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一个充满朝气的“北京青年”

--

一个充满朝气的“北京青年”
王悦
王悦,男,中国机床总公司北京国机展览中心副总经理。

本期导读

机遇垂青有准备者

谁都希望自己的人生中能碰到成功的机会,而只有那些有准备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机遇的垂青。这种准备并非是刻意地、功利的,也许就是那种无意识地,却是积...[详细]

 一口标准的北京话,不时带着圆润的儿化音,与司机师傅随性地聊着,客客气气,彬彬有礼,像两位久识未见的朋友,他的身上体现着典型的北京人特质。

IMG_0047.jpg

 第一次见到王悦是在两年前,他到我们杂志社作客。高高的个子,穿一件橘黄色的上衣,张扬出男性的活力。在与我们沟通的过程中,反应敏捷,对答如流,且谈吐风趣幽默,对国内外机床工具行业的形势分析得有理有据,让我们这些年轻的记者着实崇拜了一番。那一年,他38岁,已经是中国机床总公司北京国机展览中心的副总经理,用“年轻有为”来形容他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巧得很,在第二届中国工具商情高层论坛上,他作为嘉宾主持,和我一起主持人才专场讨论会。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在刚来常州的当天晚上就主动找我沟通,对整个讨论会的流程,包括每个问题的提问方式及两人的分工配合都共同梳理了一遍,做到心中有数。可见他是一个相当认真且注重细节的人。

 今年更巧,作为我们杂志的封面人物,他又成了我的采访对象。三月的这次见面,岁月在他的脸上似乎并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年届不惑的他还是那样年轻,那样充满活力。 

 谁都希望自己的人生中能碰到成功的机会,而只有那些有准备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机遇的垂青。这种准备并非是刻意地、功利的,也许就是那种无意识地,却是积极地、努力向上的精神为成功者打下了准备的基础。

 

 1974年,王悦出身于北京一个普通的职员家庭。那个时代的孩子,他们的童年大都没有昂贵的玩具,更没有好玩的游戏机,有的只是黑白电视闪现的雪花点,以及各种纯粹的童趣。你看,脱了鞋在河边抓鱼,用铁丝为自己做一个弹弓,与小伙伴一起在草地上捕捉低飞的蜻蜓......说起来,满满地都是幸福的回忆。他说那时候自己都玩野了,但有一件事是令他苦恼的,“当时想看书,但是没有书”。

 1979年,他上小学,当时家里穷买不起报纸,也没什么知识来源,能接触的书都是诸如《鲁迅文集》《水浒传》《呼兰河传》这类书,尤其是一些小人书,并没有与他当时年龄对应相符的一些文学作品。在知识越匮乏的年代,人们对知识的渴望越是强烈,而导致的结果就是,看见什么都想去吸收,随之可能就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方式,而若想改变则相当的困难。就像一块海绵,空的时候,任何东西都想吸收,当吸收满了,就必须要挤出一部分再腾出空间来吸收其它的,而实际上挤出去的过程很痛苦。对此,王悦深有感触,他说以前学围棋,当时正是中日围棋对抗赛,号召学习“聂卫平”,自己也就跟学,但学的都是“野路子”,当后来接受棋谱以及正规的学习时,才发现之前不正规的思维与习惯很难纠正。也许正是如此,他才更乐意去接触新鲜的事物,让自己的思维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更新。他玩微博,微信朋友圈里也是常见他活跃的身影,他说,必须要了解当前流行的是什么,因为现在信息传播得很快,如果你总是在别人都知道后才知道,那么你的反应速度会很慢。

 

 采访之前,一直在猜测他是学什么专业的。在与王悦接触的过程中,隐约可见,他应该不是一位搞技术的理科生,他喜欢看书,而且大部分都是文学、历史类的书。工作累的时候会去写写字、画会画,让自己安静下来。但怎么也没想到,他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系。

