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猛虎 细嗅蔷薇

来源:中国金工网  编辑:刘廷廷【seo:杨善利】
2014-02-28
【摘要】:2013年伊始,陈江在柯尔柏·斯来福临集团走马上任,专门负责磨床品牌的中国区销售工作,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知名德国机床企业德马吉工作了四年半时间。陈江说之所以决定从德马吉到斯来福临,是希望到新的环境接受新的挑战。

 风在轻飘地吹过来,伴着稻草香,永远难遗忘,树下有位老人,满脸的慈祥,那儿有一群小孩围在他身旁,歪着脑袋张着嘴,静静听他讲,秋去春来年又年……他回忆自己最喜欢的一首老歌,缓缓念出歌词,刘文正的《小村故事》,他介绍说这首歌描写了一位老者和一个小孩在树下对话,小孩慢慢成长,老者满面红光胡子发白……跟着他的思路很容易想象一个宁静的台湾小村落,那样一幅宁静的画面。短短的一次采访,他就会给你留下极为深刻地印象,让你感受到这是一位极有思想又极具情怀的商界人士,他是斯来福临新晋工具磨削销售总经理——陈江。

1.jpg

 2013年伊始,陈江在柯尔柏·斯来福临集团走马上任,专门负责磨床品牌的中国区销售工作,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知名德国机床企业德马吉工作了四年半时间。陈江说之所以决定从德马吉到斯来福临,是希望到新的环境接受新的挑战。“我始终认为磨床代表着机械制造领域最高端的技术,是高品质、高精度的代言词,这也是斯来福临吸引我的原因。”他毫不回避瓦尔特如今存在的市场占有率长期没有增长等问题,称自己可以说是临危受命。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做出成绩,这些听起来雷厉风行的词与那个一开口说话就常被人误以为是台湾人的陈江是一个统一体。当他一边温文尔雅的谈音乐、谈文学、谈旅行,一边谋划一个品牌的市场大计时,除了心怀猛虎,细嗅蔷薇,还能找到更贴切的词句来概括他吗?

 陈江从事机械行业快30年,换过三个城市,做过多种类型工作,机床设计到组装机器、安装调试、应用到交钥匙,慢慢的转到销售转到管理。但无论是做技术、服务还是应用、销售,他对机床工具行业的感情从未减弱,这缘分不得不从小时候说起。“小时候闯过很多货,现在想来其实给自己带来很大帮助,从拆东西开始,像收音机之类的小电器,拆以后再装起来,甚至拆到装不起来,这个过程中得到的更多是喜悦。”他说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就想,“什么东西都能够自动化多好”,于是陈江在读大学选择专业的时候果然就报了工业自动化。

 从小生活在江西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城,报考大学时他却有一个明确的目标——离家越远越好,这下就把自己“抛弃”在了“冰天雪地”的东北。“那个气候是不堪回首的,我的很多南方过去的同学身体都因此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这也让我明白看任何问题都应该从两个不同方面去看待。我记得当时我滑冰,当初是为了感受另一种生活,但是过程是非常艰苦的,你想象大脑不能控制四肢甚至眼睛是什么状态;那时候大学有公共浴室,浴室到宿舍是不到五分钟的路,头发全是冰,鼻子旁边都是花白的,比如你拿个衣架晾衣服,超过三秒钟手和衣架是粘在一起的。那时候走路的方式和现在都不一样,骑自行车你能够上车不能下车,下车的时候先刹车,然后人和车一起倒下来,不同的经历带来很多磨练。”多年后的现在,陈江为自己的大学回忆做了这样的总结。

 大学毕业以后,陈江主要的工作经历都是瑞士和德国高端车床、磨床、加工中心方面的工作,报的上名来的有德马吉、肯纳,还有一家他认为比较有影响力的瑞士企业——华佳。陈江曾在这家公司做过13年,他介绍说这是一个大型机床贸易公司,几乎所有世界顶端的机床品牌他们都有推广,但是随着时代变迁,那些高端市场不满足于只是通过代理的方式,一些有信誉度的品牌逐渐在中国成立了独立的办事处和工厂,华佳才渐渐淡出公众视野。从沈阳工业大学毕业后,陈江在苏州工作过很长时间,他称苏州是自己工作的第一故乡,此后到了上海并成家定居。职业生涯中,陈江做过两件比较有口碑的事情,都是技术方面的突破:他是国内第一个用0.03毫米的线切割的丝来加工零件的,这个零件是一个导向仪里的陀螺,立体三维网状结构,宽度0.15左右,形状和材料都很特别,要完成自动穿丝和加工;另外一件是解决瑞士高端旋风车床的高难度加工,一个12毫米长、0.02毫米直径的零部件,需要把它车出来,两端要做到锥形的,这是比较困难的,一端夹持到零件,反过来加工另外一端,而且要保证自动上料自动下料。

 很少人能够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陈江却是这少数人中的典型,从小时候开始拆收音机开始,梦想和事业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他说世界上各种职业,唯有维修是不会失败的,“无论花的时间长短,只要钻研,就一定能成功。”虽然不是完全理解这个观点,但却能够完全看出陈江对机械行业的感情。陈江认为对好的技术指导者来说,即使没有在现场看到机器存在的问题,也能通过电话指导机器应用工人维修机器,“凡是经验丰富的从业者都应当有预判能力,通过对方描述准确判断问题出在哪里。如果我们有这样的能力那一定能得到客户信任,你知道我一定能帮你解决问题,只是时间而已,你会不会信任我?”陈江说,“相信一个人和相信一个企业是结合在一起的”。对话中,他不止一次强调“信任”,“一个人的历程应该能提炼一部分出来,为后来的人提供参考和方向,当然我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我不是文学大师也不是培训大师,但是我可以从身边的点点滴滴去影响他人,最起码我能够影响到我的家人,从我的经历中给他们带来一些乐趣,影响到你的客户,可以说我赢得我的客户并不是在机床的价格方面,也不单是机器的特性方面,而是真正的表述出来价格特性后你还能为客户带来一种信任度,给客户他想要的东西,他可能还没法表述出来,而你能想到他想要的。”

