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

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肖旭凯
肖旭凯,男,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公司位于湖南省株洲市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专业生产综合性能优、高强度、高硬度的硬质合金刀片,公司不断推出适合于模具业、汽车工业、航空工业的先进切削刀具和孔加工刀具,能根据客户的不同需求来图来样生产各类切削工具,为机械加工制造提供成套的解决方案。可满...

本期导读

越“单纯”越出众

他将近40岁,笑起来“呵呵呵”能看出双下巴,像个大男孩;最喜欢的季节是白茫茫大雪的冬天;最喜欢的颜色是像初春柳芽一样的浅绿色,他说喜欢那种新生...[详细]

 开车在路上,红灯等待时把头伸出窗外喊旁边一辆车的司机,用株洲当地话欢快的打招呼,然后解释说:“我一看车牌就知道是他,以前我公司的业务员,我都鼓励他们出来自己做的。” 

 到株洲的第一次晚餐,他带我们到一个朋友家里,说是餐馆其实算不上,兜兜转转到一个小区,从地下一层上楼,敲门……简单的房间、简单的桌子,没有任何饭馆的陈设。他说:“朋友开的家庭餐馆,没有什么外人知道,但是原材料放心,饭菜地道。”简单的吃饭聊天,像在家里一样。

5.jpg

 他将近40岁,笑起来“呵呵呵”能看出双下巴,像个大男孩;最喜欢的季节是白茫茫大雪的冬天;最喜欢的颜色是像初春柳芽一样的浅绿色,他说喜欢那种新生的视觉感受。他是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肖旭凯,如果用简单的语言概况对他的印象,“做人简单,做事出众”恐怕是最确切的。  

 1995年肖旭凯大学毕业,在管理系学习金融证券专业的他本想去沿海从事相关行业,正值经济逐步转型的当口,他认为这个行业将有很好的未来,即使留在株洲也要做金融类工作。但是家人认为在国企谋一个职位是最好的选择,肖旭凯说:“那个时候还比较年轻,没有过多的想法,就听从家人的安排进到一家知名刀具企业。”大学毕业的肖旭凯在车间一做就是三年。1998年,公司计划充实一线的销售力量,而和肖旭凯同时进厂的大学生尤其是学管理的和技术工作也不太衔接,就抽调一批办了一个销售培训班。学习了半年以后肖旭凯正式走上销售岗位。  

 从1998年到2006年,肖旭凯做了八年销售工作,他说最大的感受是做刀具销售一定要了解专业的刀具知识和技术。他回忆起某国企客户:“我接手的时候,每年二、三十万的业务往来,但后来做到一、两千万,是我一步一个台阶做起来的。我是专门租了一个房间,每天去他们厂里,基本上能做到他们工人上一个班,我们可能就要上两个班,看他们怎么生产,看他们碰到什么问题,帮他们解决。”在这个过程中,肖旭凯作为销售人员也会分析刀片是不是出现什么使用问题,跟工人聊天,随时记录使用状况,“实际就是服务式营销”,肖旭凯说。  

 2006年,觉得上升空间有限的肖旭凯从原来的企业辞职,开办自己的贸易公司,从销售刀具开始。朋友评价他时说他是有大胸怀的人,否则只依靠贸易公司能过得轻松又富足,他也说自己“基本不用花多少力气,一年就做两三个大客户,很顺。”2003年,30岁的肖旭凯在省外驻点做销售,那一年妻子怀孕,当时最朴素的想法是要挣更多的钱,要回去照顾家庭。他评价自己是暗涌创业情怀的男人,他说:“内心里面每个人可能都还是有一个追求,我以前是没有表现出来,后来还是希望能有所成就,能够做些事情,刚好我们的行业也是能够做成一些事的。”  

 做贸易公司有了一些积累,下决定办厂也因此果断迅速。肖旭凯只分析了三点,他总结——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国家经济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尤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不难判断数控刀具行业是个很好的行业;地利,湖南株洲是我国的硬质合金之乡;人和,其岳父的技术团队和他自己的市场积累。  