 当时的他幻想着自己能成为一名自由的职业画家,把很多自己看到想到的美好事物在笔端呈现出来,包括自己的思想一并传达给别人。带着这个梦想,他选择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画廊画画,他最擅长的是风景画,当提及他的作品时,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画还是很有信心的。但现实就是现实,在画廊工作一两年后,经历了各种纠结挣扎,最后他选择离开。

 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他也创业梦。还在念大学时就和几个同学一起注册了一个贸易公司,做设计服务。王悦说:“当时真的很想做一些事情,但现实还是挺残酷的,走了很多弯路”。

  一次偶然的机会,通过一位朋友介绍,他进入凯利空调在北京的代理公司,主要负责销售。正是这段时间,他真正接触到了社会,认识了许多人,受到了一些启发,眼界顿时开阔了不少。

 在工作的同时,他没有忘记忘学习,业余时间,他在不断充实自己。

 90年代初,正是电脑普及的时候,他当时就觉得互联网行业未来必将对我们的生活工作产生巨大的影响,photoshop,coreldraw等设计软件已经有了,但是掌握这一技术的人并不多。虽然空调销售的工作与他大学所学专业差距很大,但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专业,而是希望把互联网这种新型的行业与自己的专业结合起来,于是他去学习计算机,学习平面设计,他还想着能够像计算机专业的科班生一样编程序,做网站。也正是这段学习经历,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印象中的文科生对数字好像都不是很敏感,您是如何做到熟记诸如机床工具销售额、进出口额等繁多的数字的呢?”“可能就是我之前那一段计算机学习吧,当时很认真的学了,很多程序,很多数字,确实加强了一下数学,不过还是挺难的,所以没学下去”。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1996年,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王悦进入了北京国机展览中心。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国企,能进去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记者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为什么你的机会那么多”。他想了一想说,“因为正常情况下,我们很多人都是纵向去联系,例如销售刀具,主要关注上下游,不怎么横向思考,而如果把垂直的每个人平面化后,面会更大,空间会更广”。的确,从画画到销售再到进入展览中心,这中间似乎相去甚远,但如果你的交际面扩大了,眼界开扩了,同时又已经练好了基本功,那你就有可能抓住在你面前稍纵即逝的机会,因为你做足了准备。

 当时北京国机展览公司正缺少设计人才,正好他之前刚学习过,同时又拥有专门的美术功底。刚开始他的工作主要是做门票、宣传页、样本等方面的设计,后来又参与了展台的装饰搭建,再之后又做宣传,这些对于王悦来说似乎都不难。渐渐地他开始与媒体打交道,及时了解掌握机床工具行业最新信息,对展览公司的工作更加熟悉。他决定挑战自己,去做市场推广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他通过举办的很多活动,认识了很多客户,并与他们建立了很好的关系,达成了合作。正是通过这个平台,逐渐地扩展到了销售工作。王悦说:“一个好的销售人员必须了解市场,如果市场做好了,很容易就能去做销售。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

 短短的几年,有关展览会工作内容的各个环节他都经历过了。2011年,因为出色的工作,王悦站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上。在外人看来王悦在国机展览公司是一帆风顺,其实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其中的酸楚与艰难。“爱交际,眼界宽”这是他的一个很大的优势。他说,“你不要怕别人比你强,也不要怕自己很差,只要是跟比你强的人在一起,你就能进步,但首先要把基础做好,这样你才会有底气,”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学习,互相促进,但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却不多,因为我们中的太多人都很浮躁。而正因为浮躁,成功的人不多。

 何为成功呢?每个人的理解各不相同。“我对成功的理解比较简单,你有一个目标,你努力了,达到了就是成功。”王悦说,“对于目标也要根据事情的发展不断的修正,不能固步自封,如果一意孤行,成功的背后可能隐藏很多危机。”而每一个成功的实现,都反射出无数失败。王悦坦言自己也经历过失败,但失败并不可怕,失败就承认,因为每个人都会受到个人素质以及知识积累的限制,设定的目标不一定准确,包括对事物的判断也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客观的判断,关键是认识到自己的错就去修正,看到自己的不足就去充电,发现缺陷就想办法弥补。正是这一个个失败的垫脚石,才能助你驶向成功的彼岸。

