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沧海几易 丹心一片

--专访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梁训瑄

沧海几易 丹心一片
梁训瑄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原机械电子工业部机床局局长、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原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会长、上海交通大学及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退休干部。

本期导读

呕心沥血 倾情机床工业

时间回到1952年。梁老就被分配到国家第一机械部工作。50年代的中国是相当重视机床基础行业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在机床工业的投资占机械工业总...[详细]

 时间回到1952年。梁老就被分配到国家第一机械部工作。50年代的中国是相当重视机床基础行业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在机床工业的投资占机械工业总投资的24%。国家级重要领导人包括周恩来总理等都认为机床行业作为母机工业尤其需要特别加强。梁老是幸运的,他赶上了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个浪潮。来到机械部不久,他就参与了国家机床行业的奠基之作—建立机床行业的“十八罗汉”。

 1955年,中国第一个机床研究所正式成立,而梁老是作为第一批人才到机床研究所参与组建工作。随后,国家又建立了工具研究所、铸锻机槭研究所、郑州磨料磨具研究所等7个一类所。在建立研究所过程中,梁老就以其前瞻的眼光认识到,中国机床行业的发展与进步必须依靠科研技术,研究所的建立是必然的趋势,但是要使研究所充分发挥作用,就必须要建立完整的体系。果然,国家在一类所的基础上,又号召建立了二类所。

 而梁老在二类所的建设中贡献是巨大的,此时的他已经是机床局技术处处长,担当了组建第二类研究所的核心工作。建成的二类所与一类所相比,划分更细致,分工更明确,仅机床类就分为车床研究所、模床研究所、电加工研究所等。一类所、二类所的建立为中国机床行业勇攀高峰打下了坚实的理论研究和技术研究基础。

 这时的中国,完善机床设备配置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旧中国的工业基础薄弱,加之欧美帝国主义的封锁,全国上下的机床设备都非常缺乏。

 六十年代初,国家实施“三线建设”,开始把沿海重要机床厂分迁到内陆,而要完成“三线建设”,原有机床设备是远远不够。中央领导果断决定,到欧洲去购买一批设备回来,此项任务的代号定为“100号专案”。因为扎实雄厚的专业知识、流利的外语、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以及对党对国家的忠诚,梁老被委以重任,成为“100号专案”组主任,拿着中央财政拨出的1亿美元,前往瑞士等中立国家,全权负责采购关键母机。 

 1亿美元,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梁老深知这笔钱来之不易,对祖国的意义重大,每一分钱都必须花在刀刃上。他带着组员从容地游走在欧洲各个大国,身揣巨款,却衣着朴素,生活简单,从来都是住在小旅馆里。就这样,他们精打细算,精心挑选,为国家采购了一批技术先进、质量上乘的机床设备。

 40多年过去了,这些从国外采购来的机床仍然还在使用,可见当时梁老他们把关的严格。说到这里,梁老的脸上漾起了淡淡地微笑:“现在我到三线地区的机床厂参观时,还经常听见一些工人称赞说,‘买机床的这个人又懂行又认真,还体贴工人,买到的都是配套完整的设备,考虑的十分周到’”。

 1978年,国家开始实施改革开放,机床工业的发展亟需国外的先进技术。此时梁老又临危受命,到国外引进技术。只是这一次的任务非常特殊,因为十年浩劫的原因,国家已无外汇储备。也就是说,不给你钱,但你要能把技术引进国内。面对这样艰巨的任务,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梁老却用无比的勇气和智慧做成了一顿上好的“无米之炊”。

 梁老胸有成竹的出国了。其实早在七十年代初他到欧洲采购设备时萌发了中国企业同国外企业合作生产的想法,如果能开辟这样一个渠道和方式,国家不用拿钱出来,就可以获得技术,还能赚到可观的外汇。

 在罗马尼亚机场,梁老遇到一个老熟人,二人攀谈起来。这是一位德国商人,当他了解到梁老此次出国并非购买机床,而是来谈合作的,这引起了他的好奇。梁老对德国的机床工业生产情况非常了解。一些公司主要是生产大型的机床,对于中型机床虽有技术、设备及大批订单,却顾不上生产,等于有钱却没时间赚。于是梁老说服了这位德国商人,让他们把合作生产建立在中国,德方提供技术设备,中方提供场地,如果产品卖出50万,中国得20万,等于四六分成。对于德方而言等于额外赚了很多钱,而我们不仅赚了钱,还拿到到了技术,还是一系列的技术。

 这是一件双方互利互惠的好事情。但是这位商人的提议遭到董事会的反对,于是梁老亲自到董事会现身说法,凭借准确流利的外语优势、口若利剑的谈判能力以及独具慧眼、果敢决断的行事风格,最终赢得了董事会的赞同并达成合作协议。

“一花引来万花开”。梁老采取这种合作方式,从国外成功地为国家引进了三十多项先进技术。

 关于合作生产,梁老用很谨慎的语言概括说:“两家合作,就要利用当时客观可利用的条件”。眼神中闪烁着智慧的火花。

 机床工业的进步,从技术进步讲,也有关键问题,那就是中国机床工业的进步如何与国际机床行业进步的大潮流结合。在与世界接轨的过程中梁老他们那一批专家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梁老说,如果把中国机床行业的进步分阶段,大致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全盘仿苏,一边倒。建国初期,面对美、日等国在政治上对中国的敌视,新中国只能依靠苏联。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经过复制、仿照,建立了一批像样的机床厂。

 1964年,中苏关系破裂。中国只得向西方采购先进设备,想方设法把设备买到手。

 从70年代开始,中国开始涉外引进单项技术。经过梁老的,机床行业共引进了30、40项。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又开辟了合作生产的模式。

 在中国的机床工业逐渐成长起来的21世纪初,中国又开展了国际并购这一与国际合作的新模式。

 梁老自始至终参与了中国机床工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他见证了中国机床工业的成长壮大,并为之奉献出了自己的宝贵青春和不凡才华。

 说到这些,梁老陷入了沉思。机床行业的发展,每一步走的都不是一帆风顺,经历了失败与挫折,成功和喜悦,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当益壮 宁移白首之心?

