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访谈: 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

--

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勇军
李勇军,男,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公司是生产整体硬质合金标准刀具的专业生产厂家,拥有ANCA 30台、ROLLOMATIC 10台,采用瑞士PLATIT的涂层设备,瑞士ZOLLER检测仪,采用进口棒材,生産出一流的産品,被航天、IT行业、汽车、医疗器材、模具等多个机械加工领域采用,并在机械加工行业中拥有良好的信誉。

本期导读

左手轻盈 右手坚定

早晨9点到公司,事情多的时候下午5点下班回家,陪陪女儿,看看新闻。这是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军最普通的一天。[详细]

 早晨9点到公司,事情多的时候下午5点下班回家,陪陪女儿,看看新闻。这是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军最普通的一天。2013年1月前后,工厂搬迁到新址,他比往常忙很多,但仍然极少应酬,只是要考虑新厂的工作规划,比平时的工作内容多了些。在他看来,这个忙碌的阶段更像是过渡,等新厂的工作进入正轨,一切落定,他自己也会进入很长时间以来最轻松的状态。

 1992年,李勇军从上海一所大专技术院校毕业,在学校学习玩具设计、制作的他毕业后被分到厦门的一家港资玩具厂。同年,深圳举办首届国际玩具及礼品展览会,后逐步发展成亚洲及全国颇具影响力的区域性专业展览会。90年代初的中国,玩具行业刚刚起步,是一片广阔蓝海。国外大玩具公司(包括香港企业)生产基地开始向中国大陆迁移。珠三角的广州、深圳、东莞,长三角的上海、浙江义乌、云和县,福建的厦门、福州,粤东的澄海,成为国外玩具产业基地向大陆转移的几大地区。李勇军进入的就是这个行业的中心之一——厦门。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李勇军也许没有意识到自己走进了一个中国当时最红火的行业之一,他只知道老板很好,能接触到不同的人。他说,大小算管理层,月薪1000多,当时老家镇江工资水平只有100多一个月。所以,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做了9年多,公司在香港老板的带领下发展很好,直到2001年之前,他都做的认真而安分。

 2000年以后,玩具行业和之前相比逐渐走下坡路。和许多行业一样,一旦充分发展利润空间就会逐渐被压缩。李勇军也看到了这一点,创业的想法开始在思想中萌芽。有些创业者一开始出来工作就是为创业打基础,始终把创业放在心里,酝酿很久才会行动;还有些创业者则是看准一个机会,决定要去做,就会行动。李勇军属于后一种。他说在玩具厂工作的前八年都没想过创业,直到玩具行业渐趋平淡才决定创业,也因为那时候离家乡已经很久,一有机会便毫不犹豫的选择回去。李勇军的岳父是从事刀具行业的老工人,2002年前后镇江刀具行业尚未走出最原始的生产方式,日渐无法满足市场需要,竞争势弱。李勇军看到这个契机,认为刀具比玩具的利润空间大的多,便果断选择回家乡创业。

 镇江是长江三角洲上偏北的城市,除了出产味道鲜明的著名陈醋外,大多数时候给外人的感觉是温吞吞,没有强烈的性格,没有很快的节奏。作为地道纯粹的镇江人,李勇军被这个城市赋予了温润的一面。他说话声音很轻,很少长篇大论,任何问题到他那里就一个词或一句话概况,且很少表露个人的好恶。他说读书时的自己就很乖巧,性格温和,但是爱动脑思考,这个特点一直伴随他至今。

 但是在厦门生活过9年多的李勇军,则把“爱拼才会赢”的闽南精神深深印在心里。“在那里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接触到不同人的许多观点,看到他们是怎么生活,怎么工作,怎么赚钱的。当然,每个人都不一样,我总结最多的就是成功的人为什么成功”,这是他的另一面,这样的一面隐约表现在他话语干脆的风格里。他在办公室穿着格子拖鞋,为了配合我们拍照才专门换上的衬衫,西装上衣挂在办公室的衣橱里。这让我想起厦门人的随性,街上、超市、商场随处可见穿着拖鞋的男女,路边随处可见敞开喝茶的茶桌和棋局,只有内心放松的人才会如此悠然自得。对于李勇军,我觉得随性源于自信。