工作当做事业做

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才会有更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才会更加专心致志,更加全情投入,也才更有可能做出骄人的成绩。[详细]

 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才会有更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才会更加专心致志,更加全情投入,也才更有可能做出骄人的成绩。

DSC01550.jpg

 在很多人看来,国营企业有很多弊端,对此,王悦也不否认,但对他而言,他要做的就是把工作当做事业做,这是他对自己的一个鞭策。他认为,事情一定要用心去做,“天道酬勤”,对自己总归有一个交代。“如果工作只是工作,那就是被动的完成,而如果当做事业去做,就会把自己的理念思想加进去,你把你的理念思想实现了,就是你的成功。”

 作为中国机床总公司的子公司,国机展览中心的工作很直观,就是办展览。他们创办的中国国际机床工具展览会(简称CIMES),从1992年的首届到2014年的第十二届,经过20余年的精心培育,已在行业内树立起了不凡的品牌影响力,成为继欧洲国际机床展览会(EMO)、美国芝加哥国际制造技术展览会(IMTS)之后,全球规模第三大的国际机床展览会。

 除了CIMES展之外,国机展览中心还有一些其他的展览业务。主要包括出展、来华展、一些地方展会等。其中CIMES展是来华展的一大展,出展指的则是带着国内企业去国外参展,例如德国汉诺威的EMO、美国芝加哥的IMTS等,每年都会组团出国参展。关于一些地方展会,据王悦介绍,以往几年也都在举办,但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最近一两年想做一个刀具展、成型展以及绿色能源展等,并计划在2015年把整个展览会的一个完整的布局推广出来。

 对于刀具展,早在2012年时,他就曾专程来常州考察,因为这里有一个中国工具名镇——西夏墅,在这里举办刀具展是非常适合的。只可惜当地展览馆客观条件限制,计划被搁置。未来,他打算把刀具展放在西南地区,西南地区作为我国一个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对机床工具有很大的需求,“我们并不想把展览会做的很多,我们是想真正能为当地的产业、产业集群或者产业结构提供一些服务,能够为当地的产业升级有一定的帮助”。

作为副总经理,他主要负责展会整体的策划和行业的开发,与展览中心其他的十几个员工一起,每个人各司其责,互相配合。

 像CIMES这样的大展,每两年一届,如何才能把它办好呢?王悦说了三点,第一是展览会的品牌影响力,这是最重要的,其次是整体展商的质量,如果质量高,观众能在展会上看到想看的东西,这自然是极其有意义的展览会。第三是参观的观众整体的质量水平比较高,此外展会的整体服务水平能够做到细节化,那么综合起来才是一个很好的展览会。

 而若想达到这样好的效果,前期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最具考验的就是展览会主题的确定,因为只有主题先确定了,才能进行接下来的工作,而通常都是在本届展览会结束后,就要确定下届的主题。例如2012年时提出的“机床自动化”,虽然当时机床的自动化的需求或者各方面的发展并没有达到很成熟的阶段,但是在确认主题时必须要有一个前瞻性的判断,而且这种判断是有风险的,也是一种考验。当时也是进行了基础的行业分析,做了详细的市场调研。接下来就是全面的筹备工作。

  王总说,“我们把工作主要分为两大部分,50%的工作是招展,剩余50%是观众邀请”。以CIMES2014为例,招展的工作是从CIMES2012结束后就开展了,观众的邀请基本都是提前一年,也就是2013年开始的,“相较而言,组织观众更要下功夫。”王总深呼了一口气说,之前就要做整体分析,哪些是机床行业最重要的用户和群体,哪些是次要的,哪些是再次要的,分出主次,然后再根据行业的需求规模以及影响力,通过行业协会、当地的经信委、商委等来做工作,同时也会举办一些推介会。观众数量的多少直接影响整个展会的人气效果。