 华锐从上到下有一百多名员工,对肖旭凯有个出奇一致的评价——理念好,敢想敢做,目光长远。

 说到理念,肖旭凯对自己其实有很清醒的认识,他说和现在的很多大学生一样,他读书时也很贪玩,不见得学到多少知识,最重要的是开阔了视野,也决定了他现在做企业的理念。2011年,开始有风投公司陆续找到肖旭凯,当然是因为华锐产品的市场表现,但是他说:“在株洲的那么多家刀具公司中我相信我们是很不起眼的那种,我们的设备是很不起眼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把产品品质做到很好。还有就是之所以能用三年的时间走到这一步(2008年产品正式下线)是深受我在大学时的学习经历影响。”从企业创立起,肖旭凯就有这样的梦想——把企业做成受人尊敬的企业。他分析刀具企业的特点是资金密集型,人才密集型,作为民营企业靠自然的积累是不可能发展那么快的。“那我必须要有一颗开放的心来吸纳外部资金,风险投资是第一步。很多企业不会有这种心态,觉得家族企业自己说了算,那就是比较保守的。而对于我们来说,引进风投可以为我们带来现代的管理理念,进一步开拓我们的视野。”

 2012年年底第一次接触肖旭凯时清楚的记得他说,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真的能成功引进风投,“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能做成的事我做成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还是敢于去尝试的一个人吧。高荣根是肖旭凯的岳父,在株硬集团做了一辈子技术和管理工作的老前辈,说起肖旭凯:“我经常给他泼冷水,他也不会受多少影响,还是很大胆的去做。”其实在我看来,也许并不需要上升到“敢”的高度,往往有人做到常人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因为目标明确,只是简单的我想去做,加上比常人更强的行动力,别人瞻前顾后分析、左右思考了360度的时间里他早已投入行动了。负责生产管理的李部长提到对肖旭凯的印象时说了一个别人都没有用的词——狼性。我问他平时看到他都觉得他是笑呵呵的,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评价给他呢?他又是呵呵一笑,露出两颗牙齿和双下巴,显得脸更圆了。他说:“可能是说我认准的事就一定会去做吧。”

 和肖旭凯接触会发现他能让周围的人感觉轻松,不仅因为他几乎没有老板架子,聊天的时候用的都是最简单易懂的话语系统,夸赞和好恶都很明了,不绕弯子,没那么多大道理。虽然他着实是个温和的,笑起来甚至有些孩子气的人,但仔细想想“狼性”这个评价似乎不无道理:具有敏锐的发现猎物和捕捉猎物的嗅觉,说的是眼光和视野;向猎物发起攻击时,有那种勇往直前的勇气和不屈不挠的精神,说的是做事的坚定性;有群体性,有群体协同对敌的精神和能力,说的正是华锐目前的状况——协同作战的团队精神。

 肖旭凯说自己平时很少发脾气,但是受不了不认真的人,主要是在产品品质方面,“这是我最在意的,为什么中国的产品价格卖不高?中国并不是做不好东西,而是做不出产品品质始终如一的东西。”他说自己的理想是做出一个受人尊敬的企业,从小了说是为国家税收做一点贡献,从大了说就是为国家富强出一份力,希望能给社会良好的、正能量的效应。

 读书学习是肖旭凯保持思想的开放性和理念先进性的重要方式,他喜欢读名人传记,崇拜的都是马云、任正非等在各自的行业具有开创性、引领性的人物。他很自信的说:“我希望能够做出一番受人尊敬的事业,而不是当一个追随者,我不一定能做到像阿里巴巴那么大,但会朝着他们的方向努力。”

 “狼”的态度很单纯,那就是对成功坚定不移地向往。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2006年筹划,2007年建厂,2008年正式投产;2010年产值达到3000万,2011年产值约六千万,2012年引进风投;2013年的现在,华锐共130多名员工,其中一线工...[详细]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把这慷慨激昂的歌词送给肖旭凯和他的队伍丝毫无不妥之处,因为他说“想要在数控刀具行业为国家争回点荣誉,想要把自己的企业打造成一台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如果要概况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的精髓,最简洁的是——一个人和一支队伍。