 偶尔也能看出一丝锐戾。员工打电话汇报和某国营刀具企业合作的情况,说双方出现了一些小摩擦,对方把责任归结给永伟。他生气的吐了一句粗口,说款项已经按照对方要求结清一大半,对方欲起诉的想法“简直可笑”。他说当初也是对方找到他说要合作的,他就答应试试。挂了电话,他由衷感慨了一句:“真是麻烦。”对自己的一般员工,他说自己很少发火,除非事情办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但是这种情况还是非常少的。

 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2002年建立,条件简陋,从两个人开始,人员逐渐增加。让李勇军感到骄傲的是厂里至今留有不少创业初期的员工,今年是建厂十年,十周年庆典也在筹划,他说打算给予这部分老员工表彰,即使没有任何突出成绩,也已经有深厚感情。而我们在工厂也采访了几位操作工,其中就有从建厂不久就一直在这里工作的王师傅。他今年50岁,到2013年已经在永伟工作了10个年头,现在担任调机师一职,这在大多数民营刀具企业中都是很难得的。当被问到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这里停留十年之久时?王师傅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他声音温和的说:“一方面,公司很讲信誉,承诺什么就会兑现;另一方面李勇军总经理是一个有胆识、有魄力的人,十年间将公司发展成现在的规模,跟着他干心里踏实。”自2006年至今一直做销售工作的姚宏伟现已是公司副总经理,他跟记者简单地谈了谈自己对行业的一些认识,认为机床工具行业总体形势不乐观,但刀具行业相对好一些。当谈及李勇军时,他则发出由衷的感慨,言语中透出浓浓的敬佩之意:“李总有着发展的眼光,并且视野开阔,做事果断。”姚宏伟回忆说:“2004年,公司还只是个小作坊,资本加在一起也只有10万元,当时李勇军想买下一台价值100多万的机床,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想尽各种办法,最终集资买下了这台机器,这也是工厂的第一台机床。”

在永伟工作十年的王师傅_副本.jpg                                                                                                                    

在永伟工作十年的王师傅

 李勇军最喜欢的事情是开车带女儿去旅行;他觉得最舒服的状态是带着一家人再约上三两个家庭一起出游;煮饭是他非常乐意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厨艺还不错,只要给他一个帮手,他就能一个人张罗一桌菜,邀请五六个好友在家里聚餐;业余生活最多也就是和朋友打打牌,过程中可以聊聊天,交流交流行业信息。

 他办公桌上放着儿子、女儿的大照片,专门指给记者看,满脸笑意。刚5岁的女儿脸圆嘟嘟的,看起来可爱极了。作为父亲,尤其是在女儿面前他几乎没有表露过威严的一面,似乎没有脾气,“生气也没用啊,她不怕”。他学女儿指挥他的样子,手一指:“你去帮我做这个,做那个。”一个企业家的生活看起来能有多简单呢?再也不会简单过他了吧。

 面对面坐着交流,他让人觉得他常常忘了自己是个有着100多名员工的老板,“没那么忙,没那么大压力,没那么多应酬”,问到为什么坚持产品升级,企业转型,他说:“很简单,不升级就没有钱赚了,现在的刀具几乎没多少利润空间。”不说宏图大志,不说曲折经历,即使回忆创业阶段,他也觉得除了资金困难没有太多辛苦。

 举重若轻是一种品质,更是一种能力。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十年又一春

李勇军说,永伟发展至今,于他而言当是进入了全新的阶段。如今,他致力寻找更专业的管理和运营人员,而他也开始把思维和目光转到更新的刀具领域。相信...[详细]

 2002年,李勇军带着自己在厦门玩具厂工作积攒的5万块钱,和妻子的弟弟一起在一间老屋成立最初的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只有一台几千块钱的设备。

 2013年1月,走进永伟位于镇江新区凤栖路上的新厂房,最大的感受是:现代化,宽敞明亮,设备齐全。虽然搬进来才几天时间,但是生产工作已有条不紊的进行。新厂建筑面积占地约1万平方米,前后共花费一年多时间建造而成。

 10年对于一个人而言是相对漫长的时间,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则难以衡量。10年里,无论是从市场状况还是生产方式,刀具行业都经历了巨大变化。众多刀具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太多人想从这里分一杯羹,有些勉强生存,有些发展迅速。永伟从2个人到100多人,从一个简陋破旧的车间到占地面积18亩的现代化厂房,它也许并不是发展最快的企业,但一定是最有生命活力的企业之一。