 而在招展的工作中,将面临两大群体,一个是国外展商,一个是国内展商。“国外展商要比国内的好招”,据了解CIMES2014展,国外展商占的比例高达47%,比上一届有所提升。王总分析道,就机床行业来说,由于中国作为机床最大的消费市场,国外对中国的消费市场非常的认可,他们会倾注很多的精力、人力、物力、财力来开拓中国市场,而且,今年又有一些想进入中国市场的新的企业。而国内的机床企业,对国内的形势把握比较准确,对用户比较熟悉,相对而言,参展的愿望没有外国企业那么强烈。

 同样,对于国内的刀具企业来说,招展的难易程度也不尽相同。

 例如中端用户包括用于零部件、农用机械或者矿山机械等行业加工,它们对精度要求不是很高,所以这类的刀具生产企业比较好招。而那些做简单零部件加工的刀具企业,他们对价格非常敏感,不太注重刀具的稳定性以及品牌的重要性,这类则比较难招。但是因为整个市场是立体的,高中低都有,所以就需要想办法吸引他们。王总举例说,今年同期会举办一些针对性的推介活动,在价格跟性价比基本持平的情况下,将为他们推荐一些产品或者新的厂家。但最关键的一点是把新的理念灌输给中小刀具企业,不应该一味的关注产品的价格。

 在与一些企业接触的过程中,可以发现,很多企业对参展的看法各持己见,有的人愿意去,有的人不愿意,有的人说有效果,有的人说没效果。

 按照王悦的理解,因为目前的展览会的目的已经不再是初级的那种只关注能够在现场签多少单、见多少客户,而是能否在展览会上树立自己在这个行业的品牌价值与定位,并通过展览会把企业新的产品、新的加工理念传达给客户。例如很多企业都非常重视展台的装饰与搭建,因为这正是企业形象的充分展示,也体现了企业的企业文化与综合实力。

 “展览会的主要职能有两方面,即一方面为供需双方提供一个可以见面与互相了解的平台;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展览会能树立一个企业的品牌价值形象的平台”王总说。

 还记得2012年的CIMES,当时整个展馆的人流量都不是很大,众多参展商都反映人气不旺,于是让我们联系到当前的行业形势,应该是受整个大环境的影响,因为展会往往起着晴雨表的作用。但对此,王悦却大胆承认,他觉得是他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尤其是观众的组织,所以不能把问题都归结于大背景。今年将会把工作的重心放在观众邀请与组织方面,尽量弥补上届做的不足不好的地方。从王悦口里得知,以“十二五发展与高端智能制造”为主题的CIMES2014将于6月18-22日在北京新中国国际展览中心开幕,参展商预计1300余家,展出面积达120000平米,现场会议、论坛、技术交流将近200余场,预计观众人数能达到100000人,成交额达近30亿元,王悦介绍,今年开拓了很多新的行业领域,涉及航空、航天、汽车、船舶、兵器、能源电力、工程机械、石油设备、矿山机械、纺织机械、家电、医疗器械、仪器仪表、包装机械等行业。对于CIMES2014展,他很有信心。 

品牌铸就路尚远

一种产品,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得不到高附加值,就缺乏核心竞争力。一个真正的制造大国,应该是工业品牌林立,当下的中国,还需要不懈努力,不断创新...[详细]

 一种产品,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得不到高附加值,就缺乏核心竞争力。一个真正的制造大国,应该是工业品牌林立,当下的中国,还需要不懈努力,不断创新。

 今年的行业形势会怎样?众多企业翘首以盼,希望整个行业能够回暖。

“ 我感觉整体形势没那么乐观,能维持在2013年的水平就不错了,达不到2012年的水平,2014年可能是从谷底往上走。”王悦说。他认为这很正常,因为机床工具行业有一个发展周期,90年代也有一段时间跌至谷底,而逐渐往上走,也跟当前整个大形势有关,现在各地都在进行转型审计,机床工具行业也需要一个整合淘汰的过程。