[CropImg]鸟瞰_副本.jpg

 2006年筹划,2007年建厂,2008年正式投产;2010年产值达到3000万,2011年产值约六千万,2012年引进风投;2013年的现在,华锐共130多名员工,其中一线工人50个,这个比例意味着他们拥有一支强大的高层技术和管理人员,他们的最新目标是1个亿。就像负责生产管理的李部长说的:“做企业,尤其是刀具企业这样的,最重要的就是软件和硬件,硬件是设备,软件我认为是人。”尽管在很短的时间内,华锐引进包括压制、深加工等在内的大量日本设备,但是更让肖旭凯自信的还是他在这几年时间内逐步打造的人才队伍,不仅肖旭凯,队伍成员们也都认为:“我们应该是国内刀具行业技术力量最强的一支队伍了。”   

 70岁的技术顾问高荣根在刀具行业做了一辈子,北京钢铁学院毕业后在601厂的车间做了8年工人,异型压制四年,配料两年,烧结两年,接着就是做了几十年的管理和研究。他说在一线做工人的八年很重要,“如果你只是搞管理,对下面的工作不熟悉就没有发言权,哪怕你搞研究都没有题材。”肖旭凯当时决定办厂,考虑到的重要条件之一就是岳父高荣根的技术。华锐刚组建的时候没有现成的工艺,资金又很有限,一台喷雾干燥的设备就要280万,他们决定不引进。于是,高荣根邀请来和他共事40多年的技术专家易兵,花了半年时间,用小型设备实现了新的干燥方法。对于这个坚持,目前同是华锐技术顾问的老前辈易兵说:“因为干燥很重要,干燥不好形成不了粒子不行,太软了太湿了也不行,没有柔韧性,要么就是很粗的粒子。如果用喷雾干燥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而到了现在的发展阶段,华锐已经引进新的成型设备,也就采用了更新的方法:“如果你的混合料还停留在原有的水平上那你这些先进设备就派不上用场。”对技术的执着和高要求是必定会有回报的付出,高荣根回忆早两年开始合作的一家大客户,中间可能因为价格因素停止了两个月,被其它刀具企业进入,但是很快这家客户就又找到华锐要求继续合作,“毕竟他也知道我们在质量上是很稳定的”。关于质量稳定,另外一项重要工作就不得不提——质量管理系统。在这个系统的控制下凡是涉及到生产的数据都可以追溯到最开始,产品只要报出批号就可以利用计算机反查,这个批号是什么时间,用什么混合料生产的,加之华锐所用的电子磅称(这种磅秤的误差每600公斤不大于50g)可以直接把称量结果传输到计算机自动打印,更可以保证所有生产参数的可复查性。这种全过程的计算机监控大大减少了人工带来的失误,实现事先控制事后监督。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华锐实际上就有两宝。有老专家坐镇,还需要有最新技术的引进,才能不仅走得稳,而且走的快。

 杨玉杰是华锐现任技改办主任,2012年1月进入华锐,负责工序和工艺改造。本科就读重庆大学工程力学,研究生就读日本横滨大学,毕业后在欧洲做过很多年涂层等方面的工作。他介绍精密成型和涂层方面的技术,很自信的说自己这两块技术在国内堪称第一。起初回国也打算自己创业办一个涂层中心,高荣根为他分析了现实条件,一个涂层炉就要一千多万,这个企业不那么容易办起来。杨玉杰加入华锐,他说:“吸引我加入这个团队的重要因素是大家都有一个目标在往前走,公司也给我很大的空间发挥。”同事们说技改主任的工作是管着钱袋子的,杨玉杰不否认,他介绍:“去年我们公司投资几千万,都是我们这个部门花出去的。压制、深加工等设备的采购,引进了日本的烧结炉、压结机、磨床,新厂房的规划也是我们的重要工作。”2012年,新的设备和新的工艺投入生产后,针对模具行业的新产品下线,同类型的老产品立刻“花容失色”。总能在技术工作中找到成就感的杨玉杰看起来是个意气奋发的小伙子,当初来华锐之前他对这个企业的技术水平就是有所评估的,然后在评估的基础上预估企业以后可以达到的高度,他说:“要做就做最好的,在每个阶段用最大努力做事,目标不妥协才能用更灵活的手段。”