[CropImg]质检室一角_副本.jpg

 发展思想

 企业和人一样,有名字有年龄,也应当有独立形象。不同的是,人的形象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都是主观选择的结果,而企业形象则是其领导者选择的。问到永伟的领导者李勇军,希望自己的企业呈现给外界一种怎样的形象,他果断的回答:“永伟品质好。”

 但是“企业形象”是单纯的“品质好”可以描述的吗?李勇军自有自己的看法。他说:“说到企业形象有人会问,那你企业的文化内涵是什么呢?我觉得文化内涵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人家看你的东西首先是最直观的去看,也看不到你的文化内涵,主要还是品质。”李勇军说,他想通过两三年时间让人感受到永伟品质确实不错,不是低档的刀具。为什么这个愿望显得如此强烈和迫切?“观念要改变过来”,这是李勇军想通过品质升级达到的第一个目的,任何行业都有“阶级划分”和排座次,长久以来国产刀具都被直接排在山特系、日韩系、台湾系之后,在行业形势严峻的环境下更如逆水行舟,所以要想脱离这个几乎是最末的“座次”,提高品质无疑是最直接重要的方式,没有之一。

 2011年,永伟注册另一个品牌——“ANT”,这是其来自台湾的顾问提出的建议,这个名称也曾经在台湾有过短暂的历史,因此注册这个名字的初衷直接明了——,提升企业“阶层”,与台湾刀具品牌竞争。显然,这也是名牌升级方法之一。在经济学中这有一个专业的解释,叫“拉图尔”定律,即名字也是生产力。“除此之外,服务当然也占一部分,诚信也是”,“但品质一定是第一位的”,李勇军强调。

 发展条件

 厂房连着厂房,按功能划分为前自程、后自程、涂层车间、检验室,并留有专门的实验室,希望未来有条件对新出产的刀具进行批量生产前的切削实验。涂层是很多时候被普通刀具企业轻视但对技术水平要求很高的环节,总经理李勇军坦言,现在的涂层工作主要和一些专门的技术人员合作,以保证涂层质量。

 生产车间很清爽,五轴数控磨床摆放整齐,共45台。其中罗曼蒂克5台,其余是台湾鼎维和德国安卡。许多企业刻意隐瞒工厂设备总数,禁止参观车间,李勇军不会,他说购买不同类型机床是为了满足不同品质刀具的生产需求。企业转型不是一次丢掉所有原始客户,而是逐渐增加高端客户的比例,“所以我们一次性购入5台罗曼蒂克。在中国刀具界,设备始终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与同行企业合作是永伟现有业务之一,也是李勇军会亲自去做的工作,从他的语气里不难判断,这项业务永伟做的得心应手:“比如说某刀具企业有订单,但是超过自己现有的生产能力,而我有更多的机床,生产能力完全达得到,且有好的品质和管理,那我们就能够通过合作达到共赢,因为你的单子不做也是浪费。”所以企业要想走上新台阶,增强实力、保证生产能力是重要环节。

 ANT(永伟)的产品迄今主要运用在IT行业、模具行业和军工行业,产品范围包括平刀、球刀、圆鼻刀、斜度刀等。李勇军说2012年IT行业的发展态势令其满意,也增加了他对于这项业务的信心,因而有计划继续扩大这部分刀具产量的比重。在华南地区和华东地区都投入过较大精力之后,下一步,永伟将把目光投向华北市场,并重点攻克军工行业。军工行业是永伟较新的业务,他也深知发展这部分的不易性,因此派专门的销售人员紧盯,尽最大努力,不计较结果。

 和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企业老板想法一致,李勇军也认为“人才”“管理”是影响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不同的是,他觉得其重要程度超过70%。在他的众多发展规划中,人才补给是不得不提的一点——2013年永伟计划到高校招聘20个本科或大专生,为企业后备力量搭建平台,并希望顺利招到专业的企业管理、品牌运营人才。这样的大手笔在普通民营企业中,怕是不多见吧?

