰富,什么问题自己不懂不会就在网上问,请教别人。同时也可以通过远程通讯,帮助企业解决难题。”随即,他笑着说:“目前我的工作、学习、生活、娱乐都离不开网络了。”

 孙教授对记者说,退休后他觉得自己赶上了好时代,可以自己选择了,但他并没有选择离开工作岗位、好好享受生活,而是再次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工作中。他说:“我做的就是我自己想做和喜欢做的事情。”他说他只是在发挥余热,做些研究为企业创造点价值,这就是我的享受,这就是我的乐趣。其实,孙教授也想和老伴一起出去旅旅游,只是他把这个排在了工作之后,或者再往后推了几年。记者眼前的这位老人,虽满头银发,却神采奕奕,眉宇间透着一股认真劲儿,却不时地又让你感觉很风趣很幽默,他对一切新事物都非常敏感,他会自学计算机,编写软件,会去看莫言的文集,还经常会在网上买东西,俨然很“潮”的范儿。

 采访结束了,此时太阳出来了,照在了大地上、我们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