 目前我国的机床行业大环境整体是不好,可以用十二个字简单概括:高端失守、中端混战、低端泛滥。

 据王悦介绍,今年高端机床的进口额增加了,而且单机的价值也有所提升,这说明我国对高端机床的需求还是蛮大的,而且国内很多机床生产企业,也能生产出高端的设备,但是在可靠性、售后服务等方面跟国外差距比较大,很多企业能买国外的还是会选择国外的,所以我们机床在高端方面算是失守。虽然国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在重大专项的研发上,并通过了验收,但这些项目只是弥补了我国的高端空白,并没有进行批量化的生产,有些技术还受制于人,根本没办法解决。中端方面,我们的加工中心在质量稳定、可靠性方面做的还不错,跟国外相比在价格上还是有优势,但问题出现在我们自己的机床企业间互相压价竞争,造成了市场混乱,企业并没有通过提升品牌、增值服务来为客户制定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从而提高企业的品牌价值,而是依靠价格竞争,这样将会阻碍企业的长远发展。而一些低端的设备,目前不仅中小型企业在生产,一些大型的机床生产商也在生产。例如普通车床,有的企业是依靠政府退税而盈利,有的企业是通过走量,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与利润,更有甚者是一些小厂,他们则是采购光机,配上系统、主轴、丝杠等配件,然后贴牌出售,这对整个市场价格体系以及质量的冲击都是非常大的,因为并没有一定的售后服务,也无法保证产品的精度以及稳定性,虽然能够凑合使用,但是从长远来看对国产机床有很大的危害性,让大家对国产机床越来越不信任。

 机床行业如此,刀具行业也处于同样的境况。一方面高端市场被诸如山特维克、肯纳、伊斯卡、瓦尔特等行业巨头控制着,一方面中端领域,国内有株洲钻石、厦门金鹭、哈量、上工等大厂,目前产品还不错,可以满足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低端市场也是完全依靠量来维持市场。

 王悦说,我们与国外厂商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材料上,现在高端的材料基本都依靠进口,一旦我们的产品对它形成冲击,很容易就把我们的脉掐住了。二是我们的企业在提供整体解决方案、工艺等方面没有人才与技术优势。但这不能说我们的企业不努力,很多企业目前也都重视产品的研发与完善,可是会出现一个问题,例如,一把铣刀,国外可能会卖1000元,我们卖800元,对他们形成了威胁,那么他们可能会把价格拉到500元,因为在此之前他们的利润已经很大,就算是500也不会亏本,但是我们研发一项产品,卖800元,成本价可能就是700元,这样,我们就无法同国外产品抗衡。

到底如何解决呢?转型升级,这是近几年重复频率最高的一组词,那么如何转呢?

 以刀具行业为例,王总说,一是向服务型企业转变。目前很多国外企业都转型成服务型企业,产品放在第二位,把能够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与工艺流程放在首要位置。如今年年初瑞士GF阿奇夏米尔集团将原来的GFAgieCharmilles改名为GFMachiningSolutions,新名称强调了作为一个方案提供者的业务单元地位。我们的中小型企业往往太关注于产品的价格,并没有对企业的发展有一个规划,没有把所得利润投入在产品的研发与人才培养方面,这样就导致在产品升级、技术保障方面没办法完成,更谈不上为客户提供服务。二是向智能化转变。在开始设计的时候,可以模拟产品切削,通过计算机把加工零部件时产生的一些问题都反应出来,包括图纸设计、质检、数据反馈等,这样就对产品的质量、精度有准确的了解,机器人、机床以及模拟仿制软件等集合起来就形成一个智能化的数字工厂,不仅能够提高效率,还能节省成本,尤其是日益昂贵的人力成本。