 发展基石

 2011年记者走访广东工量具市场与经销商交流时,听到很多这样的抱怨:“国产刀具质量太不稳定了。”所以他们在尝试过销售国产刀具后,更多选择国外刀具,即使价格相对高一些,甚至高出很多。听到过各种解释,但是始终存有疑问,刀具质量不稳定,说明企业是有能力生产出质量过关的产品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坚持呢?李勇军主动谈起这个话题,终于解答了我的困惑。简单的说就是——质量管控。任何涉及到产品生产的企业都需要面对这个问题,专业的解释之一是:为达到质量要求所采取的作业技术和活动称为质量控制。这就是说,质量控制是为了通过监视质量形成过程,消除质量环上所有阶段引起不合格或不满意效果的因素。

 对于质量管控,李勇军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企业靠产品说话,产品靠质量说话,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质量管控是企业发展的基石。

 “为什么民营企业、小企业的产品经常被抱怨刀具质量不稳定,这批好那批不好?就是因为你没有严格管控啊!如何管控?要有图纸,要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不管是巡检还是终检,每个环节都有明确要求。按照这样的方式,才可能保证每把刀出来都是一样的。”

 “完整而严格的制度是很重要的”,这是我第一次在接触国内刀具企业时听到对方主动提及“制度”问题,李勇军介绍,“公司会给操作工严格的尺寸,设备也已规范设置,工人操作中若发现问题异常必须立即停止操作并向上汇报。”我们在工厂采访操作工人时也发现每个人手边都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这一批产品的名称、规格和其它要求,并且操作工能详细跟您解释这些数字的意义。

 当然,这只是第一个关口,更重要的是检测环节。在质检室,我们采访到正在工作的唐女士和王女士,她们表情认真,话不多,回答提问也很简洁,两人都在永伟工作了5年多,一直负责终检工作。她们说,正常情况下,每天过她们手的刀具有8000把左右——也就是一把一把检测,严格按照固定参数。她们找来四张塑封白纸,其中两张是永伟本来就有的,另两张来自客户的要求(高端客户的更多要求)。工作台上放着两台不同的检测仪,按照检测内容和精细程度不同来使用。

 既然,刀具企业从事的是生产可称为“精密产品”的工作,深入思想的严谨必是基础,在深入思想之前制度上的体现当是基础中的基础。

 李勇军说,永伟发展至今,于他而言当是进入了全新的阶段。如今,他致力寻找更专业的管理和运营人员,而他也开始把思维和目光转到更新的刀具领域。相信永伟的另一个名字——ANT将会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刀具界,李勇军的新动向则值得向大家卖个关子。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对于永伟还是李勇军,2013年都是他们再出发的又一个春天!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刀具企业:品牌之路有多远?

2011年,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注册并同时启用新的品牌名称——ANT。公司总经理李勇军明确说:“希望未来和台湾品牌竞争。”他很有信心,不仅是因...[详细]

 2011年,江苏永伟精密工具有限公司注册并同时启用新的品牌名称——ANT。公司总经理李勇军明确说:“希望未来和台湾品牌竞争。”他很有信心,不仅是因为坚信ANT的产品已经可以与很多台湾刀具比肩,并且强大的库存能力和内地企业的地理位置让其产品有能力在价格上占据相对优势。

1.jpg

 一定会有疑问,产品品质提高是客观的,注册新的品牌有那么重要的意义吗?和不同的民营刀具企业交流时听到过这种说法——刀具企业不需要品牌包装和宣传。有代表性的观点是——刀具企业不是面向大众消费者的普通消费品,它的客户是生产商,刀具企业与用户建立联系并不主要通过品牌知晓。这个看似有道理的观点的确值得斟酌,可是很快我们就会想到山特维克可乐满,在接触山特维克的具体产品之前,我们已经形成对该产品的判断——价格高、质量好、世界名牌。成都工具研究所原所长赵柄桢曾经评价,和国外刀具企业相比,中国企业就是太不懂吆喝,不知道如何把好的产品推出市场。

 全球领先的品牌咨询公司Interband不久前发布了2012全球百个最具价值的品牌排名,可口可乐排名第一,价值770.84亿美元,排名第二的是苹果,价值760.57亿美元……前十名中没有中国品牌的身影。究竟什么是“品牌价值”的概念?

