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铸就路尚远

来源:金工网  编辑:陈兴中【seo:杨善利】
2014-07-03
【摘要】:一种产品,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得不到高附加值,就缺乏核心竞争力。一个真正的制造大国,应该是工业品牌林立,当下的中国,还需要不懈努力,不断创新。

 一种产品,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得不到高附加值,就缺乏核心竞争力。一个真正的制造大国,应该是工业品牌林立,当下的中国,还需要不懈努力,不断创新。

 今年的行业形势会怎样?众多企业翘首以盼,希望整个行业能够回暖。

“ 我感觉整体形势没那么乐观,能维持在2013年的水平就不错了,达不到2012年的水平,2014年可能是从谷底往上走。”王悦说。他认为这很正常,因为机床工具行业有一个发展周期,90年代也有一段时间跌至谷底,而逐渐往上走,也跟当前整个大形势有关,现在各地都在进行转型审计,机床工具行业也需要一个整合淘汰的过程。

 目前我国的机床行业大环境整体是不好,可以用十二个字简单概括:高端失守、中端混战、低端泛滥。

 据王悦介绍,今年高端机床的进口额增加了,而且单机的价值也有所提升,这说明我国对高端机床的需求还是蛮大的,而且国内很多机床生产企业,也能生产出高端的设备,但是在可靠性、售后服务等方面跟国外差距比较大,很多企业能买国外的还是会选择国外的,所以我们机床在高端方面算是失守。虽然国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在重大专项的研发上,并通过了验收,但这些项目只是弥补了我国的高端空白,并没有进行批量化的生产,有些技术还受制于人,根本没办法解决。中端方面,我们的加工中心在质量稳定、可靠性方面做的还不错,跟国外相比在价格上还是有优势,但问题出现在我们自己的机床企业间互相压价竞争,造成了市场混乱,企业并没有通过提升品牌、增值服务来为客户制定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从而提高企业的品牌价值,而是依靠价格竞争,这样将会阻碍企业的长远发展。而一些低端的设备,目前不仅中小型企业在生产,一些大型的机床生产商也在生产。例如普通车床,有的企业是依靠政府退税而盈利,有的企业是通过走量,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与利润,更有甚者是一些小厂,他们则是采购光机,配上系统、主轴、丝杠等配件,然后贴牌出售,这对整个市场价格体系以及质量的冲击都是非常大的,因为并没有一定的售后服务,也无法保证产品的精度以及稳定性,虽然能够凑合使用,但是从长远来看对国产机床有很大的危害性,让大家对国产机床越来越不信任。

 机床行业如此,刀具行业也处于同样的境况。一方面高端市场被诸如山特维克、肯纳、伊斯卡、瓦尔特等行业巨头控制着,一方面中端领域,国内有株洲钻石、厦门金鹭、哈量、上工等大厂,目前产品还不错,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低端市场也是完全依靠量来维持市场。

 王悦说,我们与国外厂商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材料上,现在高端的材料基本都依靠进口,一旦我们的产品对它形成冲击,很容易就把我们的脉掐住了。二是我们的企业在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工艺等方面没有人才与技术优势。但这不能说我们的企业不努力,很多企业目前也都重视产品的研发与完善,可是会出现一个问题,例如,一把铣刀,国外可能会卖1000元,我们卖800元,对他们形成了威胁,那么他们可能会把价格拉到500元,因为在此之前他们的利润已经很大,就算是500也不会亏本,但是我们研发一项产品,卖800元,成本价可能就是700元,这样,我们就无法同国外产品抗衡。

到底如何解决呢?转型升级,这是近几年重复频率最高的一组词,那么如何转呢?

 以刀具行业为例,王总说,一是向服务型企业转变。目前很多国外企业都转型成服务型企业,产品放在第二位,把能够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与工艺流程放在首要位置。如今年年初瑞士GF阿奇夏米尔集团将原来的GFAgieCharmilles改名为GFMachiningSolutions,新名称强调了作为一个方案提供者的业务单元地位。我们的中小型企业往往太关注于产品的价格,并没有对企业的发展有一个规划,没有把所得利润投入在产品的研发与人才培养方面,这样就导致在产品升级、技术保障方面没办法完成,更谈不上为客户提供服务。二是向智能化转变。在开始设计的时候,可以模拟产品切削,通过计算机把加工零部件时产生的一些问题都反应出来,包括图纸设计、质检、数据反馈等,这样就对产品的质量、精度有准确的了解,机器人、机床以及模拟仿制软件等集合起来就形成一个智能化的数字工厂,不仅能够提高效率,还能节省成本,尤其是日益昂贵的人力成本。

而机床行业的转型,也应着重于绿色制造、智能制造。所谓“绿色制造”,简而言之就是节能环保,而绿色制造的实现也必须依靠新的材料、新的技术,这同时也促进了企业的升级换代。现在,欧盟、美国等国家对一些进口机床的环保标准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现在就必须要在技术上有提升,在工艺制造水平上有提升,在减少污染同时,实现机床与机器人以及自动化产品的完美衔接。

王悦认为,一定要重视概念的转变,一定要有一个理念,那就是企业在销售的过程中,卖出去的不能仅仅只是单个的产品,这只是初级的竞争形式,而是要能够为用户提供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这体现了企业的一种能力。

 “无论是机床还是工具,国家都应该在其中发挥一定的作用”王悦说。在美国,机床是属于国家战略物资储备,放在很高的位置,国家机床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军工装备,但是在我国,“却以做服装的概念去做机床,没有一个长期的发展规划”。“刀具也是,国家应该有一个政策性或者方向性的指导”,因为一项产品的研发、生产涉及到方方面面,它是一个综合的产物。仅仅依靠企业的一己之力也无法承受。

 他还指出,目前我们国内缺乏一定的研究机构,因此就没有人愿意为机床工具行业做一些基础的研究,那么整个行业也没办法共享一些技术与新的理念。总之,若想改变行业现状,除了我们的企业要苦练内功外,我们的政府、协会等部门都应该发挥积极地作用,让“中国制造”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

 “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我想要怒放的生命,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这是《北京青年》插曲中的歌词,充满了一种热爱生活的昂扬精神。

今年四十岁的王悦,肩负着工作和家庭的重任。一方面既要照顾好父母,也要顾全自己的小家庭。另一方面,工作繁忙,一年365天,三分之一都是在外面出差,参展、开会、访客户、跑销售,忙得不亦乐乎。似乎没有停歇的奔波劳碌中,他却仍然那么精神抖擞,那么朝气蓬勃。

 没有与他深入接触的人是不会知道他内心的痛处的,那就是深藏着的那份对自己亲人的内疚与亏欠。为了他热爱的事业,他不得不有所放弃。但他深知“百善孝为先”,他在尽一个儿子应有的孝道,也在努力做好父亲的角色。只要能抽出时间,他会尽可能地去陪伴父母和妻儿。

 他总是自嘲自己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工作之外喜欢收集古玩,尤其是瓷器以及竹木牙角。他说这是受母亲的影响,他母亲就有这个爱好。与商人不同的是,他只是把它当做一种爱好,在他看来,那些个古玩,每一个都有鲜活的生命,每一件东西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你能从它的身上看到当时的某些政治、经济、文化特征,而且在近距离接触把玩欣赏的时候,会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还能感受到与古人交流的感觉。

在他的身上,混合着多种不同的气质,国企高管的严谨、美术学者的浪漫、古玩爱好者的轻松、幽默,而这多样的气质正是他始终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源泉。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机加工
上一篇:工作当做事业做 下一篇:对话王悦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