而机床行业的转型,也应着重于绿色制造、智能制造。所谓“绿色制造”,简而言之就是节能环保,而绿色制造的实现也必须依靠新的材料、新的技术,这同时也促进了企业的升级换代。现在,欧盟、美国等国家对一些进口机床的环保标准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现在就必须要在技术上有提升,在工艺制造水平上有提升,在减少污染同时,实现机床与机器人以及自动化产品的完美衔接。

王悦认为,一定要重视概念的转变,一定要有一个理念,那就是企业在销售的过程中,卖出去的不能仅仅只是单个的产品,这只是初级的竞争形式,而是要能够为用户提供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这体现了企业的一种能力。

 “无论是机床还是工具,国家都应该在其中发挥一定的作用”王悦说。在美国,机床是属于国家战略物资储备,放在很高的位置,国家机床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军工装备,但是在我国,“却以做服装的概念去做机床,没有一个长期的发展规划”。“刀具也是,国家应该有一个政策性或者方向性的指导”,因为一项产品的研发、生产涉及到方方面面,它是一个综合的产物。仅仅依靠企业的一己之力也无法承受。

 他还指出,目前我们国内缺乏一定的研究机构,因此就没有人愿意为机床工具行业做一些基础的研究,那么整个行业也没办法共享一些技术与新的理念。总之,若想改变行业现状,除了我们的企业要苦练内功外,我们的政府、协会等部门都应该发挥积极地作用,让“中国制造”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

 “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我想要怒放的生命,拥有超越平凡的力量”。这是《北京青年》插曲中的歌词,充满了一种热爱生活的昂扬精神。

今年四十岁的王悦,肩负着工作和家庭的重任。一方面既要照顾好父母,也要顾全自己的小家庭。另一方面,工作繁忙,一年365天,三分之一都是在外面出差,参展、开会、访客户、跑销售,忙得不亦乐乎。似乎没有停歇的奔波劳碌中,他却仍然那么精神抖擞,那么朝气蓬勃。

 没有与他深入接触的人是不会知道他内心的痛处的,那就是深藏着的那份对自己亲人的内疚与亏欠。为了他热爱的事业,他不得不有所放弃。但他深知“百善孝为先”,他在尽一个儿子应有的孝道,也在努力做好父亲的角色。只要能抽出时间,他会尽可能地去陪伴父母和妻儿。

 他总是自嘲自己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工作之外喜欢收集古玩,尤其是瓷器以及竹木牙角。他说这是受母亲的影响,他母亲就有这个爱好。与商人不同的是,他只是把它当做一种爱好,在他看来,那些个古玩,每一个都有鲜活的生命,每一件东西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你能从它的身上看到当时的某些政治、经济、文化特征,而且在近距离接触把玩欣赏的时候,会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还能感受到与古人交流的感觉。

在他的身上,混合着多种不同的气质,国企高管的严谨、美术学者的浪漫、古玩爱好者的轻松、幽默,而这多样的气质正是他始终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源泉。

对话王悦

我会针对目前装备制造业市场尤其是机床行业的无序竞争,提出国家应该从战略层面上引导与规划的提案。[详细]

IMG_0545.jpg 

1、目前,全国两会正在火热召开,如果你是两会代表,你会给出怎样的提案呢?

王悦:我会针对目前装备制造业市场尤其是机床行业的无序竞争,提出国家应该从战略层面上引导与规划的提案。

2、你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吗?

王悦:我是,但很多人说我说话有点东北口音了。

3、一提到北京,你首先会联想到什么?你眼中的北京是怎样的?

王悦:红墙、绿瓦、胡同、王府、故宫、天安门、北海、香山等等。现在我眼中的北京是人多、车多、空气不好、房价巨高、生活成本巨高,不适宜人居住。虽然如此,但在北京相对来说机会很多,如果你努力了得到回报的概率可能就比二三线城市大很多,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点。

4、你所理解的“幸福”是什么样的?