 品牌价值是品牌管理要素中最为核心的部分,也是品牌区别于同类竞争品牌的重要标志。在进行品牌估价时,Interband考虑的三个关键方面为:品牌产品或服务的财务表现;品牌在影响消费者选择时扮演的角色;该品牌为产品带来溢价的程度或促使该公司稳定盈利的程度。从注册ANT到搬迁新厂房及最新发展规划来看,李勇军正在逐步努力实现其刀具的品牌价值最大化。

 Step 1

 “所谓合适自己的路就是定位啊!”提及“刀具品牌之路”这个话题,李勇军如是说,“定位非常重要,它会决定你未来的销路。最直观的说,定位反映在价格上。如果你定位于高端品牌,价格就理应跟着高端走,至少要有跟高端做比较的可能;如果你的定位是大批量销售的普通产品,价格自然要低很多。”

 对于许多尚未明确自身品牌内涵的企业,找准定位是第一要义。李勇军坦言,虽然他较早前已经开始品牌推广,但是如何精准定位自己的品牌,他仍在不断思考中,“因为这对于一个企业,对于他们的产品,都是极其重要的事。”最大的困惑是,如何调和不同层次客户的关注点?从长远来看,把客户群定位在中高端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一路走来积累的客户资源和自身发展状态不允许他把低端客户丢掉……这一思考,直接把触角伸入品牌定位策略的核心——为某个特定品牌确定一个适当的市场位置。

 品牌运营第一步,谨慎、合理定位。

 Step 2

 产品的最好归属当然是进入市场,这是企业努力的目标。ANT的品牌推广首先瞄准华南、华东地区,选择的显然是稳妥和大众路线。“品牌推广需要一定时间,如何迅速确立品牌地位?”眼下,这是李勇军给自己出的另一道题,“如何缩短品牌推广时间。”他在构思一些方案,例如免费试用,免费放出一批货,让新客户接触到自己的产品;或者优惠措施,给予某些客户三个月或更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刀具大幅度打折优惠,一段时间后稍提升价格,再一段时间后价格恢复正常。推广营销像是一种心理战,李勇军希望能通过类似措施能让没用过ANT(永伟)的客户尝试该品牌刀具,给对方一定的时间去接受,以达到渐渐认可的目的。

 新产品进入市场初期是考验品牌的重要时期,因而对于产品制造者来说仍然是投入期,试用、价格优惠、广告宣传是新品营销常常采取的手段。这个时候若是品牌领导者或销售者对自己的产品了解不充分或缺乏信心,产品进入市场的阻力会无形增大。因此在产品推广的第一阶段,熟悉自己的品牌特性是基本要求,或长或短的坚持之后将迎来品牌的第一个快速增长阶段。

 品牌运营第二步,选择合适的策略、清晰你的产品,果断推出市场,记得要有毅力。

 Step 3

 一段持续的上升期后,某一品牌的市场表现会进入第一个“平静期”,有一些固定客户,每年维持几乎无增无减的销售额和利润率,这段时期也许是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于此同时,新的品牌像泉水一样不间断喷出地表,竞争对手总在增加。有一些策略,降价、促销,降价、促销……总之都是看似主动实则被动的策略,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之后,有些品牌终于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同类产品竞争的最大泥沼。在危机意识的推动下,一些品牌进入下一步——品牌升级。

 从过去的永伟到新的永伟,或者说从永伟到ANT,便是李勇军选择的品牌升级之路。“为什么要升级?不升级就没有利润率可言了呀!很简单的道理,否则就没钱赚,大家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啊!”这是李勇军的危机感。

 ANT的产品在新的品牌价值下,单一产品的价格比先前翻一番,不仅生产设备、库存实力大大增加,产品品质也有明显提高。永伟生产的所有刀具外包装盒上都标有“外径”“跳动”两个参数,显示该产品的精度,“单这点,就是国内很多刀具企业没有的。”李勇军介绍到。尽管如此,价格的上升仍然会给推广带来一定困难,但正如李勇军所说的:“肯定有困难,但不是绝对的,关键是运作方式。分几个方面,第一,技术是否到位;第二,经济实力是否跟得上;第三,管理是否有效。”简而言之三个方面:人力、财力、精力。

 品牌运营第三步,适时把品牌升级到新的高度。

 品牌升级后会遇到新的、相对高端的客户,他们会对产品提出新的要求,促进企业提高,“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李勇军说,“就我们企业来讲,如果发现有产品不能满足客户需求,特别是这种需求逐日有了量的积累后,我们会考虑开发针对某单一产品的刀具。”