 马总是负责研发的公司副总,2012年3月到华锐,主抓设计部、材质、质量检测部门,技术上主要做新产品开发和研究。和他几乎同一时间进华锐的还有做产品设计和开发的高工。从2012年3月开始马总带领包括高工在内的技术团队研究最新的模具生产线,常常晚上加班到12点以后。不到半年,最新生产线投产。“我们没有走大型国企的模具制造方式,成本太高,我觉得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我们的精度完全可以满足刀片生产的需要,和老的模具线做出来的产品相比,品质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性能精度都显著提高”,参加新模具线设计的高工说。他介绍了一款新产品,针对模具行业使用的刀片APMT系列,“从刃口质量到包括后台面压制的精度、材质的高度,跟日韩产品没有一点差别,甚至高于日韩。”肖旭凯说当时争取马总加入前后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每晚一起喝茶,不遗余力的“游说”。而马总认为,民营企业的发展跟老板的魅力还是很大的,肖旭凯在他眼里是有实干精神有抱负的老板。无论是马总还是高工,他们都认为华锐最大的优势就是用合适的人、合适的设备做合适的事,未来它将不比国内任何一个刀具企业差。

 周定良是华锐那么多技术专家中的少数派——女性,从1982年开始在刀具行业做了30年,从601厂退休后2011年进入华锐,主要做材质研发工作。切削工具材质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材质,另一部分是涂层,周工主要做的就是基材的研发,详细来说就是完善材质和在微结构上提升材质以及基材和深层的匹配。周工介绍说:“微结构的改进方向是主成分的晶粒度,华锐目前在尝试用一些超过常规范围的标准,比如常规是一个单位到两个单位,那我们能不能把颗粒度降到一个单位以下呢?”从源头上改进的另一个工作是对原材料供应商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也是提升基础材质的重要因素。在同事眼里周定良是材质研发领域技术水平很高的专家,她本人却温和低调,她说很高兴自己在华锐得到很多尊重,她认为华锐目前的这个团队成员都是对某一方面比较了解的,其中重要的环节都有很多专业的人负责,而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就会给出一些建议供参考。

 和周工相互协作的另一个重要角色是负责材质研究的材质部长李辉,在刀具行业20多年,2010年进入华锐。周工设计材质,李辉具体实施,控制产品性能。其中包括校顽磁力、钴磁、密度和径向结构的检测,这套技术是山特维克可乐满使用的最先进方式。“老的材料已经被市场认可了,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能不能有所改进,更具体化更细分化?”李部长介绍,“以前我们的产品分类只按照应用行业,现在进一步划分,比如应用在模具行业的刀具又分为加工铸铁模具,加工不锈钢模具等等,这些都是通过材料成分的不同调整实现的。”提到产品精度李辉有一个形象的例子,他说:“我们以前在工艺控制上是范围控制,现在是点控制。比如硬质合金配碳以前可能是要求5.0—6.0这个范围,现在直接把标准定在5.5,往这个点上靠,而不是我只要落在这个范围就行了,这样一来产品稳定性更强。”

 除了这么一批精干的技术人员,管理团队的完善也是肖旭凯这两年的重要突破。负责生产管理的陈副总2010年进入华锐,负责生产部和物流部。曾经在国企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管理工作的他对生产管理有很多心得。他说:“我们重点研究的问题,一是严格工艺管理,保证产品质量稳定,因为所有产品的生产都有一个工作方法的问题,往往质量不稳定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方法不能按规范去做,我们现在的工作重点就是严格工艺方法和工艺控制;第二方面是根据市场化的需要,完善生产能力。”