为何?本可以功成身退,却时刻关注行业的发展,审时度势,不断提出创新的理念。 为何?本可以尽享天伦之乐,还不辞劳苦,参加研讨会、发表演讲、巡访...[详细]

 为何?本可以功成身退,却时刻关注行业的发展,审时度势,不断提出创新的理念。

 为何?本可以尽享天伦之乐,还不辞劳苦,参加研讨会、发表演讲、巡访各地机床厂。

 这就是梁老,虽已从机床局局长的岗位上退下来,却依旧不遗余力地为这个行业服务,为这个行业奉献。因为他已经视祖国的机床工业为自己的生命,他已经将自己同中国的机床工业溶成了一体。如同一个坚强的战士,生命不息,战斗绝不终止。

 退下来的梁老又做几件事,堪称大手笔。

 1988年3月,梁老一手创办了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英文简称CMTBA),此协会已经在国际行业中位居第一。说起建立协会的初衷,梁老认为:“计划经济的模式不利于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必须要打破行业套路,根据市场的需要自己定计划,要观察市场走势,就需要以协会的形式来发展机床行业。”这在当时是首创,后来的事实向人们证明他是对的,就是这种敢为天下先、做首吃螃蟹的人的精神,为中国机床行业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光明大道。梁老也因此成为获得“国家行业协会创业奖”五人中的一个。

 1989年,梁老又创办了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hina International Machine Tool Show),这是中国最大的国际机床工具展览会,被国际同行誉为世界四大国际机床展之一。
梁老说:“除了创办协会和展览会,我还办了一件大事,就是国际并购。”

 21世纪初,开始国际企业并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我国机床行业国际技术合作的一种延伸或升级(采用这种方式可以获得完整的技术开发使用权,是最核心的环节)。
说起国际并购的成功案例,梁老掩饰不住激动地心情,向记者细致地讲述了秦川机床集团并购美国abm拉削公司的前前后后。

 梁老一直很关注美国abm拉削公司,把他当做他“解剖麻雀”的对象。该公司的职工虽然只有25~39人,但却有80年历史,属小型家族企业产业,因经营后继无人,被迫出让。公司产品属世界知名品牌,拉床、拉刀、拉刀磨床、拉削工艺及成套技术在美国拉床行业中排行第二名。同时它地处底特律美国制造业中心地段,具有用户信息丰富、美国机床市场中心的优势。

 当时,秦川机床厂主要是做齿轮机床,而美国abm拉削公司主要是做拉床,若并购成功,将弥补秦川机床厂在拉床上的不足,给国内拉床行业注入新鲜的血液。在梁老的指导建议下,经过多次协商、策划,分步骤并购了美国abm拉削公司:2001年控股60%,平稳过渡,继续开发产品接受订货,由对方资方主事,我方派财务总监。2004年控股100%,稳定营利,对方资方退出,我方选择当地人任总经理,我方派财务总监。2006年按原策划方案再增资建立销售公司,成为我方其他优势产品如齿轮磨床进入美国市场及世界市场的桥头堡,扩大出口。

 国际企业并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我国机床行业国际技术合作的一种延伸或升级(采用这种方式可以获得完整的技术开发使用权,是最核心的环节)。梁老在讲述中多次强调,在并购过程中一定要“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要知己知彼。面对不同的企业,采取不同的方案对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高屋建瓴 把脉行业前途

作为机床行业的领头人,梁老无论走在哪里都似乎摆脱不了这个问题:“这个行业的发展状况如何?在中国的前途怎样?”[详细]

 作为机床行业的领头人,梁老无论走在哪里都似乎摆脱不了这个问题:“这个行业的发展状况如何?在中国的前途怎样?”

“最根本的是市场,若国内需求旺盛,对我们是最先天的优势条件,但是很重要一点是如何去适应这个市场,顺应潮流。这又涉及到机床行业的本质问题,也就是机床行业产业特征—适应市场需求。”

 梁老据此提出了“机床行业应该当好用户工业的总工艺师”的理念。因为机床行业是变化最快的行业,只要有需求,就有生产。行业创新就是要动脑子,就是要主动出击。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2个小时,梁老仍然谈兴正浓。

 经过5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机床行业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许多尖端技术和产品已居世界第一。但未来的发展道路还很漫长,对于机遇和挑战、人才和市场,战略和实践等等问题,梁老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

 转眼已接近中午,记者对梁老的采访不得不到此结束。在起身离开时,梁老还不忘给我们提出要求,“作为专业媒体,《工具商情》应把用户的需要在杂志中反映出来,成为很多工具厂探索市场、接触市场的触角,希望你们运用现代化手段为生产厂服务、为用户服务”。

 走出梁老的房间,记者突然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是一种震撼,一种敬佩,一种感动,一种温暖,一种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