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来源:中国金工网  编辑:刘廷廷【seo:杨善利】
2014-02-27
【摘要】:2006年筹划,2007年建厂,2008年正式投产;2010年产值达到3000万,2011年产值约六千万,2012年引进风投;2013年的现在,华锐共130多名员工,其中一线工人50个,这个比例意味着他们拥有一支强大的高层技术和管理人员,他们的最新目标是1个亿。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把这慷慨激昂的歌词送给肖旭凯和他的队伍丝毫无不妥之处,因为他说“想要在数控刀具行业为国家争回点荣誉,想要把自己的企业打造成一台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如果要概况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的精髓,最简洁的是——一个人和一支队伍。

[CropImg]鸟瞰_副本.jpg

 2006年筹划,2007年建厂,2008年正式投产;2010年产值达到3000万,2011年产值约六千万,2012年引进风投;2013年的现在,华锐共130多名员工,其中一线工人50个,这个比例意味着他们拥有一支强大的高层技术和管理人员,他们的最新目标是1个亿。就像负责生产管理的李部长说的:“做企业,尤其是刀具企业这样的,最重要的就是软件和硬件,硬件是设备,软件我认为是人。”尽管在很短的时间内,华锐引进包括压制、深加工等在内的大量日本设备,但是更让肖旭凯自信的还是他在这几年时间内逐步打造的人才队伍,不仅肖旭凯,队伍成员们也都认为:“我们应该是国内刀具行业技术力量最强的一支队伍了。”   

 70岁的技术顾问高荣根在刀具行业做了一辈子,北京钢铁学院毕业后在601厂的车间做了8年工人,异型压制四年,配料两年,烧结两年,接着就是做了几十年的管理和研究。他说在一线做工人的八年很重要,“如果你只是搞管理,对下面的工作不熟悉就没有发言权,哪怕你搞研究都没有题材。”肖旭凯当时决定办厂,考虑到的重要条件之一就是岳父高荣根的技术。华锐刚组建的时候没有现成的工艺,资金又很有限,一台喷雾干燥的设备就要280万,他们决定不引进。于是,高荣根邀请来和他共事40多年的技术专家易兵,花了半年时间,用小型设备实现了新的干燥方法。对于这个坚持,目前同是华锐技术顾问的老前辈易兵说:“因为干燥很重要,干燥不好形成不了粒子不行,太软了太湿了也不行,没有柔韧性,要么就是很粗的粒子。如果用喷雾干燥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而到了现在的发展阶段,华锐已经引进新的成型设备,也就采用了更新的方法:“如果你的混合料还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那你这些先进设备就派不上用场。”对技术的执着和高要求是必定会有回报的付出,高荣根回忆早两年开始合作的一家大客户,中间可能因为价格因素停止了两个月,被其它刀具企业进入,但是很快这家客户就又找到华锐要求继续合作,“毕竟他也知道我们在质量上是很稳定的”。关于质量稳定,另外一项重要工作就不得不提——质量管理系统。在这个系统的控制下凡是涉及到生产的数据都可以追溯到最开始,产品只要报出批号就可以利用计算机反查,这个批号是什么时间,用什么混合料生产的,加之华锐所用的电子磅称(这种磅秤的误差每600公斤不大于50g)可以直接把称量结果传输到计算机自动打印,更可以保证所有生产参数的可复查性。这种全过程的计算机监控大大减少了人工带来的失误,实现事先控制事后监督。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华锐实际上就有两宝。有老专家坐镇,还需要有最新技术的引进,才能不仅走得稳,而且走的快。

 杨玉杰是华锐现任技改办主任,2012年1月进入华锐,负责工序和工艺改造。本科就读重庆大学工程力学,研究生就读日本横滨大学,毕业后在欧洲做过很多年涂层等方面的工作。他介绍精密成型和涂层方面的技术,很自信的说自己这两块技术在国内堪称第一。起初回国也打算自己创业办一个涂层中心,高荣根为他分析了现实条件,一个涂层炉就要一千多万,这个企业不那么容易办起来。杨玉杰加入华锐,他说:“吸引我加入这个团队的重要因素是大家都有一个目标在往前走,公司也给我很大的空间发挥。”同事们说技改主任的工作是管着钱袋子的,杨玉杰不否认,他介绍:“去年我们公司投资几千万,都是我们这个部门花出去的。压制、深加工等设备的采购,引进了日本的烧结炉、压结机、磨床,新厂房的规划也是我们的重要工作。”2012年,新的设备和新的工艺投入生产后,针对模具行业的新产品下线,同类型的老产品立刻“花容失色”。总能在技术工作中找到成就感的杨玉杰看起来是个意气奋发的小伙子,当初来华锐之前他对这个企业的技术水平就是有所评估的,然后在评估的基础上预估企业以后可以达到的高度,他说:“要做就做最好的,在每个阶段用最大努力做事,目标不妥协才能用更灵活的手段。”