 生产部长李志祥之前在诺基亚下属公司做管理,2012年8月入职华锐。他理解的刀具企业的管理是对设备、工艺和人员的管理,具体到他的工作就是对一线工人的工作组织、生产计划、设备管理和质量控制。在外企工作的经验让他形成了成熟的管理理念,他说:“一个人的行为不靠制度去规范而靠人管理是行不通的,我们去年6月份开始启动6S,每个星期大面积检查,把不合格产品贴在墙上,还会随时抽查。”

 一个正式成立刚刚5年的企业即使在中国的刀具行业也算是很年轻的,但是就像负责研发的马总说的,他们都是在刀具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的,经验丰富,不需要太多探索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而他们的领头羊肖旭凯则又是一个可以把眼光放远到5到10年以后的老板。如果企业可以分为孕育期、婴儿期、学步期、青春期、盛年期等10个阶段的话,按照阶段特征华锐当处于青春期——只要努力就有回报的状态。

 就像歌里唱的,这是一支向着太阳昂首阔步的团队,相信,未来他们定会在国产数控刀具领域有自己的一片天。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民营企业,管理问题知多少?

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肖旭凯大学虽然是管理系金融管理专业,但是到自己做企业的时候仍需要为管理问题花费很多心思,首先做的便是在...[详细]

 当中小企业遇到管理问题,就像小鹿遇到了迷雾森林;当中小企业遇到管理问题,就像着急赶路的人遇到沙漠;当中小企业遇到管理问题,就像马路清洁工遇上纷飞的柳絮……当一个一直埋头发展业务的中小民营企业刚一开始谈论管理问题时,面临的往往是理不出头绪、无所适从,以及越着急越找不到出路。那些年,民营企业遇到的管理问题有多少呢?

3.jpg

 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肖旭凯大学虽然是管理系金融管理专业,但是到自己做企业的时候仍需要为管理问题花费很多心思,首先做的便是在逐步完善技术人员的同时努力完善各部门管理人员,所做工作涉及生产管理、营销管理和研发管理体系的完善。肖旭凯说:“像我们这种企业遇到管理上的问题是普遍情况,毕竟起步时是家族企业,存在亲朋好友等各类关系。其次是我们的人才各有各的特色,是人才就会有个性。”

 在人才供不应求的现实状况下,企业的管理说到底就是人的管理,这是任何企业都无可回避的问题。需要清楚的第一个问题:如何平衡制度管理与人性化管理?   

 有一句颇为流行的广告语说“有思想的年轻人到哪里都不太合群”,不能说没有道理,就像肖旭凯说的,是人才就会有个性。对于人才济济的华锐,肖旭凯的总体管理思想是:“我们可以允许你在思想上、在你的个人技能上是开放的心态,但在制度上我们还是要遵照一定的管理体系。我最终希望企业打造成一台高速运转的精密仪器,像手表一样,每个人都是关键一环,每个人都在你的环节上发挥亮点、优势,既要受体制约束,但是在这个体系下又可以尽可能发挥能力。”肖旭凯说的是一个理念和期望,如何做还有一个方法问题。很多民营企业老板把制度简单的理解为限制员工的条条框框,这样制定的制度对提高工作效率、完成公司目标可能并无太多帮助。真正实现制度管理与人性化管理的平衡应该在制定制度时充分考虑人性化,甚至可以参考员工意见和建议,但是一旦确定制度,就要100%落实执行;所有管理以此系统为基础和标准,即可以保证系统运行;如果我们制定了制度,但是考虑到“人性化”而不能落实执行制度,那么所有以此制度为基础的管理都将问题百出。举个例子:某cell(流程性行业)实际工作效率是0.5吨左右/人.小时,而理论效率可以达到0.6吨/人.小时,一人一班就差异近1吨的产能;单独让员工按照标准工时执行(制度),大家不愿意拿同样的钱多干活,由于历史原因,于是就顺其自然(“人性化”),每日产能变化很大,后经与员工协商,设定标准0.6吨/人.小时,但是会对工作量的差异给员工以奖金的方式进行补贴,之后产能很稳定。从这个小例子可以看出,合理制度的制定不是一言堂式的,而要尊重事实,甚至要民主制定。