 如此看来,一个品牌的形象塑造非一朝一夕完成的,是长期甚至循环的过程,包含在品牌发展的每一个步骤中,这个过程既蕴涵机遇又难逃挑战。李勇军是更乐观的品牌领导者,他说:“暂时还没感受到压力。机遇还是有的,因为你也知道,台湾产品目前在国内销量还是不错的,质量稳定,如果我们把质量做稳定了就有很大竞争力,因为相对而言我们交货更及时,品质一样的情况下说不定价格还会有优势。”

 市场规律是永远不随意愿所改变的,任何企业想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都必须遵循和利用好这些规律。一个企业若想不至于像清晨的露珠一样生命短暂,也就必须经营好品牌,刀具企业同样如此。对照永伟的发展之路,你知道你的品牌之路走到哪一步了吗?

 P.S:本文出于不同语境,有时提到“永伟”有时提到“ANT”,二者所指是同一刀具品牌,品牌领导者均为李勇军,特此说明。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

 

对话李勇军

我好像没什么崇拜的……知名的比较欣赏潘石屹。了解的也不是太多,主要是欣赏他放得下的精神,某段时间能够把企业完全放手给别人打理,给自己放假,去...[详细]

1_副本.jpg 

   

 1、您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李勇军:我现在都没在看书,一般从网上获取信息。看书少是我一个致命的缺点。很多时间都是在思考,新的思想也大多是通过和朋友交流的过程中获得。

 

 2、你最崇拜的一位企业家是谁?为什么?

 李勇军:我好像没什么崇拜的……知名的比较欣赏潘石屹。了解的也不是太多,主要是欣赏他放得下的精神,某段时间能够把企业完全放手给别人打理,给自己放假,去登山、旅游。

 

 3、最喜欢看的一个电视节目是?

 李勇军:看电视主要是新闻,其它不怎么看。一般中央四套,财经频道,新闻频道,关注市场动态,发现信息。也会关注时政,比如现在日本和中国的关系,也会影响刀具市场,肯定的。

 

 4、最喜欢的一道菜?

 李勇军:(考虑很久)最喜欢的菜……红烧肉,潮汕砂锅粥,这个真的不错,推荐你试试。小河那边就有一家,是潮汕人开的,很正宗。

 

 5、最讨厌的事物?

 李勇军: 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欺骗,不诚实,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嘛!

 

 6、酸甜苦辣咸你最喜欢哪种味道?最讨厌哪种?

 李勇军:最喜欢的味道是甜,甜食。最讨厌的味道是咸,太咸了不好。

 

 7、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去实现小时候的一个梦想,你想实现什么?

 李勇军:小时候的梦想基本上都实现了,比如说看到一部好车,哎呀,我也想有。都是农民的儿子,没有太高的理想,梦想实现的感觉……现在也不是说要赚多少钱,是享受这个过程,怎么努力的去做。真的达到了,也不过如此,通过努力把事情做成了,那种感觉确实是没关系。

 

 8、如果茅台真的有塑化剂且对身体有害你还会喝吗?

 李勇军:不喝酒,跟我没关系。

 

 9、有人说现在的机床刀具行业就像中国的1942,粮食太少人太多;而刀具行业是市场太少卖家太多,你怎么看?真的有这么惨吗?

 李勇军:我不这样认为,中低端刀具挤进去的人太多,刀具价格应声而下。因为大多数人做中低端刀具,所以感觉很困难。我们觉得还好,尤其是今年IT行业发展不错,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我们针对IT行业的产品占所有产品比重30%。我们打算进一步提高IT行业的刀具比例。

 

 10、前几天有条新闻说浙江有个身家过亿的老板因救落水者死亡,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勇军:我感觉他做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自己身价过亿,就像我现在,万一遇到什么情况我也会跳下去。当时他就认为自己是普通人,其实大家都很普通。

 

 11、你怎么评价钓鱼岛事件中打砸日本汽车的中国人?

 李勇军:有点过激。正常的应该是通过舆论宣传抵制日货,但是一些产品国内确实做不出,需要买的你还是要买。

 

 12、如果不做刀具行业你最想做的行业是什么?

 李勇军:不做刀具行业?不做刀具行业……哎呀,不做刀具行业做什么?如果不做刀具行业就买套房子放在那。

 

 更多制造业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中国金工网及工具商情杂志。