 马总是负责研发的公司副总,2012年3月到华锐,主抓设计部、材质、质量检测部门,技术上主要做新产品开发和研究。和他几乎同一时间进华锐的还有做产品设计和开发的高工。从2012年3月开始马总带领包括高工在内的技术团队研究最新的模具生产线,常常晚上加班到12点以后。不到半年,最新生产线投产。“我们没有走大型国企的模具制造方式,成本太高,我觉得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我们的精度完全可以满足刀片生产的需要,和老的模具线做出来的产品相比,品质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性能精度都显著提高”,参加新模具线设计的高工说。他介绍了一款新产品,针对模具行业使用的刀片APMT系列,“从刃口质量到包括后台面压制的精度、材质的高度,跟日韩产品没有一点差别,甚至高于日韩。”肖旭凯说当时争取马总加入前后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每晚一起喝茶,不遗余力的“游说”。而马总认为,民营企业的发展跟老板的魅力还是很大的,肖旭凯在他眼里是有实干精神有抱负的老板。无论是马总还是高工,他们都认为华锐最大的优势就是用合适的人、合适的设备做合适的事,未来它将不比国内任何一个刀具企业差。

 周定良是华锐那么多技术专家中的少数派——女性,从1982年开始在刀具行业做了30年,从601厂退休后2011年进入华锐,主要做材质研发工作。切削工具材质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材质,另一部分是涂层,周工主要做的就是基材的研发,详细来说就是完善材质和在微结构上提升材质以及基材和深层的匹配。周工介绍说:“微结构的改进方向是主成分的晶粒度,华锐目前在尝试用一些超过常规范围的标准,比如常规是一个单位到两个单位,那我们能不能把颗粒度降到一个单位以下呢?”从源头上改进的另一个工作是对原材料供应商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也是提升基础材质的重要因素。在同事眼里周定良是材质研发领域技术水平很高的专家,她本人却温和低调,她说很高兴自己在华锐得到很多尊重,她认为华锐目前的这个团队成员都是对某一方面比较了解的,其中重要的环节都有很多专业的人负责,而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就会给出一些建议供参考。

 和周工相互协作的另一个重要角色是负责材质研究的材质部长李辉,在刀具行业20多年,2010年进入华锐。周工设计材质,李辉具体实施,控制产品性能。其中包括校顽磁力、钴磁、密度和径向结构的检测,这套技术是山特维克可乐满使用的最先进方式。“老的材料已经被市场认可了,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能不能有所改进,更具体化更细分化?”李部长介绍,“以前我们的产品分类只按照应用行业,现在进一步划分,比如应用在模具行业的刀具又分为加工铸铁模具,加工不锈钢模具等等,这些都是通过材料成分的不同调整实现的。”提到产品精度李辉有一个形象的例子,他说:“我们以前在工艺控制上是范围控制,现在是点控制。比如硬质合金配碳以前可能是要求5.0—6.0这个范围,现在直接把标准定在5.5,往这个点上靠,而不是我只要落在这个范围就行了,这样一来产品稳定性更强。”

 除了这么一批精干的技术人员,管理团队的完善也是肖旭凯这两年的重要突破。负责生产管理的陈副总2010年进入华锐,负责生产部和物流部。曾经在国企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管理工作的他对生产管理有很多心得。他说:“我们重点研究的问题,一是严格工艺管理,保证产品质量稳定,因为所有产品的生产都有一个工作方法的问题,往往质量不稳定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方法不能按规范去做,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就是严格工艺方法和工艺控制;第二方面是根据市场化的需要,完善生产能力。”

 生产部长李志祥之前在诺基亚下属公司做管理,2012年8月入职华锐。他理解的刀具企业的管理是对设备、工艺和人员的管理,具体到他的工作就是对一线工人的工作组织、生产计划、设备管理和质量控制。在外企工作的经验让他形成了成熟的管理理念,他说:“一个人的行为不靠制度去规范而靠人管理是行不通的,我们去年6月份开始启动6S,每个星期大面积检查,把不合格产品贴在墙上,还会随时抽查。”

 一个正式成立刚刚5年的企业即使在中国的刀具行业也算是很年轻的,但是就像负责研发的马总说的,他们都是在刀具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的,经验丰富,不需要太多探索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而他们的领头羊肖旭凯则又是一个可以把眼光放远到5到10年以后的老板。如果企业可以分为孕育期、婴儿期、学步期、青春期、盛年期等10个阶段的话,按照阶段特征华锐当处于青春期——只要努力就有回报的状态。

 就像歌里唱的,这是一支向着太阳昂首阔步的团队,相信,未来他们定会在国产数控刀具领域有自己的一片天。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分享到 :
2.95K
关键字:株洲华锐,人才,中国金工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