 民营企业不可避免要面对的第二个问题:如何防止企业演变成“家庭作坊”?这也是采访中肖旭凯提到的问题。中国的社会关系模式决定了我们是一个“人情社会”,“难免会要照顾下亲戚,给朋友帮个忙”,肖旭凯说。“关系户”有时能提供便利,有时候也会带来烦恼,一个企业并非完全不接受有亲朋好友关系,关键是坚持原则,不能让因关系进企业的员工变成管理中的特殊情况。所谓特殊情况指能力不能胜任岗位要求凭关系的,因关系免于本应受到的处罚的,或者待遇不公平的情况等。一言以蔽之,可以因人情接纳一个员工,但不能因人情置制度为白纸。肖旭凯在该问题上算是个较好的案例,首先,他避免了丈夫管公司妻子管账目的窠臼;其次,他说岳父做了好的表率,虽然当初成立企业是他和岳父共同的努力,但是岳父始终没在公司挂职,而只有一个技术顾问的头衔,也是为了公司的管理能够更科学也更放得开手脚。

 企业管理如何合理安排?这也是较常见的另一个问题。企业管理是一个大概念,落到实处就必须细化。一方面华锐正在推进企业的营销管理体系,而另一方面技术工程师马总主要负责研发管理体系,陈总则负责生产管理体系,他们都在自己的工作领域有多年经验,结合部门实际制定管理制度和方法后提交公司,肖旭凯的重要工作则是最后把关。以生产部门为例,陈总举例说:“如何利用制度把人用好,提高员工的工作积极性?让员工觉得无论是在工作环境还是劳动报酬都能满足个人的发展期望是最关键的。如何把这项工作做得更细是一项系统工程。比如待遇问题员工之间会相互比较,差距是肯定会有的,那领导就应该让员工明白不同的工作性质对应不同薪酬的道理,而且也要把外面市场对这个岗位的待遇情况了解清楚,我们的工资水平处于该地区的中等偏上就是合适的,要把这个关系说清楚。”陈总说每年4月份他们都会要做一个整体方案,对今年的用工形势做一个整体分析,“做管理目的很明确,一个是用工,让员工付出有所得,另一方面是规范员工做什么,怎么做。”退休之前在地方国企做过很多年管理的他对如何做好这项工作有自己的看法:“给他一个激励制度,给他一个合理的规范,让他按照这个规范去做,员工自然能做的很好。我理解的管理不是强硬的指挥与被指挥!”营销管理体系规划负责人介绍说,公司对营销思路也有一个整体规划,在整体调查的基础上思考如何搭建营销的网络渠道,“这是制度建设的重要方面,比如要和客户合作,如何去协商?要通过一个框架协议,这就是一个制度。业务人员在服务的过程中,要反馈信息,这个也是制度化的。在营销过程中都要有明确步骤和要求。”华锐利用很短的时间建立了CIS系统,并已付诸实施。他认为,企业应当是文化管人而不是制度管人,“通过文化的精神制定我们的各种管理制度,在一个体系上做好企业建设。”

 株洲华锐硬质合金工具有限责任公司的管理理念是:精、准、细、严,这几个字精准的概括了肖旭凯的思想。他敬仰的是德国人对企业价值的追求——在某个专业做到极致做到最好。“为什么德国、瑞士多有百年企业,而中国人的企业做大以后很多都出现问题?因为大家都向往做大做强,好一点的可能是做强做大,但是我们追求的是做精做深。”企业管理最终若都能落到文化管理的概念上,相信不久后中国也能涌现出很多百年企业吧。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

对话肖旭凯

当我感觉最焦虑、最难的时候,我往往梦到的都是高考的那一天。因为高考我觉得是人生最辛苦的,真的是黑色七月,以后只要碰到最难的时候都会梦到高考,...[详细]

[CropImg]2.jpg 

 

 1、你近期有没有失眠经历?