王悦:我理解的幸福就是家庭和睦、健康、工作比较充实有挑战,能有自己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5、今年春晚有一首歌《时间都去哪了》很火,你有没有听过,如果听过,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王悦:春晚看了一半,这首歌真的没听过。但时间都去哪了呢?因为现在生活压力大,工作节奏比较快,很少有人能够静下心来去阅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多人都比较浮躁,现在这个问题是整个社会问题。

6、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王悦:毛主席啊,我觉得一方面是主席作为领袖的个人风范,另一方面是主席有很多他自己成熟的思想,而且在越是困难越是比较复杂的时候,他能保持冷静的分析,对事物的看法有一个前瞻性。

7、工作之外,你最喜欢做的是什么?

王悦:能开个古玩店,没事能写写字、画画画、喝喝茶。

8、你觉得你自己是一个开朗的人吗?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多吗?

王悦:有时候开朗,有时候也压抑,我一个独处的时候不多,单位事很多,家里也很多事,自己一个人的时间并不多。

9、对于新鲜的事物,你关注吗?比如微博微信、余额宝、滴滴打车等。

王悦:我比较关注新鲜的事物,微信微博也都在玩,我觉得必须要知道现在最流行的是什么,因为现在的信息传播的很快,如果你总是在别人都知道后才知道,那么你的反应速度会很慢。而且新的东西出来,不管是技术层面还是新的行业、产业,它出来以后都有它的必然性,你可以从中结合目前的工作找到新的点,或者从这些新的技术中找到商机。

10、你如何看待“俄罗斯与乌克兰”事件、还有震惊中外的昆明血案?

王悦:这就是美国跟欧洲、苏联在欧亚大洲的博弈,其实就是如果俄罗斯失去了乌克兰,它就更像是一个亚洲国家,俄罗斯从欧洲的影响力会降低,这是美国与欧盟想做的,但是作为俄罗斯来说,乌克兰的一部分等于是俄罗斯送给乌克兰的,牵扯到民族感情的问题,另一方面,乌克兰是俄罗斯通向欧盟的战略地区。所以俄罗斯不可能放弃,如果最后都不能解决的时候,只能靠战争来解决了。

    恐怖组织肯定是人神公愤的,而且他们对于贫民的屠杀,是非常没有人性的做法,同时他们的做法会越来越使他们变得孤立。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有每个民族的信仰,这是很正常的,大家互相尊重,但是中国几千年来是一个整体,如果新疆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独立,其实也是极少数人为了个人的经济或者政治利益去鼓动大家,进行的仇恨的扩张,实际上大多数人是被利用的,造成现在的社会特别的动乱。

 

11、你年轻时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王悦:是想当职业画家,后来发现离现实差太远。

 

12、你了解转基因食品吗?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转基因食品吗?

王悦:中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基本都榨油了,剩下的豆渣都作为家禽食料了,我知道很多农村都在种转基因的绿豆、玉米,平时我们接触的很多食品都是转基因。其实这就跟地沟油一样,因为它的覆盖面太广了,我们都是“被选择”,避免不了的,我们是没办法选择的。

 

13、成长中,谁对你产生的影响最大?

王悦:父母吧,他们对我要求挺严的,他们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尤其在做人方面,不一定是要求你学习成绩有多好,但道德品质一定不能出问题。

 

14、通常你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学习的?

王悦:看书,历史、文学等。

 

15、你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还满意吗?

王悦:还行吧,基本满意。比较忙,事情比较多,需要接触各行各业的人,也挺好的,以前不知道的行业,新兴的行业,通过这些接触,自己也学到很多东西,扩大了视野。

 

16、经常会和家人一起去旅游吗?最近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王悦:经常会,去年夏天的时候全家一起去的秦皇岛。

 

17、迄今为止,有没有让你后悔的一件事?

王悦:有,挺多的。挺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机会没把握住,有一次一个香港人让我去香港工作,但是挺年轻的,担心的比较多,后来就放弃了,因为我跟那个人接触的时间不长,不是知根知底,之后我了解下他在香港挺知名的,如果我去了,可能就不在这个行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