 陈江深知引导的重要性,尤其当一个人年轻尚缺乏生活智慧的时候,一个正确的点拨往往是人生转折的关键点。他说起曾经的一个在美国长大的韩籍领导,对于他来说是导师一样的人。“举个例子,有一次考虑换工作,周围几乎所有的朋友同事都劝我别换,我也知道他们是为我着想,考虑稳定性、收入等等因素,只有他对我说‘如果出于改变和突破,越快换越好,去你更想去的地方,做更想做的事’。”事实证明当面临选择一份支持和引导有多重要,陈江回忆他当初从苏州辞职:“1991年我从苏州辞职到上海来,办辞职报告的时候单位都不知道怎么办,我说,你只要让我走,随便你怎么办。到上海后,那么厚厚的一本书都看到晚上两三点。老外带着我去安装设备,其实他跟我说话我根本听不懂,大学时代学的外语等到实际运用才发现根本派补上用场,我大学时的老师估计也没出过国,读出来的单词都可能是不对的。我后来才知道我曾经学过的一篇文章《林肯》,老师一直读亚伯拉稀·林肯,其实应该是亚伯拉罕·林肯,他是用中文去讲英文,口语非常非常的差。那个时候省吃俭用买了一个随身听,重新开始学。现在不能说我英语有多好,但是技术类的单词、语言通过那段时间积累了很多,要给客户翻译一些专业的东西。”

 在我有限的阅历里,理工科男生与文科男生永远在气质上有孙悟空一个筋斗的距离,但是在陈江这里热爱机械这件事是可以与人文情怀无缝结合的。如果没有对技术工作的热爱,他也不会说出“发明一个东西很困难,把发明的东西转化为生产力更困难”这样的观点;如果没有丰富而文艺的内心,他也不会如此描写对西班牙原始古镇的喜爱——很窄的小巷,青石路,原生态木头,记录着那里的文化。在他的阅历中,能文能武、刚柔并济的人士如今越来越多。

 若是体现情怀,旅行和读书的不同口味是绝对能彰显个人情怀的。陈江最期望的旅行是海上行,“我最喜欢乘坐的是邮轮,待在海上一个半月,没有电话,没有邮件,然后我就拿本书,坐在船上自由自在享受一下甲板、海风。”他说现在有一种半个月的,到不同的港口就下船,住到岸上的酒店去,“这个是整个风土人情的游览,周游。我很喜欢这些,但是现在迫于很多生活的压力,工作的压力,相对来说你还得面对现实。”

 说到接受和容纳度,在陈江身上最显著的体现是各种爱好,尤其是体育运动。“单身汉的时候就开始打网球,三年前开始打羽毛球,如今在斯来福临也有众多(知音),排球我做过班级里的二传手,篮球我打过后卫,足球也能凑活,桥牌也会,象棋起码套路都会,围棋也懂一些基本的东西。”他说自己也是一阵一阵的,但是投入的过程中还是会有很强的韧性。“以前保龄球风靡的时候,出差回来就约好朋友一起打球打通宵,曾经最高能打二百二十多分,现在大概一百七八十分。”如果说热爱体育运动是男人天性的一部分,那弹过吉他写过诗可真算的上曾经的文艺青年了吧。

 问及是否因在欧洲企业工作年数久受比较多西方文化的影响,他答自己其实是一个矛盾体,“针对老外来说,我就尊重老外的意见,对中国人来说,我就按照中国人的方式来做。任何你不认同的东西你先去尝试接受,不要去排斥,任何东西都有他存在的道理,只有你去尝试接受,你才会容纳更多。”这就是他说的内心要有更丰富的层次,无法抹去既已存在的丰富与多样,但是可以在心里建立一个你认为是对的世界,“人如果偏离了自己的本心会非常痛苦,思维都固化了”,这便是西方价值观的核心——follow your heart。

 一定是看到很多,思考很多才可能有更容纳的胸怀。他怀旧,也尊崇现代科技,他说微信是很好的东西,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说着还读了一段刚刚在微信好友圈分享的信息:“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吟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现在年轻大学生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生活的方式。”

 话中,陈江还主动推荐了一本他喜欢的书,日本京瓷曾经的领导者稻盛和夫所著《活着》,“他把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小事提炼出来,讲的都是非常精辟的道理。物质贫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空虚没有灵魂。”我不禁联想,机床工具行业的商业环境到底是怎样的呢?如果在一个或浮躁、或尖锐、或圆润的商业环境里突然多了很多这种文体乐、儒释道类型的领导者,会是什么效果呢?作为一个机械行业的资深从业者,陈江无疑是丰富的,而作为被柯尔柏·斯来福临寄予众望的新晋销售总经理,他将带领斯来福临的磨床走到多远的地方,必然还面临很多挑战,等待和关注者会一同检验。

 更多封面人物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斯来福林,瓦尔特,机床,中国金工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