 肖旭凯:去年有过短暂的失眠经历,公司需要解决资金问题。第一是民营企业本来就缺钱,第二是我们引进几千万的装备,第三是那么多人才来了,我怎样用好这个团队,怎么发挥出团队的能量,生产出优质产品。去年虽然我们的业绩没有特别亮丽,但却是我们收获最大的一年,因为我们的产品开始能做到亚洲一流的水平,这就很说明问题了。比如苹果手机,以前都没人听说过,但是产品一来很快风靡全世界。一个企业更多是由产品品质决定的。去年我们相当于闭关修炼的一年。

 

 2、你能记得的最近的一个梦是什么?

 肖旭凯:当我感觉最焦虑、最难的时候,我往往梦到的都是高考的那一天。因为高考我觉得是人生最辛苦的,真的是黑色七月,以后只要碰到最难的时候都会梦到高考,我高考的时候三天都睡不着,并不是紧张,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3、你最喜欢的季节是什么?

 肖旭凯:没有特别喜欢的一个,夏天是不太喜欢,太热了。我喜欢的相对来说是冬天和春天,骨子里最喜欢冬天,尤其下雪的时候。有浪漫情怀的因素,最关键的是视野开阔,看上去白茫茫一片,你就感觉很清澈,内心很宁静。我们小时候株洲还是下很多雪,现在看一场雪是很不容易了。就像小孩子都很喜欢雪,很兴奋的,也不会觉得冷。

 

 4、最近读的一本书是什么?

 肖旭凯:《邓小平传》。我从小就很喜欢看人物传记。实际我研究最多的是历史,高考也是历史考的最高(呵呵笑)。我也在历史人物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好的、坏的都了解,比如毛泽东为什么能以这么小的队伍战胜蒋介石,关键的转折之处在哪?这些跟我们做企业很类似的,我深受毛泽东“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思想的影响。最近看《邓小平传》最大的感受是“三起三落”的经历,决定了他能做多大的事情。

 

 5、生活中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肖旭凯:最大的爱好就是喝喝茶。

 

 6、工作之外有没有什么特长?

 肖旭凯:那可能没有,业余生活也都比较简单。包括运动方式也很简单——快走,每天坚持一个小时的快走,现在还一直坚持。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人能思考一些问题。

 

 7、出差在外会偶尔抽空放下工作出去玩玩吗?

 肖旭凯:出差就是完全投入到工作。我们搞业务的出差从来不会去玩的,毕竟现在还是创业阶段。

 

 8、你觉得朝鲜和韩国会开战吗?

 肖旭凯:我觉得开战的可能性不大。现在的社会毕竟不是20世纪,更多是使用外交手段,朝鲜领导人有点以前伊拉克领导人的风格,可能过高的估计自己。

 

 9、如果可以穿越你最想回到哪个年代?

 肖旭凯:我可能会选择汉或唐,也是中国最繁荣的朝代。汉应该是中国古代史上的第一个高峰,唐朝是经济最高峰。现在中国说复兴,我觉得世界地位要是能回到唐朝就是真的复兴了。

 

 10、小时候你是个害羞的男生吗?

 肖旭凯:有一点点,相对来说比较规矩,但那是在大人面前。爬树什么的都还是会做的。

 

 11、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肖旭凯:我现在最喜欢绿色,浅绿色,我们的样本(注:企业宣传册和产品样册)就是这种颜色,给人的感觉是“新生的力量”。

 

 12、退休后你最想在哪个城市生活?

 肖旭凯:国外我没怎么去过啊,就目前(我所了解的范围内)是海南三亚,现在争取每年能去一次。

 

 13、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肖旭凯:国内企业来说我比较崇拜马云和华为领导者。我觉得这些人纯粹通过自身的努力,创造性的做出一番事业,且受人尊敬。他是一个领头的,而不是一个追随者。我不一定能做到他们公司那么大,但会朝着他们的方向努力。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